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NVIDIA
 

Lesson Learned! 创业一次不成功?那就创业两次

「Lesson Learned.」,这句iMarts创办人官欣怡在受访时反复提及的话,为第一次创业Fungogo就风光上路,却戏剧性地被股东投票否决,最后从CEO一职出走,经1年多的沉淀,再次创办iMarts的故事作了最佳的脚注。

「我早就知道自己要创业了。」官欣怡肯定地说。以在北京acer多个部门8-9年的励炼,以及2014-2015间约1年在香港的荷兰新创Jolla的手机OS开发经验,在2015年初离职回台,与一名退休的资深经理人共同创业。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在这个人人赞颂成功、害怕挫折的社会中,逆向思考失败意义的XFail失败者年会即将于12月14日在三创12楼再次登场!邀请到AirSig创办人陈柏楷、和沛科技董事长「翟神」翟本乔、奇点大学首位台湾毕业生葛如钧博士、新创自媒体红人站长许皓,以及美国天使投资人Greg。

旅游新创Fungogo以主创办人官欣怡自身的旅游经验,着眼于旅游信息分散且碎片化、多节点的特性,打造出集成多方信息于单一接口的旅游规划平台,让自助旅游的规划过程更为便捷。

新手的好运道

智能型手机在2008年到2012年的爆发成长,打破了人们存取网络的位置限制,随时都能上网的移动载具加快了人们取得信息的速度。这在许多产业带来转变,对旅游产业来说,随时都能取得的旅游信息让过去跟团为主的出游型态,逐渐走向自由行。而自由行前需要长时间的准备工作,如在航空、饭店、景点、交通等多个信息接口之间跳转、集成,成为一道隐性的服务缺口,官欣怡着眼于这个需求,在2015年3月回台创业,在同年5月开始招兵买马,8月团队成立。

而新手的好运道果然眷顾了Fungogo,官欣怡表示,仅仅是凭著阐述服务理念的PPT,团队就在种子轮与天使轮结束后,在2015年12月就募到了将近100万美元。这笔资金让官欣怡犯了第一个错误,轻忽了制定长远且健全的用钱计画的重要性;充裕的资金让团队成立之初,就大张旗鼓地聘用了近20个人,低估了团队可以活多久这件事。

危机初现:投资人来意为何?

在2016年10月,团队启动A轮募资,共同创办人带来了老牌旅行社成为股东。老牌旅行社面临转型当口,急于将旅游新创的能量注入既有模式中。

时值Fungogo转型期,公司方针从提供旅游规划平台给一般旅游用户,转为以旅行社为目标族群,以SaaS的商业模式提供传统旅行社更便捷的旅游规划工具。官欣怡回忆,老牌旅行社成为股东,有望为Fungogo未来进入旅行社市场背书。

然而就在2017年,与共同创办人,以及老牌旅行社投资人之间对公司发展的认知缺口越来越大。回顾过往,官欣怡感慨表示新创事业的开始,可以仅建立在大家一时的有志一同,然而团队要走得长远,却必须以成员对团队发展的共识为基础。

主创者占了多少股权结构?

与成员、股东之间无法达成共识,成为一道导火线,引爆了一个官欣怡在创业初期就埋下的大错,导致局面走向难以挽回的颓势。官欣怡从Fungogo创办之初,便只占股30%左右。这点无法产生影响力的股权,让官欣怡在2017年4月底的一场临时股东会议中,以募资无力的罪名被咎责,在投票中离开CEO一职。

官欣怡尖锐地总结,第一,股东是天使还是掮客?对新创的发展有巨大的影响。第二,维持具影响力、决策权的股权结构,是创办人守护创业意志的必要方式。第三,制定长远且健康的用钱计画,维持及格的资金水位是新创存活的要素。第四,创业维艰,共同创办人转身离场是常有的事,也因此更要确立共同创办人不论是心境或是目标,都与团队有高度共识,亦是确保团队凝聚的重要关键。

有上述四个经验,官欣怡在第二次创业iMarts以来,首先为独资,确保占股比例,其次是团队与投资人皆精挑细选。iMarts系以QRcode应用解决语言隔阂,系统会在旅客扫码时自动侦测旅客手机的语言系统,显示出符合手机语系的对应内容物介绍,如餐点内容物、景点介绍等,而这些多语的介绍系由后台真人翻译后累积。

官欣怡表示,iMarts与Fungogo相比,技术门槛较低,但胜在更为完整明确的商业模式。现已于日本落地,期待2020年东京奥运能够迎来第一波爆发;官欣怡表示,iMarts的发展关键为应用场景,因此比起纯财务投资,更期待能够与团队共同开发应用场景,或是带来应用机会的策略投资伙伴。

【点击XFail失败者年会连结,免费报名参加活动】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