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C
event
 

AHEAD Medicine执行长王毓棻:创业路上没有白走的岔路

AHEAD Medicine执行长王毓棻说她从14岁大病治癒后,看人生的角度已经跟同年龄的人不一样了;为癌症病患提高治癒率成为个人的使命。符世旻摄

由台大医院内科部血液科、台湾大学医学院内科、国立清华大学电机工程学系、人类行为讯息暨互动计算研究室等多方团队跨领域合作,在2020年4月独立出来成立新创企业的智能血液诊断与预后预测团队AHEAD Medicine(先锋智能),是以人工智能(AI)算法,协助医师提高辨识血癌与淋巴癌的正确率与效率,让癌症病人可及早发现及早治疗,提高治癒率的智能医疗新创企业。

在北美台湾工程师协会(NATEA)以及台湾科技新创基地(TTA)合作协办的第一届台美新创论坛(UTSF)中,AHEAD Medicine获得不少创投家与听众的关注。DIGITIMES专访共同创办人与执行长王毓棻,谈创业理念以及获选参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SkyDeck创业加速器的收获与心得: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AHEAD Medicine执行长王毓棻与团队。符世旻摄

问:创业的起心动念是什么?为什么会从事癌症相关研究,而且是聚焦在血癌上?

答:我13岁时发现脖子肿起来,但一开始的医师以为只是功能异常,拖了一年多才确诊是甲状腺癌,可是确诊后却已经转移到淋巴。后来在台大医院治疗,被当时的医疗团队热忱感动。那时就暗自许愿,如果能被治癒,也想参与这个领域的工作,让癌症治疗更进步。

因缘际会去美国德州休士顿Baylor医学院念转译生物与分子医学时,他们刚好开始一个研究所,是把医院团队和研究室合在一起共同指导研究生。我除了研究所导师外,还有一个乳癌专科医师担任临床导师。每周跟诊时,可以了解在临床上遇到什么问题,回到实验室时,又可以开发什么东西来协助医师。

一开始是做乳癌研究,后来到药厂工作时,接触过各种领域的癌症,例如乳癌、淋巴癌、大肠癌等。我和台大医院结缘,是因为我在药厂任职推广淋巴癌新药,要在台湾上市。但因为这种病的病人不多,预后却很差,无法和其它药物一样做很大型的临床试验,所以与台湾食品药物管理署沟通时遇到困难。公司要我去说明并厘清,需要采取哪里些步骤,才能顺利把这药物引进台湾。因此我积极与血液科医师联系,去了解台湾的临床现况与国外的差异,也因为这个案子,和血液肿瘤专家建立了很强的互信关系,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对血癌与淋巴癌有很深的使命感,因为几年前我做乳癌研究时,那时已有标靶药物,我看到透过标靶药物治疗,乳癌病人的预后有非常长足的进步,现在平均5年的存活率已经达到90%。而且因为检验技术的进步,也让病灶可以在更早期被检验出来。后来接触淋巴癌和血癌,跟医师讨论后,才发现这类疾病的医疗和乳癌比较起来还有很大进步空间,需要标靶药物选择的多样性以及更进步的检验诊断工具。

后来因为健康状况(红斑性狼疮)的问题,被迫离开药厂职务。休息一段时间后,医师邀请我加入他们的研究团队。我和血液肿瘤科医师密切讨论与思考,在这个情境底下,会需要哪里些工具提升工作效率以及医疗质量。由于能判读检验结果的人太少,病人的量又很大,当人力不足的问题无法解决时,就会变成一个负面循环,拖慢病人获得早期治疗的时机。所以最关键还是需要提高判读报告的产出才能赶快决定应该如何治疗,因此根据医师的回馈去找AI工程师团队,由临床医师告诉我们需求,再去跟工程师沟通如何设计和开发这个产品。

问:虽然对医疗这么有兴趣,为什么大学却是念生物,后来又去美国念医科?

答:主要是考量到我那时还在接受治疗,而医学院课业压力重,又要住院轮班实习,怕身体承受不了,因此决定念生物科技,走药物研发的方向。但过程中我还是比较喜欢偏临床的东西,我可以了解还有其它哪里些面向可以切入开发工具,比开发药物更能快速从临床上看到帮助的成效。当时美国刚开启转译医学学程,我也很幸运申请到全美第一个转译医学研究所,前往美国深造。

问:感觉似乎有种天命和呼召在引导你走这条路!是什么机会使你们决定把研究计画成果变成产品,甚至成立新创公司?

答:受到健康状况影响,我一直被迫放弃原先的想法和换跑道,却也因此有机会到血液科与医师一起研发这样的产品。我们一开始申请了科技部的专题研究计画,不够的经费其实都是参与老师们自掏腰包垫付。参加医学年会发表简报时,有非常多其它医院的医师都过来说,他们也需要这样的工具。既然回响非常热烈,所以决定做成产品,取得FDA验证,这样才能提供给专业人士使用。

因此,我之前在研究所学程序语言和在药厂担任产品经理的经历,反而又可以派上用场了。这就跟苹果(Apple)创办人贾伯斯(Steve Jobs)以前说的一样,他在创办苹果之前所学的庞杂知识,到后来对他的产品开发都有很大帮助,完全没有白走的岔路。这条道路上,也遇到很多针对如何改善治疗和医疗环境有热忱的朋友,也刚好我们都是在产业链不同的位置,可以串联彼此的能量和专业,一起做一些事。

问:运用AI做为提升诊断效率工具是在美国就有的想法吗?

答:我在美国做的一个乳癌研究子计画,就曾想开发程序来判读病理切片,在正常乳腺组织中找出乳癌细胞。但限于当时AI技术尚不成熟,虽然可以进行分类,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我始终相信有一天一定可以突破技术限制,觉得如果有足够的资料量,找到适当的工具,一定可以开发出适合的诊断工具。直到我回国工作一阵子后,就开始读到顶尖医学期刊发表应用AI针对处理医疗不同情境展现初步成果的论文,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应该可以找到足够的技术专家一起开发。 

问:从那时候有这点子,到后来真的把这个AI诊断软件做出来,大约隔了多久时间?并找到哪里些AI专家来协助你们达成目标?过程中有遇到什么挑战吗?

答:应该有10年了。那是2007~2008年我在休士顿Baylor医学院发想的,初步尝试成效不够好我也就放弃转作其它项目,而这个计画是2017年开始的,所以差不多放了10年。我在2016年底去参加陈升玮教授(曾任台湾人工智能学校校长)办的台湾资料科学年会,特别去找对医学领域的应用有发表论文的讲者,在那里认识了清华大学电机系的李祈均老师,会后跟他交流我的想法,希望可以进行跨领域的合作。

我们很快就与血液科的医师开会讨论,组成工作小组,进行初步的测试,发现效果非常显著,因此在院内写了一个大型的研究提案,把医院内已经电子化的资料整理出来,并且开发算法。包括资料的整理、清洗、建模,算法的开发,大概花了半年的时间,测试下来就已经达到颇令人满意的效果。2017年底,我们就在美国血液疾病年会发表了3篇论文简报。

在计画执行初期,我觉得比较困难的是要申请通过临床评议委员会的审核第一个运用这样大量临床资料的研究案,因为这都是临床的资料,在申请过程中需要来回与医院伦理委员会以及相关部门主管们协调,订定相关信息安全以及隐私保护的措施要花比较多时间确认,我们要如何配合,让大家都能安心。

花最多时间的是资料的整理,因为这些资料可能是散在不同的地方,而每个医师在打报告的时候有自己习惯的写法。必须从当中找到固定的规则,并转换成同一格式,才有办法建模。在医院里面发想并进行这个案子的好处是,医师自己也很想要有这样的工具,所以可以定期开会,来来回回询问与请教他们,避免在进行资料转换和编码的时候,有误解和误差。而且在专案开始的时候,医师们还帮我们上课,让我们知道为什么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并定义资料格式与细节等。 

问:为何决定把这个研究计画从医院分拆出来,并且转型成为企业?

答:前面提到我们参加医学会发表,获得很多回响,因此决定要做成产品,但这问题就来了,需要很多人力以及资金。刚好李祈均老师也是台大AI中心一个子计画的负责人,有个机会要去美国参加CES展,他就从手上很多个跨领域合作案中,把我们推出去,也是因为这样,才知道科技部其实有个价创计画。虽然我们已经把算法开发出来,但若要落地并且变成更成熟的产品,就需要一个团队,以及智能财产的布局等等,价创计画刚好可以满足需求。所以我们就在CES展上一边摆摊位,一边准备文件申请那个计画。

很幸运地我们2019年4月获选了,才有足够的经费去延揽一些很有经验的工程师,找来在台积电以及硅谷待过的软件工程师,紧密地与AI工程师合作,确定如何把研究环境的原始码转换为可以反复验证并且能通过质量管理系统的软件程序码。

问:是什么机缘去参与柏克莱的SkyDeck加速器?

答:除了价创计画,我们同时获选2019年7月科技部的前进硅谷计画,科技部甄选了8个新创团队送去SkyDeck做3个月的培训,参加SkyDeck的全球创新计画(Global Innovation Program),SkyDeck有一系列的课程来辅导像我这种第一次创业的人。他们的顾问团非常坚强,也在硅谷有非常雄厚的人脉网络,可以做我们的后盾。虽然时间只有3个月,认识了很多美国的医疗领域专家,也让他们了解这是很新的产品,并建议在法规部分应该找哪里些人帮忙,也在智财、合约、募资计画以及如何做简报以符合美国的标准等等,给我们非常宝贵的建议。

有几个业师看到我们的努力,愿意帮忙写推荐函,让我们申请成为正式的团队。因此2019年9月的计画结束后,我们就提出申请参加2020年1月的正式梯次,也很幸运地在全球海选的1,600多个队伍中脱颖而出,成为获选的24个队伍之一,得到SkyDeck的创投资金投资10.5万美元,并指派3位非常有经验的业师辅导。
但因为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的关系,我们决定暂缓赴美留在台湾,透过每周与业师在线开会,参加在线论坛。我们9月底就会从这个梯次毕业了,但还是希望明年加州疫情结束或稳定后,可以再回去。由于他们对于创办人的学经历、产品的技术实力、智财布局完善度都进行审慎的评估,能获选等于是对团队的一种高度的认可。

我们的3位辅导业师都是医疗机构、检测服务领域的翘楚,也有自己创业成功的经验,与国外医院和企业签约谈判时给我们非常多的详细提醒和建议,这样的实战经验是在台湾很难找到的。

问:你们这次的募资计画目标是?目前已有哪里些股东?

答:我们4月才从学校独立出来成立公司,是种子轮,目标250万美元,希望在年底前完成资金的募集,明年就可开始执行申请FDA认证的流程。除了SkyDeck外,我们有5个共同创办人,亲友及天使投资人,学校技术股则由台大、台大医院和清大共同持有。

问:你们的商业模式?类似SaaS?

答:是的,我们软件是架在云端,授权给医疗机构使用,依照其它授权软件的模式,每年依照使用者人数收取授权金,且因分析功能的多寡而有收费等级的区分。架在云端的好处是可以很快更新给世界各地的客户使用。在获得保险给付之前,这可以提前创造营收的方式,未来也希望可以获得保险给付。这是很新的领域,但在美国已经看到有非医疗AI判读软件成功地先取得认证后就收费,之后再去申请保险给付。

问:以后也可能再把服务范围扩大到其它癌症检验样本的判读?

答:是的,流式细胞仪(Flow Cytometry)的检验除了用在血癌和淋巴癌的检验和监测外,现在已有愈来愈多的应用,包含已经蔚为主流的免疫疗法或是细胞疗法把它用来评估免疫系统与肿瘤之间的交互作用,包括侦测表面抗原,以及测量免疫细胞。未来也可以再开发新的分析模块。

问:请问你们对市场成长潜力的评估?

答:Marketsandmarkets.com的全球流式细胞仪市场调查报告显示,全球2018~2023年的平均年复合成长率(CAGR)达7.6%。而且除了美国以外,其它开发中国家随著医疗的进步和经济的成长,对更新检验技术的需求也与日俱增。成长幅度以亚太地区最惊人,同时期CAGR有10.4%。所以我们也马上要参与AppWorks的加速器,希望可以透过他们,对如何进入亚太地区新兴市场有更多的了解。我们觉得台湾拥有非常多高质量人才,政府近年对新创生态圈的投资也很多,信息取得非常快速,具备做研发产品原型的利基。但市场太小,是不可能完全做内需的,因此希望建立一个模式,以台湾为研发中心,并把海外市场的营收回馈到台湾来,培植这里的团队和人才。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