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大肚山
ICAN

【王钦堂专栏】产官携手发展远距医疗 为健保永续突围

当戴口罩已成为日常,远距医疗和在线数码照护服务也逐步成熟。Unsplash

美国川普总统确诊COVID-19(新冠肺炎)的新闻震撼全世界,而全球疫情统计,在2020年9月17日已正式超过3,000万人感染。这个还看不到终点的全球公卫危机,已经改变全球人类活动的方式,发展出各种所谓的「新常态」,人们的健康照护模式,也正迎来重大的冲击和改变契机。

远距医疗是流行还是趋势?

在所有「因为疫情而可能」的健康照护新模式中,远距医疗(Telemedicine)是被讨论最多也最被看好的名词。这种「去中心化」的健康照护模式,挑战著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规模生产、中心化的全球医疗体系。那远距医疗是一个因为疫情而起的流行,还是趋势呢?

从近十数年来两个大趋势中或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一方面是广义「摩尔定义」的持续发威,让信息运算、传输及储存的成本都大幅降低;另一方面,各国在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货币宽松政策所释出的热钱,化为大数据、物联网(IoT)、人工智能(AI)、区块链、AR/VR等技术商业化的推力。资本驱动技术,于是造就金融3.0、新零售、工业4.0等各产业的所谓数码转型。而健康照护领域自然也不例外,各种智能医疗、数码健康、远距医疗等全新样貌的健康照护模式,甚至商业模式,都被催生出来。

发展远距医疗 降低健保财务负担

政府酝酿调涨健保保费,以因应日渐窘迫的财务问题,然而调涨保费固然是解方,但是面对疫情对经济冲击,增加雇主及国民负担恐增社会成本。就像要改善自身财务状况,除了努力增加收入外,降低消费支出当然也是一途。然而,要如何降低支出或减少消费呢?科技或许是一个解答。

日前接受一家国内智库访谈,该机构受政府部门委托调查远距医疗发展相关议题,其中大家都有共识的是,台湾发展远距医疗有非常大的优势。例如,在这次的疫情中,看到台湾有非常高素质的医护劳动力及医疗技术水平,另外,台湾有完整的资通讯(ICT)、电子、半导体产业链,这些都是台湾发展远距医疗的的强项。

而我们发展远距医疗或数码健康,是不是也有缺口呢?一个是医疗法规,一个是健保制度。法规往往是在创新之后,只要政府有意愿加速远距医疗的发展,法规问题一定可以迎刃而解。而健保需要规划给付远距或新型态虚拟医疗服务的费用,当然也是关键要务。

借镜国际经验加速发展脚步

远距医疗服务的提供,是现有医疗机构的责任或机会?不管是美国或中国,都已经有非常成熟的远距医疗服务产业,而这些提供服务的机构并不是传统的医疗机构,而是以「数码平台」运行的企业。这类数码平台藉由串连大量的医疗供需端,提供了一个高效、透明的媒合机制,让虚实端的医疗照护资源,得以获得有效率的运用。

这种以网络医院、网络医疗平台等名称运行,透过在线平台串联线下实体医疗院所所形成的虚实集成网络,用户只要透过一个入口就可以挂号、咨询、问诊、回诊,甚至24小时监控生理讯息,将药品透过物流送到家等,在目前行动网络、云端运算普及的环境中,都已经是非常可行的事。

医疗照护被认为是AI+5G时代台湾最有潜力的产业之一,要立即行动弯道超车,还是原地踏步等著被超越,往往是一念之间。因为,改变最难的往往不是技术,而是人的思维。

延伸阅读:保险给付将成远距医疗长期发展关键


王钦堂

【现职】
医联网创办人
众汇智能健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台北医学大学、台大管理学院EMBA毕,从事预防医学事业超过25年。近年致力于推动健康照护产业数码转型,成立台湾第一个健康照护资源共享平台-医联网。以「让科技改变健康照护模式」为企业使命,提升人们自主健康管理,降低医疗资源浪费,并为健康照护产业开创新的契机。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健保 远距医疗 智能医疗 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