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报
event
 

COVID19来袭零组件厂全球布局 然医材生产仍难以弹性分工

面对严峻疫情,贸联国际IVM项目管理亚太区资深项目经理叶协鑫分享医材供应链端的观察。李建梁摄

事业遍及连接线、连接器、光无源器件、电源线与线材、电子线等,且在医疗器材零件供应方面,贸联日前也与各大医材厂合作COVID-19相关诊断及治疗产品,对此,贸联国际(股)IVM项目管理亚太区资深项目经理叶协鑫(H.H. Yeh)以台湾零组件供应商的角度,分享对于医材产业与近期对COVID-19肺炎的观察。

医疗产品零组件供应量少多样 客制化也可以从「代数」着手

在工业(Industrial)、车用(Vehicle)、医疗(Medical)三个面向观察多年的叶协鑫分享,与科技产业不同,医疗产业的下单量都具有少量多样(High mix low volume)的产品特性,以核磁共振(MRI)的最大单量为例,1000的年用量可能已是极限。除了量,专用性也是医材的特色,比方说,汽车用线束有时候一个款式,很多车厂与不同车种之间都可以通用,然而,MRI的线就无法供X光机使用, 因为治疗方式的多样化,阻绝了大多数线束在不同医疗机器间的共享性。

「最高规不一定适用,刚刚好最好。」客制化的概念,除了是符合客户需求作出全新的产品,另一个面向则可以由规格来思考,比方说,高分辨率影像的应用上,HDMI线在业界最高能作到2.0,但是1.4或1.3其实已能符合医疗场域应用。未来也希望在这样的基础下,持续集成线束与机构件,以及印刷电路板的组装能力PCBA (Printed Circuit Board、Mechanical Components、Cable Assembly)。

在较小的通用性与产品跨度较大的合作关系下,客制化的服务显得格外重要。包括血液透析机的线材,断层扫描(CT)、X光机、麻醉机、肿瘤治疗机、自动体外心脏电击去颤器(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AED)、血氧饱和仪(Pulse Oximeter;SpO2)的产品。在高端医材线束领域,如MRI仪器内部线束,也在贸联的新产品开发时程表上,此外,讯号的杂质过滤相关医疗产品也是团队目前正积极切入的部分。针对客户需求的观察,叶协鑫分析,医疗院所与医材厂商都会列出产品的主要需求,「可能的附加需求」也会提供清单参考。

产业因各国角力变得更加交织 即便多地区具生产量能 医材供应仍有挑战

为贴近市场及客户,贸联布局全球生产据点于欧洲、亚洲及美洲,由于中美贸易战以及关税的缘故,马来西亚工厂发挥了极大的功能,医疗线束部分目前也已小量出货,各厂的医疗认证也持续申请中,并看好东欧与墨西哥工厂未来3到5年医疗认证后的接单状况。

针对近几年的贸易战与产业推移,叶协鑫坦言,厂商的动态十分多元,有些从中国离开,然而,另一部分较少人提及的则是有些欧系公司离开美国,往中国市场靠拢,原因可能是中国供应链的完整性与生产弹性。然而,由于医疗器材零组件的工厂以及流程都需要经过认证,也因此,并非中国与美国市场有短期的挑战与角力,即能快速藉由欧洲、新加坡等工厂来弹性递补生产如此直观容易。

而针对东南亚、南亚地区的产业动态,则是认为越南与泰国的人力成本都比中国低,也因此在价格竞争上会更为激烈,然而提供相当不错报价的背后,也需考量不同国家之间的人口结构各异所带来的优劣势。

延伸阅读:5G世代全新视野 实现高阶医疗仪器换线多工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