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DForum
 

机会与挑战并立 陈良基、童子贤畅谈台湾新创之路

台北市计算机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童子贤从资通讯产业的角度,提出新创的机会与发挥方向。符世旻摄

2019年5月29日至31日举办的InnoVEX,让全球看见台湾资通讯产业的技术实力与新创团队的无限应用创意,同时也让台湾成为亚洲新创的重要聚集基地。对于已经全面快速展开的台湾创新创业风潮,科技部长陈良基特别以创新创业的四大构面、创业家精神、台湾资通讯产业技术优势与未来发展、创新生态链、软硬集成、跨部会合作与人文素养融合人工智能等各面向来探讨形塑台湾未来新创发展的关键;而台北市计算机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童子贤则从资通讯产业的角度、跨国企业营运商的构面、日本科技三神器、东亚与全球市场经济与科技角力观察的细微剖析,提出产业深刻建议与给予新创若干发挥的方向。

台湾新创蓬勃发展 陈良基、童子贤从「四大构面」剖析现状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科技部长陈良基接受DIGITIMES专访,谈新创产业中,政府所扮演的角色。DIGITIMES摄

陈良基认为,台湾如果想推动创新力量与辅导新创团队,就是要好好利用既有的资通讯供应链产业技术。

陈良基认为科学研究不断突破的发展下,也会带来人类的思维改变。

在创新人才培育的议题上,陈良基提到过往台湾人才的培育与欧美国家有些不同。

童子贤认同资金能够协助新创企业发展技术与增加国际链接,却也表示台湾其实不缺资金。

童子贤认为,台湾地狭人稠,这与以色列、新加坡、荷兰的先天条件都相当类似。

在法规和科技基础建设逐步改革后,童子贤看好各式产业回台投资数量会增加。

创业讲求资金、人才、技术、市场四个构面的融合。陈良基分析,台湾创业资金市场过去在2000年时受到网络泡沫以及中国大陆低成本制造磁吸效应的影响之下,使得创业投资资金严重缩水而产生断链状态。不过近年来台湾的新创人才越来越多,无论是海外归国,或是在台湾集结优秀技术实力的团队,加上政府积极桥接海外加速器与业师,都让台湾的创新创业风气与力量逐渐壮大。

以四个桌脚来形容创业四构面,并以加速器来形容桌面的陈良基认为,就是要透过加速器来融合这四个关键要素。此外,也要将现有的科技与各类产业带进来,使得新创的创意与发想能够与既有产业接在一起。无论是规模较小的新创团队,或是创业多年在找新机会与新客户的大企业,都能够以更加符合产业生态与市场需求的方式推出一鸣惊人的解决方案。

认为「人两脚、钱四脚」,必须加快资金滚动,进以吸引更多资金来台投资创业团队的陈良基认为,创造生态链,使资金不断投入与退场相当重要。此外,新创企业的前中后期投资都很重要,从天使投资、A轮、B轮,以及最后由加速器来协助出场,能够有效加速资金滚动,也举包括聚焦生医、制药、医材投资的台矽基金,以及聚焦新药与AB轮新创投资的台杉投资基金为例,公私部门都积极营造与聚集让新创长大的养分。

2019年台湾钱依旧淹脚目

童子贤相当认同资金能够协助新创企业不断发展技术与增加国际链接,然而也表示台湾其实不缺资金,国际上其实已经有许多资金都停泊在台湾,下一步应该是要关注如何好好运用这些资金,或是如何媒合这些资金来投资新创等对的产业。

有些人说,应该藉由法规修订吸引资金进台,对此表示忧心与不认同的童子贤说,在没有完整配套措施的情况下,就大举引入国际资金,只会让土地与房地产价格无限制地上升。没有明确的科技产业投资标的,这些膨胀与泛滥的热钱只会让人民的日常失序、股市的涨幅变得泡沫。

培育创业家精神与资通讯实力

在创新人才培育的议题上,陈良基提到过往台湾人才的培育与欧美国家有些不同。从过往经验观察,美国有些中学生就开始创业;而在台湾,与其说创新创业,台湾传统父母亲比较希望小孩拥有一技之长,也因此相对欧美国家来说,过往台湾的创业家精神培育与训练比较少。即便如此,台湾近几年的青年创业风潮也因科技部带领的许多计画而遍地开花,并且获得许多国家的注意与合作。

针对台湾的优势,陈良基认为台湾资通讯科技与厂商长年的发展基础,仍旧让台湾有能力提供全球企业许多未来科技发展不可或缺的核心基础技术。台湾人口仅2,358万,占全球0.36%,却依旧能够发展多元且强大的资通讯科技,并且产品在各国都有相当良好的声誉,对此,陈良基相当看好台湾各类人才的多元性与跨领域知识运用的能力,并认为在全球绝对有很强的竞争力。

葡萄酒与新创培育

针对形塑台湾新创产业的资金、人才、技术、市场,童子贤以种植葡萄与酿葡萄酒为比喻。大家看到的丰硕果实与葡萄酒只是最后的成品,然而阳光、雨水、土壤等环境滋养元素相当重要,此外也不可忘记,想要有高质量的成品产出,葡萄的品种更是重要。

形塑重点特色也是发展新创时需要留心且确实执行的一点。提高新创附加价值,也才有办法提高产业发展多元性。童子贤举例,象是世界各国也在抢进葡萄酒生意,但法国勃根地红酒产业也没有此而凋零,这就是因为特色、定位、主题明确的缘故。此外,许多相类似的产品从300元到3万元都有,这就是定位与特色所形塑出来的不同价值。

另外也举机械钟表为例,即便多功能电子表不断推陈出新,甚至是Apple Watch都已经推出了好几代,但由于特色与定位,仍旧让机械表深受高阶市场的青睐。

新创人才培育不易 陈良基:让交换学者成为创新种子

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陈良基认为科学研究不断突破的发展下,也会带来人类的思维改变,同时这些改变都会在人类心中种下种子。象是已经迈入第10年的台湾-史丹福医疗器材产品设计之人才培训计画(Stanford-Taiwan Biomedical Fellowship Program;STB)以及第2年的台湾-柏克莱医疗器材产品设计之人才培训计画(Berkeley-Taiwan Biomedical Fellowship Program;BTB),都能够打开台湾优秀人才的国际视野与全球资源联结。

陈良基将这些参与STB与BTB计画后回台的交换学者,比喻为极富创新量能的潜力种子。这些种子有些回台湾自己创业长成大树,有些则是变成新创团队的经验传承业师。陈良基认为,这样交叉滚动的经验传承与团队之间的互相激荡,能够让创意有更多不同的样态。

另一方面,陈良基也提到,透过一些计画,让已经创立公司的新创团队到硅谷去「交换」与「体验」两三个月,从过往1年2到3位交换学者,到未来可能可以变成1年20到30个团队的交换与交流学习,陈良基认为这样不仅能够让团队快速了解国外创业生态与资源的应用法则,同时间也能连结台湾与国外的创意概念与人际社群。

企业回台投资关键:人才管理与居留签证

而在法规和科技基础建设逐步改革与升级后,童子贤看好各式产业回台投资数量一定会增加,就业机会也会同步增加,进而无论是既有产业或是新创事业的工作质量、附加价值、生活质量都会提高,而当就业环境变好时,工作者就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可以选择更符合自己兴趣的职业。

对于在台湾的外国人才管理与居留签证等问题,童子贤说,如果政府希望企业回台投资与营运,却不支持部分国家的高级干部长期驻台,使得企业内部无法顺利营运,那么就等于是将优质且有发展性的企业挡在门外,这样其实挺可惜。也举例,过去有一个金属加工厂商要回台投资,但就卡在中高阶干部的国籍问题,让企业无法顺利将事业迁回台湾,也就让原先可能的两亿美元投资因此没了结果。

其实东亚与东南亚部分地区的工资已经不断上升,童子贤观察,有些企业已经自主迁回台湾,然而过去在当地的事业基础,也都是与当地干部共同打拼起来,要将企业搬回台湾,人才管理与流程系统转移的配套措施,将会是未来产业发的关键之一。

硬件概念融合软件思维

以全球科技市场来说,台湾产业供应链对全球的掌握度很高,超过50%的全球产业脉动都掌握在台湾资通讯企业手上。针对各产业迈向第四次工业革命与应用物联网科技部分,陈良基认为,台湾如果想推动创新力量与辅导新创团队,就是要好好利用既有的资通讯供应链产业技术,让「硬件概念与软件思维」巧妙融合,才能创造新的一波数码转型。

此外,由于台湾已建构全球完整的资通讯产业生态系统,许多人都建议新创可以乘著台湾过往硬件的优势,来开发软件新应用。对此童子贤认为,如果要培养台湾的新世代软件人才,必须从教育政策着手,同时也需要由政府领头,从上而下的政策施行,才比较有可能抵达成功升级的未来。

未来的开发,将以应用情境为重,不仅是硬件概念融合软件思维,更是提供多元服务与跨装置之间的联结与前端服务。对此陈良基举例,台湾精密机械产业的发展,也不再只有提升机械本体,而是采用越来越多的物联网传感器,包括串连各生产步骤之间的精细感测仪。

对于未来技术发展关键,陈良基强调,除了机器硬件以外,最珍贵的地方在于管理这些机械运行、交互排程、串连流程的软件才是真正最有价值的核心,举例来说,企业编写出能够控制与统计分析的专属应用App就是最好的例子。

与软件开发相比,硬件制造流程与产线建置都需要更多的成本,也因此现在许多新创都以软件开发为主,针对是否有可能推出或是形塑「硬件加速器」,也就是聚焦硬件制造的新创型态,陈良基则是认为,单聚焦于硬件所产生出来的附加价值可能不够高,不过同时也呼吁软件的开发,若是基于硬件的延伸应用,那么一定会有很好的加乘发挥空间,并期许台湾软件产品化各点发光的未来。

从日本创新三神器经验 童子贤看好台湾创新之路

日本天皇有八咫镜、天丛云剑、八尺琼勾玉等三样神器,象征著天皇的地位与力量。而童子贤也以三神器来比喻195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科技产业三大发明,包括了洗衣机、电冰箱、电视机,都带来全球创新科技应用的热潮。隔了10年,1960年代又再次推出科技产业三大神器,包括汽车、彩色电视、冷气。

童子贤表示,当时索尼(Sony)的彩色电视制造出来的科技狂潮,就象是现在的苹果般的创新与科技感一般;而冷气的出现,也让人类开始能改变环境温度与状态。童子贤认为,这些能改变现况、提升价值、解决问题的科技就是新创。

认为营运管理技术对于新创发展的协助,与软硬件技术有同等重要地位的童子贤说,新加坡与日本的科技发展盛况,归功于许多跨国高素质人才、长年且具有配套措施的产业政策,也因为这样成功吸引跨国资金、多元生态链进驻,进而让技术落实与资源发挥加乘效果。

历史会重演:中美贸易战与新创

日本也因为上述几项重大科技与产品,在过往的数十年间,持续掌握新创科技进展与满足全球需求,进而得以拓展出口。然而在1985年9月22日签订的广场协议后,不到3个月日圆兑美元快速升值到1美元兑200日圆,升值幅度近20%。另外,以1988年与1985年相比,日圆对美元的升值幅度高达86.1%。

对于这样的状况,童子贤认为这都是全球的经济互动与推移,也表示中美贸易摩差的模式,并不是近年才有的故事,同样的模式早在过去美日贸易与多国之间就不断上演。

以发展机会形塑市场 吸引跨国新创与加速器进驻台湾

陈良基说,现在台北国际科技创业基地(Taiwan Tech Arena;TTA)一年预计要培育100家新创团队,其中一半希望是国际团队,一半是台湾团队,以期让台湾的新创生态有更多的国际链接、多元跨国资金注入、多国业师经验传承。

针对如何吸引他国新创来台创业,而不是去硅谷或是欧美等地,陈良基认为,关键在于让国外团队在台湾可以拥有比在国外更多的产业链接与对等的竞争机会,同时在台湾的事业发展也因为有了政府相关单位的计画协助而更顺利,也就是说,让「进驻台湾」这件事,替外国团队创造更多事业发展优势,自然能够留住人才与吸引人才。

除了吸引新创团队进驻台湾,让台湾的新创生态更加完整,以及创意点子能够有更多交流的机会以外,引进跨国加速器也是陈良基认为相当重要的事。陈良基表示,要营运一个加速器,真的需要投入很多资金、时间、人力。台湾政府透过帮忙分散若干营运风险,也协助辅导建立新创生态等方法,将在各国都有据点、人际、资金链接的加速器带进台湾,能够让加速器在台湾的发挥空间更大,使得加速器的发展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功效。

针对国际交流与互相成长方面,有许多人认为台湾土地与市场都小,陈良基则举腹地比台湾小的新加坡为例,并且认为台湾可以当新加坡与各国许多新创的好伙伴,不仅可以在数码转型的过程中,提升台湾既有资通讯技术的应用面向,也可以促进跨国链接、加速技术发展、形塑更加完整的生态圈。

同时也提及法国总统马克宏也在极力辅导新创,未来也可将台湾的新创团队与企业送到法国、以色列、波士顿、新加坡、圣地牙哥等创新量能强大的地区交流3个月再回台继续创新。陈良基认为,团队到各国去参访,回台湾会有更多的创意与动力。

各国崛起 台湾的立足点:找出定位与特色

东南亚各国崛起,加工与代工人力优势逐渐取代台湾,童子贤认为,台湾地狭人稠,这与以色列、新加坡、荷兰的先天条件都相当类似,台湾是时候该端出特色与聚焦特殊领域的服务,才能够在全球信息纷杂与技术多元的科技新生态当中,以一鸣惊人与弹性多元的适应力,在全球打出台湾品牌。童子贤相当看好聚焦特色的新台湾创新路,并认为过去台湾在资源有限的状况下,都可以创造出全球前22名左右的国民生产毛额(GDP),未来也一样很有机会再次成长。

政府跨部会合作成新助力 陈良基提倡新创、园区、大厂多向交流

在经济与科技发展上,除了大陆近年来成为全球关注焦点以外,童子贤也举例,日本跟新加坡在制度与实际发展上,也都有许多颇为玩味的特点。新加坡的全球经济自由度世界第二,仅次于香港,然而政府对于政权的掌控程度相当高。从1950年代开始,凭借著东南亚丰富的天然资源,开始发展石油重工业,变成现在全球的高附加加值金融中心,童子贤认为,这都是与政府政策有关。

新加坡的外来移工约莫占人口的三分之一,大约是800万的白领加蓝领。而这些跨国人才、家庭、教育、生活的食衣住行,都带来了不同产业链与生态系在新加坡落地。新加坡土地只有台北市3倍大,但是每年涌入约1,500万名游客,童子贤说,为了发展观光,2011年也逐步开放口香糖与酒吧等过往禁忌行为与行业,也就是说,产业发展与政策是有弹性与配套措施。

在市场观察上,童子贤发现亚洲越北边的国家,接受外来工作者的比例与数量就越少,象是东南亚人才与跨国交流频繁,在比例上反观日本就显得较少。如果台湾希望藉由吸引国外人才、营造环境来发展新创事业,那么就应该思考是否更加开放外资、做好从上而下的政策规划、提出国际人才驻台的日常与生活签证等配套措施

在新加坡的各种产业观察中,新创只是各种计画项目当中的一个分支,童子贤呼吁台湾的政策发展,应该效仿不偏食的新加坡,不要太倚赖信息通讯产业的出口产值,而是要平衡发展各产业。

新创也要打国家杯

为了让全球看见台湾新创,科技部在法国 VivaTech新创展建置台湾馆,以及在2019年1月的美国消费性电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CES)上,在Eureka Park CES 2019 Taiwan Tech Arena台湾新创馆中,陈良基带领由40组新创菁英组成的国家新创代表队,向世界展现台湾新创的力量。这40组团队都是经由科技部、硅谷专家初审及CES大会复审后才遴选出的代表。

针对组建新创台湾队与提倡「小国大战略」概念的陈良基认为,台湾资通讯实力全球有目共睹,但到了要形塑新创产业时,想要获得国际青睐,打团体战或许是更有效率的方式,以台湾形象出发,国际团队与资金也更容易与台湾新创产生交流。而童子贤也表示,即便台湾国土不大,但顶尖科技、多方营运、管理人才济济,都是未来创新产业发展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多向交流:新创、大厂、科学园区

过往都是新创上台展示自己的创新技术与构思,现在市场上也逐渐吹起一阵由学术机构、科技大厂领头与领投的炫风,藉由反向简报(Reverse-Pitching)的方式,就是由资通讯大厂、学术单位、加速器等单位告诉新创团队这些单位中心的营运方向与创新发展目标,让新创团队自己选择是否加入共同努力开发。

在此同时,在新创与台湾发展数十年的科学园区企业合作上,陈良基表示,积极将新创介绍给园区企业,能够让双方企业共同成长的同时,也让新创更加融入基础科技领域的氛围,进而让台湾整体产业向上发展。

营造新创群聚效应

陈良基说,早期科技产业透过园区的群聚效应,让研发、营销、市场切入等合作变得快速,然而七八年前中部科学园区开发得太快,造成群聚效应的优势暂时冷冻。对此,陈良基认为「硬件概念加上软件思维」的新式转型,将有效替传统科技产业与新创产业,共同创造垂直集成的新契机。

包括竹北生医园区、南港研究园区的小型育成与加速器、台南、高雄等全台各地科学园区都不断带进软件创新人才。此外,对于科学园区的成长,陈良基则表示要以「未来十年」当作扩大计画的目标,比方说十年内要向外拓展600公顷,而中部精密机械科学园区已经朝这个方向发展。竹北生医园区也即将要盖第三栋大楼,创造更多创意交谈的环境,让科技研发有更多元的发展。

文化让科技更有温度

科技的升级与创新是现在各界努力的方向,于此同时,陈良基也认为科技的发展过程中,文化的元素也不可忘,尤其在数码转型的发展,更是要结合人文素养,才能让科技显得更有温度。比方说,透过数码影像重现技术,能够让有些已经不复存在的古老建筑物再次栩栩如生出现。

对于这些看不到硬件的软件应用,陈良基提醒,软件应用的效果都是要基于硬件基础架构,才有办法达成。此外,也举未来应用与商机无限的5G技术为例,新创团队可以在应用端,透过许多新一代AI芯片等边缘运算装置,进行很多数据传输、运算、视觉呈现的创新应用,而资料储存与服务器就由象是广达等资通讯大厂来营运,这样的产业合作也能让新创与既有产业没有距离。

创新创业接力赛 科技部与跨部会合作

科技部大部分资金与资源聚焦于前瞻基础研究,对于各大学产出许多新想法和创意感到兴奋的陈良基说,科技部作为各部会的前瞻领导者,在部会分工之下,共同投资与辅导不同领域的创新创业。比方说,2017年跟农委会合作智能农业,就是藉由资金与技术,将新兴内容、园区营造起来之后,就由农委会来协助与接手。透过专责领域的各部会来承接,科技部能够不断开拓新的题目。

在医疗创新部分,科技部领头细胞治疗研发,逐渐成熟后,就由卫福部来接手辅导。在创新创业的资源辅导部分,陈良基认为不用过多的预先选题,让各种创意与题目都有发挥机会,给予较为平均机会与资源,能够长得大的团队,政府与单位就可以继续培养,让团队继续长大。

科技部与各大专院校合作密切紧密合作,在大学内的创业有很大一部分有失败的风险与重新调整方向的可能,不过陈良基也说,现在的创业与投资圈,也都慢慢接受,只有少部分的创业团队有长成大树的机会。

台湾新创技术重心如何发展? 陈良基锁定三大方向

针对台湾近5到10年的科技发展,陈良基锁定了3个方向,分别是:一、语音资料库;二、重中之重的信息安全;三、自驾车与数码医疗。

语音资料库应用将成台湾AI优势

由于人工智能厉害与特别之处在于能够透过学习不断提升能力,为了将来有更多跨领域的应用,陈良基特别强调集成,以及和不同领域资料库互通的重要,并且提到,讲话还是人类最直觉与快速的沟通方式,所以AI对话技术将日益重要。也因为这样,现在科技部与公视、教育电台等许多不同单位合作收集语音资料库。

目前已经收集且有标记的华语资料库,已将近2,000个小时,未来希望成长到5,000小时的资料库,这样就可以将语言种类为数不少的台湾语言资料库收集得更完整。资料库的应用方面,陈良基表示,可以让资通讯大厂各认养一个领域,而这些语音分析与应用都可以直接嵌入在芯片中,让台湾未来的语音科技应用不用再跟Google等国际科技巨擘申请权利。

信息安全已是国安问题

针对台湾创新创业以及接轨未来国际信息发展,童子贤也认为信息安全也变得比起以往更重要,同时也点出在黑客与全球信息战频繁的现在,信息安全已经不仅是产业问题,更是国家安全层级的重点发展之一。

比方说,现在藉由简单的聊天机器人、假网址与网站,都可以刻意影响舆论和散布政策、信息,而虽然政府针对假新闻、假信息,意见调查风向操弄、网络议题主导,都已经有相关政策与措施,但信息的力量载舟覆舟,童子贤也表示如果是各级单位收到假的国家军事指令,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台湾人工智能将在智能制造最先发光

许多企业希望增加事业价值、解决问题、降低成本,已经积极导入创新技术。陈良基也观察到,不少传统制造业都在采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及预测等新兴技术,也认为未来5到10年,AI的应用会以智能制造先爆发与成型,包括藉由物联网技术,云端网络控制生产与机械移动;对于智能医疗的发展,陈良基则是认为医疗关乎人命与符合法规的缘故,因此研发与实际应用时程,可能会相对之下需要等待比较久一些。

医疗人工智能应用多 从影像与配药流程切入

包括计算机辅助医学影像分析的医疗人工智能应用,陈良基表示,现在这些重复性高的任务,可以交由计算机系统来帮忙,象是脑部、心脏血管、肺部的影像判别,许多教学医院和大学研究单位都已经有很不错的成效。此外,也提到研发时程更久一些的新药研发与人工智能协同向前的契机,象是研发过程中,透过自动化与数据分析,都能够协助开发人员更省下时间,企划更多元的研发计画。

在医疗流程自动化的发展上,陈良基分享参访时的经验,许多跨国医疗体系与台湾高等的医院都还是会有分错药的状况,目前台大医院附设癌医中心医院就导入配药自动系统以及QRCode等方式,来降低配药错误。

科技部在台大、清大、交大、成大四所大学,成立4个AI创新中心,其中台大负责生医技术医疗和AI的核心技术;清大负责智能制造;交大聚焦智能服务;成大切入生技医疗研究。认为智能医疗与智能医院的发展是渐进式成长而非一蹴可及的陈良基说,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日常关系已经日益密切,除了结合大学的人文社会素养,同时以「小国大战略」、「科技大擂台」等多元资源创新应用与收集创意发想等方式,让有限的资源可以极致发挥。

智慧城市软硬集成 成AI和5G最好应用情境

过往资通讯的产品制造出来,只要有客户购买,厂商就可以赚到钱。在人工智能(AI)与第五代移动通讯技术(5G)研发与各种应用概念不断涌出的现代,童子贤认为,智慧城市的基础建设建置与新式生活型态将会是AI与5G最好的应用情境,而城市的升级与建造,就需要中央与地方政府等公部门提出的公共政策来执行。

童子贤认为5G、AI、云端运算、边缘运算都是台湾新创事业机会。同时,相较于地广人稀的美洲与澳洲大陆,由于台湾地狭人稠,反而很适合发展需要基地台紧密联结的自驾车生态。不仅能够有效降低系统建置成本,同时也能够让过去的4G技术共同加乘发展。不过以现在中国大陆与韩国都提早建置且宣称要在2020年商转5G的状况看来,童子贤预估台湾还可能需要2到3年,才有可能追上。

针对5G的产业发展,童子贤认为基地台等资源共享与标金的高低设定,都将成为智慧城市与自驾车的发展关键。如果厂商与企业的建置成本太高,那么消费者就必须付出高昂的使用费用,普及度也不会太高;又或是为了提升普及而不收取高额服务费用,但如此一来,厂商就没有资源能够持续创新与建设,将不利于科技推动与革新。

台湾国土不大,仍发展出举世闻名的资通讯产业,看好端点AI芯片将成为发展关键的陈良基表示,过往互联网时代是赢者全拿,未来AI则是应用情境至上,所以不仅呼吁也认为在AI的时代绝对要软硬集成,这也是台湾希望要培植出未上市且市值达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的关键,并举例电动车厂Gogoro;提供资料科学、营销、广播、顾问等AI应用的Appier;以VR方式创建新兴购物体验的iStaging等都是在硬件科技上,发挥软件功效。

找出商业模式为新创必经之路 童子贤用「计算机维修」谈新商机

根据经济部中小企业采用商业司商工登记资料及财政资料中心税籍登记资料计算,2007年至2014年台湾新创企业平均存活率,第1年至第5年平均存活率分别为89%、78%、69%、62%、57%,与美国、德国等国际上主要国家之新创企业平均存活率差不多。

对此,童子贤表示亚洲新创不只生存不易、资金投资风险高、汰换速度更是快,能够存活10年真的是不容易。此外也提到,许多业界人士都希望可以扶植一只独角兽,也就是市值估计超过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但童子贤提醒,以现在的市场状况观察下来,独角兽通常都没有获利,所以独角兽的培育可能最重要的关键还是在于技术与服务能够替社会带来什么价值。

破坏式创新:服务与商业模式

针对新创公司上市方面,童子贤表示,以前企业想要上市,都必须要先获利一定的年数,才有机会申请上市。但现在国际间的氛围已经慢慢转变,新思维是企业有未来营运的机会,还没有获利就有先上市的机会,让市场的资金参与企业的成长。

童子贤举出谷歌(Google)与脸书(Facebook)为例,象是Google地图、Gmail电子信箱、社群媒体、通讯接口都是免费的,一开始大家也都不知道这些免费服务最终要怎么赚钱,然而,现在这些网物巨擘的市值与营业额都在全球名列前茅。包括一开始没有获利的收费机制、不断变动中的商业模式、从所未见的科技服务等破坏式创新,不仅改变人类的行为模式,更冲击过往供给需求以及商业模式。

以「老电梯包袱」来形容过往科技进步却跟不上现代新思维国家的童子贤说,到某些国家旅游,可以发现有些旧款电梯,还需要人工拉上铁栏杆与确定是否锁紧才上升与下降;从相关出口事业发现,即便时光已经到了2019年,有些国家的政府机构仍旧持续要求采购能够读取磁碟片的相关计算机硬件。这都是在环环相扣的科技革新过程中,童子贤对于各国政府是否全面迎向新方向的细微观察。

需要与时俱进的政策与法规

针对台湾是否能够卸下「老电梯包袱」,进而在保有人文素养与历史风貌的状况下,大幅度拥抱科技,童子贤表示,或许可以从台湾政策与法规着手处理。过去出差至中国大陆的童子贤举中国大陆第三方支付与电子商务的发展为例,以前中国大陆民众对于台湾在便利商店就可以缴交政府规费感到相当惊讶,认为这实在是太进步与方便了,然而中国大陆现在后发先至,在一定的规范之下,在线可以销售医疗器材、药品宅配上门、金融科技也因此方兴未艾。

每个国家的政府政策与民情都不相同,然而,童子贤认为,如果台湾希望在新一波的科技浪潮中引领世界,就必须营造友善且多元的科技发展与技术应用环境,才能够让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如此,才能让台湾企业、新创团队与跨国企业一样有竞争力。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将既有法规跟不上创新科技进展速度的责任全都归咎于政府,就连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于象是医疗人工智能这种会不断自行进步与自行更新的新兴科技,也都还在研拟相关规范。但童子贤依旧呼吁,政府决策者应该要更加吸纳集体智能、积极参考国内外多方做法、与各界会同讨论、找出属于台湾的创新创业与新兴科技应用之路。

童子贤举例,1992年美国总统柯林顿上任后,召集大学与各方专家协助制定未来的科技政策与法规,进而替硅谷创造发展的环境。也因为如此,1996年开始各式软件与网络应用快速发展,新兴商业模式与不同以往的创新消费行为如同雨后春笋般地出现。童子贤说,在网络崛起的同时,政府依旧要定期检视法规与现况是否合宜与搭配,当有让产业窒碍难行的旧法规与政策时,都要不断修正。

创新制度与新事业商机

各界若是希望营造台湾硅谷,童子贤建议要盖的不是工厂,而是创新、目标明确、能满足更广需求的国际园区。童子贤以计算机维修为例,如果在机场方圆一公里的地区,形塑零关税的境外全球科技维修站,省去进出口报关与诸多繁琐的行政流程,让以往可能要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维修时间,大幅缩短至三天以内,是否就能够提升价值与吸引国际企业进驻,进而形成科技新生态。

和硕在桃园、日本、加州、上海都有国际维修中心,人员加总超过2,000人。认为想赚服务财,就必须将质量拉高的童子贤表示,虽然在部分工资较高的地区也建置维修中心,会增加企业的营运和人力成本,但是为了争取时间与提供高质量服务,还是建议企业如此执行。而为了享受高质量服务的客户,也都还是很愿意付出相对应的金额来获取服务。

上述的例子,不代表台湾一定要创建国际维修中心或是硬件更换站,而是透过上述的例子点出台湾要将价值与质量的概念带出来,才能够将获利提高,带领产业投向新蓝海的怀抱。

耐心等新创长大 目标每年3,000

由于事业正在营运,要经营得下去,企业的商业模式就必须快速且持续不断,然而,投资新创企业耗时,要等新创长大也要好几年的时间,对此,从2007年起就在台大推动创新创业的陈良基说,现在的投资资金与合作企业都逐渐接受「新创长大,需要时间」、「只有一定比例的新创会成功」的概念。陈良基也希望未来新创的生态能够更加蓬勃,每年能有3,000家新创出现,让资源、技术、人才、资金都可以互相有效交融。

时代的危机就是新创的中转

针对现在纷杂的国际局势、台湾产业升级与转型、新创科技与商业模式的转变,童子贤表示,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发展机会与挑战,象是1970年代的第一次石油危机让全球石油价格暴涨,然而走过经济震荡与科技成功转型的亚洲四小龙就是最好的例证。

「改革要进三步退一步」,童子贤认为全世界的改革与创新都是相当不容易,不可能一次到位,都是要在动态平衡中调整与慢慢前进。然而,高科技所带来的高附加价值不仅是就业机会与财富,更重要是整个社会的团结与竞争力。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