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活动+
 

美日韩推动长照经验 人才短缺为各界关注问题

2017国际长照产业领袖论坛邀请美日韩三大国际政策制定者,分享长照推动经验。资诚

长照2.0计划将在今年上路,承业生医企业集团,偕同社团法人国家生技医疗产业策进会、中台科技大学共同举办「2017国际长照产业领袖论坛」,会上除了探讨我国长照现况外,更邀请了美日韩三国际政策制定者,分享长照推动经验,可作为我国的借镜与参考。

台湾与邻近的日、韩,皆面临人口老化、生育率低下的问题,台湾将在2026年正式进入超高龄社会,65岁以上长者将达480万人,表示每5人中,即有1人为高龄长者。由于长照工作条件不佳,薪水低、工时长,面临人力不足与人才培育的问题,未来该如何培养人才、留住人才,是各界需要正视的问题。

韩国经验分享

韩国国民健康保险公团部长金道勋表示,韩国长照保险的对象是65岁以上的老人,以及65以下具有老年疾病的民众,并会对老人状况分成1~5级,而以2016年来说,在机构与在家照护的比例,分别约是32%与68%。

韩国面临长照机构与人力不足的情况,尤其在乡村地区,不论是人力配置或是职种,都不是十分充足。

韩国一开始就导入民间参与,是让长照得以扩张到今天的规模的原因,而由于地方政府缺乏预算建置公共设施,长照朝向社区型的小型设施发展,政府也会评估服务提供者的表现,并公开揭露信息,通常透过网站,藉此利用市场竞争来增进服务质量。

日本经验分享

日本前厚生劳动省大臣官房审议官和田胜指出,日本的照护需求在上升,除了是十分长寿的国家之外,生育率却也只有1.4多一些,长期来看,高龄化问题越来越严峻。

日本的介护保险制度从2000年开办,目前已经18年,每3年也会进行一次检讨,以现行制度来说,40岁以上都是被保险人,大家以同等比例,依人头均分费用,而目前虽然未纳入39岁以下的年龄层,大家也开始在探讨是否应该把这些年轻族群放进来,以及是否用较低的保费纳入。

以财政资源来看,他说明是用共同支付(Copayment),9成来自税金与保险金,其中各占一半,并有1成的自付额。自介护保险制度开办以来,使用人数已成长了3倍多,在生活、社会、经济的发展方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对于未来,希望将医疗跟照护做紧密连结,让这些领域的工作人员可以进行团队合作,这就是职业分摊跟合作,主要核心是能让高龄者在居住的地方接受医疗与照护。

另外,也尽量不要让高龄者进入需要照护的状态,积极做好预防医疗,像失智症的预防等等,但这需要集成整个地方的力量,提供整体服务,因此要在各个地方充分完善像这样的系统,不然地方的人口会越来越少或衰退。

最后,要提高照护人员的质量,需要检讨课程设计,日本国内也有很多人在检讨相关内容,因为就算上了相关学系,可能最后没从事这个行业,甚至做几年就不做了,造成稳定度不够。

跟其它产业相比,照护人员薪资水平也偏低,因此要提升薪资水平,或是增加工作人数,可能都是一个选项,但不管做哪里个,都会增加照护整体费用,照护服务是人跟人的服务,需要理想,而不只是薪水与目的,日本有很多年轻人还是有这样的理想与抱负。

美国经验分享

美国白宫幕僚首席老人福利顾问Fernando M. Torres-Gil博士表示,在长照方面,美国与台中日韩相比,有共通点也有相异点。他举出共通点有3个,包括快速老化与生育力下降、关心长者并建立长照方案、以及家庭结构与责任改变;相异点也有3个,包括大部分亚洲国家不是已经建立起全民的健保与长照,就是正在建立当中,这是美国目前还没有的部分、大部分亚洲国家面临难以招募外籍工作者的问题、以及美国为多元文化社会,并具有移民或族群(Ethnic Groups)生育率较高的优势。

美国向来依赖少数族群(Minorities)、族群、移民、以及女性提供正式长照,但这些工作者不受到重视、薪水过低、且工时过长,现在反移民的措施,将让人口招募更为困难,此外,美国的父母也不希望孩子长大之后成为长照工作者。

过去美国的发展方向,是先发展机构照护,直到最近才开始走向家庭或社区型的服务,他认为亚洲应采取相反的方式,让长者与身心障碍者能够尽量留在家里与社区里,并打造高质量的长照设施。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健保 长照计画 长照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