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techIOT
活动+
 

智能医疗从何起飞 医策会王拔群:IoT与AI

  • 蔡腾辉
王拔群表示,智能医疗要往运算与分析方向发展,才会更上层楼。蔡腾辉摄

财团法人医院评监暨医疗质量策进会(以下简称医策会)执行长王拔群表示,医策致力于宣导医疗质量与提升病患的安全,近年来也因为人工智能(AI)、大数据(big data)、区块链(blockchain)等最新科技应用的蓬勃发展,因此,现在医疗评监与创新内容,也有许多新科技应用。

医疗信息互通平台与技术媒合

在医疗机构的发展上,王拔群说,由于医策会有很重要的领导角色,因此也希望未来能够多与医学界和医疗业界有更多的交流、合作、辅导。现在每年都有医疗质量评监与竞赛,透过这样的机制,能够让更多医院人才的创意,以及对于智能医疗发展相当积极的厂商的产品被市场看见。也才能够让医疗产业更加活络、信息更加透明。

在台湾的现行医疗制度上,王拔群也说,部分法规要更加宽松、透明、效率化。象是美国FDA每个月都会公布,说明哪里些法令与医学区块已经更加开放,市场可以放心导入更多应用。

行政效率与医病关系发展佳

现在智能医疗做得比较有制度与进程较快的面向,大多都是服务与行政效率的促进系统。王拔群认为,近期会有较大突破的,也会是这类的智能医疗创新。不过也坦言,因为已经做得十分出色,因此这类的医疗创新很快就会有明显的发展瓶颈与进入稳定期。

医疗科技创新由小见大

在医疗与科技创新的过程中,王拔群举了7、8年前的输血改善专案为例:

过往,为了让处理时间变得更有效率,护理师会先在护理站透过大型机台印出多个卷标,再到多位病人身边黏贴标示。但这样的过程,很容易因为数量太多而贴错卷标。因此后来改用三合一的PDA设备。使用的第一步:护理师扫描病人手圈上的条形码;第二步:现场印出条形码,即贴在管子上;第三步:系统会与院内的信息系统(HIS)相连。只要让小随身携带的机器与智能型手机相连,就可以实时印出条形码,也就能够有效降低因为工作流程繁复,而导致卷标贴错的问题。王拔群说,这样就是十分鲜明的流程改善实例。

智能医疗发展六大面向

王拔群认为,医疗产业的全面发展过程中,要设定明确的标准,包括质量管理、病人安全,信息系统。目前的医疗产业导入科技创新,大致可以分为六大类:资料串流(Streaming)、自动化(Automation)、物联网(IoT)、人工智能计算(Computation)、商业智能(Business Intelligence;BI)、联接(Connectivity)。

其中,商业智能,指的是利用资料探勘(data mining)、云端运算、数据分析等技术,解读过往的销售数据、营业成本、折旧摊销、以及销货营收等数据,将数据转换成信息,而能提供给管理阶层做为决策判断的参考「智能」。

在医疗质量的评监过程当中,医策会透过业界标准,层层筛选,再分类,看看是上述哪里一个类别。

智能医疗技术不断推陈出新

一代比一代连结更加快速、联结端点更多的仪器与技术不断推出。技术在推进的同时,不能忘记要永远持续研发,与思考如何让好还要更好。比方说,象是插卡挂号这样的资料串流技术,在过去就属于当下的极好创新。然而,王拔群说,过去的卓越,会成为现在的常规。

物联网侦测技术面向,也包括医院物流管理和仪器保养。分为一级、二级、三级保养。当传感器与计时装置接收到设定的资料时,就会发通知给医工人员,提醒该替机器保养了。

目前市面上的穿戴式装置,功能上可以测量血氧浓度与四大生命征象。包括体温(Temperature)、脉搏(Pulse)、呼吸(Respiration)、血压(Blood Pressure;BP)。此四者合称TPR和BP。

健保资料库是财务资料

此外,王拔群说,在医疗院所智能化与信息化的过程中,以无纸传输,减少临床书写的错误。将透过管理报表所累积的数据有意义,也就是整理信息、进而分析这些庞杂的大数据。都是现代智能医疗的特色。然而,王拔群表示,在评监的实务过程当中发现,因为医疗隐私与机密等问题,所以目前较少有大规模跨领域的医疗人工智能计算与分析实务。

王拔群提到,大家争论已久的健保资料库其实是财务资料,并不是治疗资料库。要开放与集成的其实是医学资料。或许可以请卫福部的信息处等可信任的第三方出面,先从死亡档、残废档、癌症登录等不牵涉隐私的资料库着手,供医学研究使用。即便如此,王拔群提醒,虽然很多数据已经去辨识化,然而,象是罕见疾病,仍旧容易被辨识出身分。

远距医疗的法源桎梏

现在的医学行为都必须要医生亲自出马,而面对面、触诊等等的应用范围,也有待相关单位继续研议。不过现在已经有若干规定,可以让偏乡病患,先到门诊看诊几次,接下来医生就可以远距给处方与诊断。相对来说,远距照护会比较好执行一些,不过还是有游走法律边缘的疑虑。王拔群认为,医学中心要支持偏乡的医疗就诊,才能让医疗资源更加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