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报
断链之后
 

睡眠检测标配却亏损 新创网嘉设法提升医院营收

新式诊疗生态要型塑,美商网嘉医疗科技共同创办人程立看好数码与虚拟空间的延伸。蔡腾辉

现在的睡眠检测与治疗过程,约莫是1个人1间房,花费4,200元在睡眠中心睡一晚检测,同时还需要搭配1位医检师照顾3位患者,人力成本其实不低,此外,因为评监与医学量能提升的考量原因,医疗院所还是会希望建置相关部门,但也因此睡眠中心在整体医院的组织架构中,获利能力明显较低。

希望提升该部门获利能力与提升医疗质量的美商网嘉医疗科技共同创办人程立(Rex)认为,过去胰岛素的推出,让第一型糖尿病不再是重症,未来,以科技的方法来监测睡眠与治疗相关疾病,也能够拥有相对应的效果,并且十分看好投资慢性病解决方案,能够建立医师与病人之间真实且长期的服务关系,进而替医疗产业创造与掌握更多商机。

医院痛点:床位有限、人力成本高

由于医院床位有限、人力成本也高,程立思考该如何帮医院增加营收与病房,也因为现在云端运算与边缘运算的能力越来越强,因此构思出藉由虚拟病房的方式,替医院增加检测人数。让医院除了门诊与急诊外,能够藉由远程监控的方式,不仅因为病人在家中睡较不紧张,也较能够测出真实状况、提高睡眠检测正确率,同时,也能够藉由收集7~8小时的睡眠大数据,提供进一步的医疗分析。

此外,呼吸与心血管状态的监控、综合生理信息的收集,系统平台也能够在睡眠的时候,同时提供呼吸治疗、增加体内含氧量。程立希望在不盖医院的前提下,协助医疗院所增加虚拟病房,省去建置实体病房的成本,尤其在武汉肺炎(COVID-19)等国际性传染疾病盛行与在线经济蓬勃的现代,这样的科技方法,将能提供更实时且适切的医疗照护服务。

睡眠医疗要挂在哪里一科? 新创替医院解决行政组织问题

由于睡眠问题普遍来说牵涉到4大科别,包括神经内科、胸腔科、耳鼻喉科、精神科,也因为台湾各医疗院所在管理睡眠中心时,没有固定将中心挂在哪里一个科别底下,程立分析,40%挂在胸腔、40%在精神科、10%归神经内科、10%与耳鼻喉科放在一起,也因此希望藉由睡眠医疗慢性病远程平台的方式,协助医疗院所行政组织之间的信息或是人员能够更有效互动、合作、集成。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