ADI
活动+
 

自驾送货机器人新创Kiwi Campus计画来台营运 设立在地团队

硅谷半自驾送货机器人新创公司Kiwi Campus创办人Felipe Chávez Cortés。李建梁摄

台湾良好的商业环境、硬件制造与研发能量,吸引硅谷新创企业Kiwi Campus来到这里,探索设立研发中心、组装测试团队与营运团队的可能性。其创办人是名列麻省理工学院(MIT)选拔的拉丁美洲35岁以下年轻创业家榜单,哥伦比亚籍的连续创业家Felipe Chávez Cortés。这家颇有创意的新创公司在美国大学校园和外围社区以L2级半自驾机器人外送餐饮和杂货。以下是DIGITIMES专访的内容:

问:公司成立的背景与起心动念?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硅谷半自驾送货机器人新创公司Kiwi Campus的机器人传回后台计算机的影像。李建梁摄

答:我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开始想做这件事。我的共同创办人那时候在美国太空总署(NASA)工作,我把发展校园商业经济模式的看法与他讨论之后,我们觉得成立一个自驾送货机器人的时机已经成熟。

他是我大学的教授,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们花了大约1个月的时间,把共享经济、供应链和自驾AI科技研究透彻,决定创办一个机器人送货的公司。有一次我们和朋友闲聊到新创公司需要在好的生态圈当中有良好支持体系才有机会存活,所以决定要到靠近美国硅谷的地方去找机会。

我于是很快地买了机票,申请观光签证就飞去美国柏克莱大学,后来也参与他们的Skydeck加速器计画。加州柏克莱大学是我们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他们有个叫做Deep Drive的研究计画,透过他们,我们得以认识许多教授,取得加州州立大学系统的资源支持。

这是我们取得资金和人工智能(AI)技术来打造我们的机器人的关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2年半之前决定搬到硅谷,并且在那里注册创立我们的公司。柏克莱大学是天使投资人,也是我们的技术顾问。

问:你们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答:我们想打造一个平衡的市场经济,让人们很开心地付1美元或更低的服务费,取得方圆2英里内的食物或商品。我们是运用机器人团队,以高效率的方式来提供这样的运货服务。

我们主要的营收来源,是来自餐厅,或是自动贩卖机里面的产品供应商。每笔交易我们的手续费是该商品价格的15%。我们自己也有贩卖机可以自动给机器人补货。我们的目的,是以便宜的方式,运送货物,让人们可以用低廉的价格拿到他们购买的东西。

但我们现在服务的对象,不只是校园里面的人,也包括大学外围。目前我们已经在两个地点营运,其中一个是柏克莱大学,其校园外围的商家和消费者,贡献了70%以上的营收。我们也开始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大学提供服务。

我们目前在12个大学校园中都有同仁在那里坐镇准备前期作业,例如申请许可证,寻找供应商,与餐厅签约等,这段流程至少需要6个月的时间。目前我们还有4个点基本上已经准备就绪,只要许可证一发下来,就随时可以开始提供服务了。台湾是我们希望2020年可以开始落地营运的地方。

问:台湾让你们感兴趣的地方是什么? 

答:我们的机器人是在深圳制造的,所以想找一个比较接近硬件制造中心的校园。所以地理位置是一个因素。此外,我们也一直想在亚洲找有研发能量的团队,所以我来到台北,除了拜会大学,也想和人才见见面,看是否有机会在这里建立团队。第三,以人口密度和消费能力而言,台湾市场与我们所提供的服务有极高的配适度(fit)。

问:所以你提到的台湾校园,指的是台大吗?计画如何合作?

答:我们明天就会去拜访台大,但所有的学校我们都会去探索可能性。如果能成功在此营运就再好不过了。我们已经累积成功的经验,希望可以跟当地的学生一起合作营运,这也是我们目前在其它校园的合作模式。

问:为什么会想在台湾设立研发团队?

答:我们所使用的Tensor Flow程序是Google开发的,Google地图在中国大陆被禁用,我们只好在美国做组装和测试的工作,非常不方便。我们一直想能够在靠近硬件制造的地方进行组装和测试,而台湾拥有能与深圳匹敌的制造能量与竞争优势。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快地在测试验收后,直接让机器人上路并且提供服务。

问:你两年前才设立公司,现在的业绩进展如何?

答:去年完成7万多笔交易,现在每周平均3,000笔。如果你去柏克莱大学,就可看到我们的机器人在街上跑来跑去。但人口密度对我们很重要,供应链的密切合作也很重要。估计在台北,我们出动一个机器人送货的成本大概是两笔订单就可打平,平均一趟可送4~5单,这是建立在自动化的基础上。

问:可以解释一下AI如何应用在你的服务上?

答:我们的机器人是L2级的自动驾驶技术,我们也有神经网络,让机器人会自动走在人行道的中间,可以自动避开障碍物,有影像辨识能力,能辨识街角,也会辨识交通灯号。这机器人配备有6个摄影头,Jetson TX2计算机,有GPU运算能力,但耗电量很低。我们以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训练机器人,让他们可以视路况来调整速度和方向,但没有采用高阶传感器或光达。

问:这机器人看起来并不重,其实很容易被人中途拦截搬走哩!你有方法防止别人绑架你的机器人吗?

答:这是个人类学问题!加州柏克莱的人均所得其实不低,可是在我们一开始营运的时候的确有15%的破坏率,是被喝醉的大学生还有反科技的人损坏。现在这个比例已经降到1%以下。我们是如何做到的呢?基本上我们是靠著与社区的人们沟通,让他们知道机器人不是来抢工作的,而是让人们有更多选择。

其次是设计,机器人材质不能太脆弱,目前的容量是1立方公尺,如果一趟送的货物装不满80%,却还要把机器人造得更大,就没有太大意义。而且这不但造价会提高很多,也会占据太多空间,堵住行人行进动线。所以我们建造一个看起来友善,有可爱的脸和表情的机器人,让它跟人类产生情感的连结,也灌输人们霸凌机器人的人应该感到羞耻的观念,因此情况就开始改变。

你或许也注意到,我们的机器人是L2级的自驾技术,还是需要有人在远程辅助操控。这也有助于提升安全性。我们每个机器人造价都在3,000美元以下。

未来的世界将会充满机器人,而我们是一个领先的示范,让人们看到机器人未来在我们生活中将扮演的角色。我们的机器人走在路上,所接触到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顾客,所以我们也希望可以与社区保持和谐的关系,也欢迎人们给我们意见反馈。

问:你们会运用这些机器人搜集大数据吗?比如用来探索未来的新商机之类?

答:我们的神经网络目前不会记录路上的影像,影像画素也很有限,但的确他们会搜集很多数据,例如车潮人潮多的路段与时段,网络联机质量等等,只是要搜集足够的这类数据,得需要更多的机器人。我们在这方面也会与各个城市的市政府合作,但目前处于初步阶段。

问:谈谈你对未来5~10年的计画?

答:我们想建造机器人营运的智慧城市系统,让人们和企业可以连接到(access)我们的机器人平台,在智慧城市中生活,这是我最终极的目标。我们已经开始打造市集,垂直高频率交易的平台,把机器人和城市连结在一起。这是我们团队的使命。

问:你们目前的估值以及是否近期有下一轮的募资计画?

答:我们目前是400万美元,目前正在进行第2轮募资,目标是1,500万美元,预计在2020年第1或第2季完成。我们希望在2020年在8个城市展开营运,其中一个确定一定会在亚洲,希望是台北,营运的总目标是由1,000个机器人完成100万笔订单交易。

Kiwi Campus是Felipe Chávez Cortés创办的第3家公司,将于12月2~4日到泰国曼谷参与Infinity Ventures与Fortune杂志合办的2019 Infinity Ventures Summit LaunchPad决赛,竞逐100万日圆奖金。之所以命名为Kiwi,因为奇异果是他第2爱吃的水果。他最爱吃的食物是Lulo(中南美洲的一种水果),也是他在学期间创办的第2家公司的名字,即在线杂货零售公司Lulo.com.co,是哥伦比亚首家接受行动支付的公司,后来被购并。他的第1家公司是2004年在哥伦比亚创立的网络电动游戏公司,让数万人上到那个平台玩电动游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