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订报
event

【线上医疗专题—国外案例篇2】检疫隔离应用多 5成美国人担心网安与经济问题

疫情推升百倍线上医疗需求与应用,然而,如何顺利广泛导入,考验医师与执政者的智能,以及生态齐动员合作。Pexels

继昨天的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前应用,今天与大家分享国外在疫情中的线上医疗应用,包括了在大众交通、隔离、检疫、医疗院所等场景的应用巧思与设计;同时,在文章后段也与大家共同探讨,即便线上医疗科技的确能帮上忙,但在民众卫生教育、社经地位、政府信任等议题上的思考点。

防止冠状病毒(Coronavirus)传染 线上热感应降低人员感染风险

COVID-19,是由「冠状」(Corona),加上「病毒」(Virus),加上「疾病」(Disease),再加上年分「2019」,所共同组成的名称;因主要传染途径为飞沫与接触,使得2019年12月至今,希望降低飞沫与接触,防止疫情扩散,所以大家才开始在日常戴口罩,同时,在机场、火车场、码头等运输要冲,以及都市出租车、公车、捷运等大众交通都要戴上口罩,以及用肥皂勤洗手,来降低传染可能。

虽然不是感染肺炎,就一定会发烧,但「发烧」的确是感染肺炎其中一项显著症状,因而,目前在公共场所、大楼、医疗院所、学校出入口,都会架设红外线体温传感仪器,热像仪能侦测数字同时经过同一空间物品的温度,若是有体温超过设定标准值,也会有警示,提醒人员到旁边的复检区,再由人工检测一次。

复检区虽然还需要人工量测,但主要出入口透过热像仪的协助,已能大幅降低主要出入口人员「一位一位量测」的时间与辛劳,同时也有机会降低不仅是肺炎,也许是感冒、也许是其它疾病之间的感染可能。

可注意的是,由于「同一时间经过同一空间」的人事物,可能有数件、十数件,也因此,不少提供影像与温度传感服务的企业与团队,也透过校正、AI机器学习方式,希望提供越精细的传感应用,避免「没有体温异常的人,拿著一杯热饮品」经过,机器也会警示叫个不同。

延伸阅读:【武汉肺炎专题报导】武汉肺炎持续发烧 整合人流信息流嘉惠医事效率(之一)

热感应单「点」应用之外 更要「面」的通报与信息串流

除了国内日常的人流管控以外,一般跨国之间行旅,须隔离14天,有些航空人员的跨国未到港,须7天居家检疫,安排采检阴性后,才能进入社区,而且第8天到第14天,也都还要遵循加强版自主健康管理。然而,出到港人多,居住地分散,要统合所有附近医疗院所,也需要时间,这在在显示,除了传统的医疗关怀外,能够追踪人员行动的医疗物联网(IoMT)装置、居家在线医疗咨询管道、跨单位的个案管理系统、地方与中央通报的平台,都显得更加重要。

目前检疫方法包括分子检测、抗原检测、抗体检测。在医院和边境检测过程,由医检人员,将采检棒伸入受测者的鼻腔,采取黏液,采到这些来检查。各国都有团队开始透过机器手臂,协助自动化采检,拉开医检人员与受测者的距离,降低感染风险,包括丹麦、印度孔巴托、台湾钛隼等。

其中操作的关键,在于导入机器视觉,让机器手臂上的镜头可以侦测病人的头颅、鼻腔大小,从而实时演算出应该要将采检棒伸入几厘米,才能在不伤害受测者的前提之下,顺利采检、将采检棒收回检体盒;此外,与采检机器手臂搭配使用的定位片、固定头部的架子、受测者与医检人员之间的隔板、塑料手套、护目镜等耗材的管理、消毒、物流、仓储,也都需要计算机系统来协调,才有办法串联补给线与服务端。

延伸阅读:钛隼推自动鼻咽采检机器人 提升精准检疫

线上医疗 需要更好的网络基础建设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报告显示,53%美国人认为,网络设备在疫情时,已成为生活必需品;77%要求更高的网络稳定度;然而,64%的美国人坦言,网络设备固然能在疫情时发挥作用,但是仍旧无法取代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那种交流情谊。

另一点也值得探讨的是,虽然疫情催生医疗线上化,或是必须线上上班(Work From Home;WFH),但是低收入阶层的民众也开始担心,因为疫情所造成在家中使用宽频网络,所产生的上网费用,也会造成另一笔支出,虽然此比例仅占28%,然而中低收入户家庭,也开始担心小朋友在家里的教育质量下降的问题;主要使用手机上网的人,则有30%担心此一问题;更有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在疫情爆发时,学校应该要提供计算机设备,降低居家学习的门槛与家庭间的差异。

当医院碰上疫情 隔一道墙的线上医疗

如果真的感染生病了,住进医疗院所的负压隔离病房后,必要时,医师与护理师会穿上价值数万元的隔离装备进入病房,提供最直接的面对面医疗服务。在此之外,现在也透过集成触控屏幕、摄影镜头、视讯软件、病历系统、血压计、体温计等的生理数值量测设备,让轻症病人不仅能够随著护理师的教学指引,量测自己的身体状况,第一步先排除一些焦虑与简单的疑难;同时,也能够使用自己的手机、计算机等以外,透过医疗等级的仪器与医疗团队保持沟通与联系。

延伸阅读:隔一道墙的「线上医疗」 负压隔离病房科技导入需求多

怕染疫不敢出门 全美居家数字医疗单月破100倍成长

因为感染力高,使得疫情来袭之初,比台湾门诊量下滑30%更夸张,美国实体到医院门诊人次下滑80%、急诊量下滑42%,线上医疗平均使用量激增6.8倍。

就连每年诊次达120万次的美国最大医疗集团梅约诊所(Mayo Clinic),2020年3月中至4月中诊次更萎缩78%,于此同时,梅约诊所「数字医疗」服务使用量,成长了10,880%,也就是108倍。如此惊人的成长,主要在于与「居家病人的视讯看诊」。

值得关注的是,在疫情前,梅约集团已有300位医师,每年至少提供过一次线上医疗看诊服务;在2020年7月中,使用线上医疗的医师数成长20倍,达6,500位;梅约线上照护中心医疗主任Bart Demaerschalk也提到,疫情让美国数字医疗,整整推进了10年之多。

撇除上述美国的情况,疫情前,英国极少数人使用线上医疗,疫情爆发后,面对面看诊量萎缩90%,也令线上医疗使用量提升。牛津大学神经外科教授Tipu Aziz分享观察表示,不仅欧洲,亚洲许多国家,也都出现急诊人次急遽下滑,以及在线医疗激增的状况。

延伸阅读:疫情降低30%看诊人潮 生医新创皮智力推15分钟在线医师咨询服务

打电话就行 隔离医师仍能看诊 

美国一般常规的线上医疗咨询,透过电话即可完成。特别的是,无论是医师或是病人,在家就可以透过电话相互联系,这样的便利性,让即便居家隔离的医师,仍旧可以提供专业的医疗照护服务。

在医院的治疗上,线上医疗也能发挥大功效。美国威斯康辛州的 Aurora Health,改良急诊流程,提升收治远端病人的检测效率。随著感染人数越来越多,透过计算机与平板的线上医疗,已能降低医疗人员暴露于救护车上与医院中潜在感染的风险。因为平板容易消毒且快速使用,也能够让病人在隔离时,有工具能够查询、接收一些卫教数据,或是依循医护人员指令及处方。

除了隔离的应用外,线上医疗等科技,也能帮数字加护病房(Electronic intensive care units;e-ICUs),增加胃纳量,数字工具可以帮助临床人员,效率化管理大量病人,以及那些「能够透过科技,一次性侦测与监测」的病人。

延伸阅读:【回顾2020智能医疗篇】从COVID-19到医材创新 5大趋势总动员

线上医疗做得到也看得到 然60%美国人信心有待提升

即便有上述的科技方法可以协助,仍有60%的美国人认为,科技追踪、数据串联通报平台,对防疫来说,不会有什么成效;更有50%的人不相信政府能够有效地管控这些人流、病毒流、金流等数据;针对公共健康医疗机构,也仅有41%的人有信心,相对来说,有81%的人对于医师与医疗院所有信心可以好好管理与善用这些医疗与公共卫生数据。

由此可见,医疗科技的确帮得上忙,但在实际导入的过程中,必须考量大量民众的家庭经济水平、科技素养和应用,是否跟得上学校和工作的变动;另外,个人数据保护、个人隐私权、公共利益之间的妥协,该如何取舍;以及,民众对于政府、一般企业、医院、医师各异的信任程度,也都大大影响科技导入时的顺畅程度,以及民众的医药遵嘱性和顺从性。

3月4日(四)的【线上医疗专题—国外案例篇3】疫情后的应用,将跟大家分享,在疫情前医疗院所应用的同时,以及未来医院的形塑过程当中,美国线上医疗对于民众的实质帮助有哪里些?对于医疗院所来说,线上医疗究竟是冲击?是如虎添翼?还是如火星文般,令人摸不著头绪?

延伸阅读:【线上医疗专题—国外案例篇1】 从1960年代到COVID-19爆发前 盘点美国线上医疗场景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有时喜欢用德文思考,用英文采访
揪团打排球之余、跳跳Swing Dance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线上医疗 COVID-19 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