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研院
断链之后
 

【教授创业风】面临AI夯翻天 生医新创方策靠传统医材打出一片天

微创无论是因为美丽的外在的整形手术,或是意外造成的手术需求,又或是因为肿瘤科医师(Oncologist)近年来积极导入机器学习与深度学习,快速侦测出3公分甚至更小的结节细胞,提升病人的治癒率。微创的概念已经在软件与硬件数码医疗应用之中,深受各团队研究。方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办人方旭伟与团队,基于场域需求,推出倒钩缝线与义乳推进器,希望藉由跨界力量,提升智能医疗产业的技术与应用量能。

先将推进器清洗备好,再将义乳放进推进器当中。蔡腾辉摄

延伸阅读:TransEnterix向FDA提出机器人手术视觉系统审核申请(内有影片)

多种方法达到微创效果 首重器械研发融合

「伤口要小,最好就是看不见」应该是大家对于微创手术的想法。无论是透过自然孔(身体上自然有的孔洞,比方说,鼻孔、嘴巴、肚脐、阴道、肛门)的创新概念手术、内视镜手术、配合达文西机械手臂的3D影像微创手术,医生都希望缩小病人伤口大小,进而能快速复原。

之所以推出义乳推进器,方旭伟回忆道,过往有认识医学美容的医师,医师自己也研究该如何利用小开口的方式,让义乳能够顺利放进病人体内。然而,试过不同材质的通道,都无法同时兼顾维持义乳完整性、减少伤口拉扯度、手术用品一次性的卫生需求。

后来方旭伟听到这样的需求,就与团队成员想出,透过内部亲水性的一次性耗材方式,推出义乳推进器。不仅在2019年10月拿到台湾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TFDA)第一类医材的认证,也将在2020年03月正式出货。

放入义乳后直接推进,即可将义乳完整置入体内。蔡腾辉摄

延伸阅读:【萧佑和专栏】顺利创业三绝招 先了解VC如何剖析新创公司的股权结构(内有图档)

创新就是一股傻劲 但还是要赚钱

「说破不值钱」方旭伟认为,许多创新其实都能够很快实现,就是要结合不同领域的专长,同时也希望将过往在美国的经验、尊重技术的精神与概念带进台湾。针对生医新创的发展,则是认为,初期一定要有勇气,「公司筹资时,自己就投资了一半,不行也得行」,此外,也同时为国立台北科技大学生医材料工程跨领域研发中心主任的方旭伟坦言,学校的研发能量还是很有帮助。

方策前2年半资本额只有400万新台币,后来一路从1,000万,慢慢到了第5年,有了更多策略投资人加入,才有了1,500万的资本额。目前股东结构简单,仅5位股东、约莫7位员工。

除了义乳推进器以外,过去方策推出的倒钩缝线,在2018年10月去得食药署第二类医材的认证,优点是让内视镜手术缝合时免打结,主要用于医美拉提。目前和连锁医美合作。医材耗量来估算,一次拉提需要8到10条。「1条线的制作,需要精密机械来切割,而那又是另一番工夫与心血了。」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医材 生医新创 微创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