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Advantechline
 

避免灭村与医疗孤岛 社区营造是关键

吴玉琴认为,银发族的健康照护,社区营造会是很重要的关键。蔡腾辉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率达到7%时称为「高龄化社会」,达到14%是「高龄社会」,若达20%则称为「超高龄社会」,台湾的老年人口比率在1993年便超过7%,进入高龄化社会,而后受到战后婴儿潮世代陆续成为65岁以上老年人口影响,台湾老年人口自2011年起加速成长,并于2017年2月首度超过幼年人口,老化指数达100.18。直至2018年3月,台湾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率达14.05%,正式迈入高龄社会。

针对现在政府长照2.0的政策,长期关注社会福利与高龄长期照护议题的立法委员吴玉琴表示,政府不断提出新型方案,希望透过各种方法,来满足社会对于长期照护的需求,以及保护失智症患者的权益。比方说,组织失智守护天使来专门照顾失智症患者。不过同时也提醒,失智症的整体照护状况与其它失能不一样。由于失智症患者的身体都还很健康,然而,因为记忆力衰退的关系,所以与人之间的互动状况,就变得比较不一样。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台湾人口高龄化进程图

过去数年担任中华民国老人福利推动联盟秘书长的吴玉琴说,长照的领域当中,也包含了预防失能、失智、跌倒等等预防医学的概念。此外,若是能够在偏乡当中导入非政府组织,或是透过卫生所来创建与营造在宅医疗等方法。那将可以有效缩短各区域的医疗水平落差。

其中,「高龄者共餐」与「口腔健康等肌力训练」都是达到预防智力与身体上衰弱的方法。让老人家出门活动的同时,不仅可以得到适当的营养补充,与社区人群互动,也可以透过肌力训练,保持顺利进食的生活能力。

高龄者移居现象:养生机构

无论是由于年轻人口外移,导致高龄者因为健康照护的关系,必须前往养老机构居住;或是高龄者本身就有自己的退休生活规划,认为养生机构可以给予的医疗服务较为便利等原因,现在台湾也已经有不少民众,前往养生机构居住。

针对台湾一些大型养生机构的养老退休环境与社群营造,吴玉琴说,这些机构的入住族群,大约还是以有稳定退休金的军公教人员,或是海外归国人士为主。这些入住的健康住民,主要希望可以得到养生村众多的医学资源与郊外比较干净的居住环境。

高龄照护当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社区营造

由于老人医疗服务当中,交通就是最大的问题,吴玉琴说,从2014年开始推行的社区照护计画,就是要避免偏远地区成为医疗资源无法触及的孤岛。以互助及混合的方式,营造团体的社区网络,让高龄者互相照护与给予关心。此外,也透过区公所和卫生所等来形塑意识。

台湾也多所参考日本「社区整体照护」的做法,在长照2.0、社区营造、居家医疗等观念之下,在各地推出服务点,包含提供人员医事服务、日间照护等。另外,在政府的公助、人民的自助、社群的互助营造下,吴玉琴表示,希望能在2025年全面推动预防失能,并且在医疗、照护、住宅、生活支持等面向都可以照顾得到。

若是没有营造出社区互助网络,很多高龄者最终都会被环境所逼,要离开家乡,前往子女工作的都市养老。然而,这样就很可能跟日本一样,出现灭村的问题。除此之外,移居陌生都市,长者要再次快速适应新生活,对于大多数高龄者来说,其实相当不容易。吴玉琴说,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或许很难想象,但长者在新环境当中方向感的培养,以及对于红绿灯的识别,都是很需要时间。在陌生环境当中,长者很容易走失。必须相当留心这些生活型态被重新切割的高龄者,他们在社群中的组织联结,也需要重新再次建立。

在此同时,台湾正在努力推广的就是社区营造。鼓励更多关心银发族照护的民众担任志工,降低社会孤独与冷漠,强化人际之间的联结。

延伸阅读

长期照护的基础与核心 仁馨王诗婷:温暖的人性需求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医疗 高龄社会 吴玉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