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断链之后
 

【Sean Moss-Pultz专栏】在台美国人对于全球防疫与公卫的数码剖析

我的名字是Sean Moss-Pultz,出生与求学都在美国。但过去16年里,台湾这片土地一直是我的家,台湾朋友看到我骑摩托车,会开玩笑说我比他们还像台湾人。我太太是台湾人,我们的儿子在台湾的公立学校就读。我创立并担任CEO的科技新创Bitmark,总部也在台湾。

全球疫情升温,台湾由上至下,由下至上医疗、旅游、病历信息多重集成,成功打造抗疫典范。Unsplash

防疫与医疗资源两样情 台湾与美国圣地牙哥

当我在撰写本文时,台湾正持续对抗著COVID-19(新冠肺炎)。国家高度完善的防疫成效,让我们的生活依然可以来去自如。对此,我也感到十分骄傲。我想要藉由分享一个关于疫情的故事,提醒大家台湾在本次的防疫有多么突出。这个故事是有关我的出生地,美国加州的圣地牙哥。如果说台湾是全球防疫中的明灯,那圣地牙哥则是个不断用恐惧与惊慌轰炸著居民的死亡之星。

今年三月中,我高中时期一起冲浪的好友生病了。病得很严重。每一口呼吸都感觉他的肺在吸入玻璃纤维一样。他每天都打电话给医生求救。

「医生,我觉得我确诊了,我很害怕,你能帮我做个检测吗?」

「别过来。」他的医生说,「我们没有筛剂,我帮不了你。」

「那我该怎么办?」我的朋友央求著。

医生说:「如果你感到呼吸困难,请打911。」

我的朋友受了许多的苦痛,很幸运地最后康复了。我希望他这样的遭遇是特例,但事实并非如此。

加州封城至五月,是2020的5月,还是2022的5月?

近来,加州将封城期间延至五月底。但谁知道会不会一直延到2022年的5月底呢?在美国,没有人可以清楚地掌握状况,各个领导阶层从上到下都令人不堪。人们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失业潮,企业接连倒闭。我一想到如此的苦痛与患难正吞噬著美国, 就感到心碎难耐。

我的朋友们不断问我 ,是什么让台湾死机立断关闭校园,而美国人却继续在佛罗里达海滩狂欢?到底台湾知道了什么,让我们能与西方做出不同的反应?随著赞扬台湾的文章陆续刊登,以及WHO如何忽略台湾的影音相继流传,我也听到类似的问题一再被提出。

戴口罩、体温筛检、隔离区成防疫稳固基石

主流媒体的问题在于,总是认为只要找到一两个简单明嘹的原因,就能够解释一切。没错,戴不戴口罩的确有差。但实际上的原因更微妙,我们得以确保安全,是因为台湾累积了超过20年经验,这样的经验积累才是让我们与其它国家不同的真正原因。

在机场的体温筛检很重要,但如果没有配合本地日常,走入建筑物时的体温监测也没有用。全民健保由上而下的健康保障有其助益,但在疫情期间,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医疗院所知道,如何立刻将一部分设施空间改造为隔离区,使确诊病患能够与其它院内活动隔离,以致于其它的必要医疗服务得以持续进行。除此之外,一方面我们有来自疾管署提供的准确信息,另一方面有「零时政府」(g0v.tw) 藉由唐凤政委的领导,运用公民科技来启动的大众创意。以上种种使我感觉被赋予了新的力量。

其实,台湾打造出来的是首个电子健康信息系统。这个系统能使我们即便在最强大的假讯息活动影响之下,依然对看不见的敌人时时保持警戒。而这个系统成功的秘方,在于它是由上而下,同时也是由下而上,两者并存!

三角形的健康指数底下,三个数据分别为使用者地区的「确诊数」,民众回报的「通报症状」,以及「健康行为」。Sean Moss-Pultz

建立新一代健康系统:高抗压的公共卫生预报工具

出口我们的电子健康信息系统最好的部分,一如台积电、联发科与宏达电出口资通讯科技,在健康产业当中,我们其实也可以如法炮制。我们踏出了第一步,建立了让民众与当地机构互动的代健康系统。在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之下,这样的结构是有很高的抗压性的。这也正是全世界强化民主与自由所需要的工具。

台湾的总统杯黑客松已于2020年5月6日开始。政府号召与集结台湾最有创意的人们,提案、打造、部署台湾新科技。我的新创公司Bitmark也会参加,希望藉由地方性的公共卫生预报工具「Autonomy」提升早期防疫的成效。

这次的预报工具是基于我们过去与UC Berkeley、台湾的智抗糖、辉瑞共同开发的个人健康资料隐私模型,所进一步延伸的系统,除了针对这次的疫情,也希望能够应用在更广的健康产业中。

在这个新基础架构下,每位民众都能够将自身的资料存放在加密数据库里,并透过应用程序接口(API)来存取。当连结启动,这些数据库能成为一个早期预警系统、一个危险评估因子、以及一个分析研究工具。就象是天气预报系统的公共卫生健康版。

「自治 (Autonomy) 」这个词源自17世纪的希腊,意思是「自我管理的权利或状态」。自治,是不受外部的控制或影响。我们选用这个名字,是因为它体现了台湾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的互动性健康机制的最好的一面。自治也是专制的反面。我们的目标是强化 「Autonomy」,并出口到全世界。

许多国家将不得不选用一个新的健康系统,因为现有的系统显然已不适用。两个国家在抗疫的路上选择了完全相反的制度。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投入一切来确保民主得以获胜。


Sean Moss-Pultz 作者简介Bitmark 创办人暨执行长。Sean Moss-Pultz是开发消费电子和网络服务技术的专家,尤其是区块链相关专案。曾担任Openmoko Inc.的CEO(Openmoko 是第一款开源手机,也是iPhone和Android智能型手机的先驱),被公认为开源硬件的先驱,目前定居于台湾。

Sean Moss-Pultz

Sean Moss-Pultz
Bitmark 创办人暨执行长。Sean Moss-Pultz 是开发消费电子和网络服务技术的专家 – 尤其是区块链相关专案。曾担任 Openmoko Inc. 的 CEO(Openmoko 是第一款开源手机,也是 iPhone 和 Android 智能手机的先驱),被公认为开源硬件的先驱,目前定居于台湾。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