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断链之后
 

经济复苏带来「报复式碳排」 循环经济蕴藏百亿商机

台湾制造的液晶面板数量占全球总量近三成。符世旻摄

COVID-19(新冠肺炎)导致全球经济与生产活动停摆之际,环境污染也随之减少,但在后疫情时期,社会也开始担心后续经济复苏可能产生如「报复式碳排」的威胁。为此欧盟也发声,希望在此关键时刻加速发展绿色经济,而在此时,循环经济的议题也再度浮上台面。

产品大量生产的过程,不仅有能源的消耗,也产生爆量废弃物,当无法处理只能丢弃时,最终只能沦为地球的负担。这是过去线性经济模式下,产品制造的必然过程。但随近年各国政府与民间的觉醒,当前循环经济已成为全球制造供应链的新方向,麦肯锡预测,到2030年时,循环经济将创造每年高达新台币63兆的经济利益,尤其经过此次疫情冲击后的审思,外界无不考虑当经济再次复苏时,如何将循环经济转化为一种新常态。

欧盟13国环境部长即于四月初连署一份公开信,其中特别强调纾困方案应符合欧盟绿色政纲(Green Deal),且兼具环境与气候政策。

而对于循环经济的发展,身兼工研院副院长与循环经济办公室主任的彭裕民认为,台湾以制造业为根本,很有能力与优势来发展循环经济,尤其台湾天然资源稀缺,发展循环经济可为台湾降低进口资源的依赖,也是进一步摆脱传统代工模式的转型契机。

循环经济的卷标不光是强调「回收再利用」的环保意象,要让循环经济落实在实务面,技术与经济效益更是两大重点,更须成为一大诱因。当有利可图,眼光放远看中未来长远效益,不用政策推动,产业自然愿意主动投入发展。

从事生产活动必然加速资源的耗竭与废弃物的堆叠,以面板产业来说,光是台湾制造的液晶面板数量占全球总量近三成,每年随之产生的废弃液晶面板更是高达8,000吨,这些废弃面板该何去何从?

液晶面板主要含有玻璃、液晶及重金属铟三种材质,以一块32寸、重量1公斤的液晶面板举例,其中玻璃约999公克、液晶为0.1公克,而铟则为0.01公克。尽管液晶所占比例不高,但价值最昂贵,平均一斤可上看1万美元。根据工研院指出,台湾每年进口液晶的金额高达600亿,若能将其回收再利用,将大幅降低台厂成本。

在环保署与经济部支持下,工研院累积过去十多年经验,开发出一套「废液晶面板再利用处理系统」,透过分离、萃取、纯化、萃洗、浓缩和改质6道程序,最后纯化萃取出99.99%的高纯度液晶,而面板大厂可再重新投入制造。此为面板厂收获的效益可从两个方向来看,一是降低原材料成本的耗费,二则是省去废弃物处理的费用,两者创造的价值,过去十年已为面板厂省下新台币2、300亿巨额。

此外,根据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指出,群创过去每年台湾厂房光是废弃物处理的支出就高达10亿。而群创近年开始与废弃物厂商合作,也把贵重金属、有机类以及污泥类的废弃物回收再利用,或回馈给其它国家、其它产业,如今废弃物支出已降至3亿以下,而省下的成本则可投资在企业其它发展上。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工研院 液晶面板 循环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