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AppWorks合伙人刘侊萦:新加坡、印尼为东南亚新创生态亮点

AppWorks创投合伙人刘侊萦,看好东南亚数码经济爆发性成长潜力。符世旻摄

就生态圈成熟度和数码经济发展来看,我们认为东南亚国家中,新加坡是第一名,印尼绝对是第二名,马来西亚会是第三名,第四名才会是越南。

新加坡是东南亚当中最特例的国家。大家提到东南亚,多半着眼的都是人口红利,特别是印尼、越南,甚至是菲律宾。但新加坡只有580万人,而且提到数码经济,新加坡更多是在发展核心的深度科技(deep tech),例如人工智能(AI)、工业4.0、区块链。

新加坡也是高度数码化的国家,但邻近国家还是有很多仍依赖纸本,数码化的进度较为缓慢。因此新加坡的新创团队,如果没有特别放眼其它东南亚国家市场的,多半是研发导向的技术型团队,其它的通常是非常消费者导向,并且是把市场放在海外的团队。

表面上看,新加坡国土小似乎是天生的劣势,总人口也就500多万人,但印尼每年出生的新生儿就有500万。但人口少反而也是优势,人口少使得新加坡很难找到足够具备深度科技能力的人才,因此朝全球揽才,部分业者就把研发中心设在台湾。

消费市场导向的数码服务公司,就把市场锁定在海外人口多的国家,甚至是整个东南亚的大市场。AppWorks的投资组合中,例如在台湾也有营运的Shopback和Carousell,从创立的第一天起,就放眼整个东南亚市场。

世界上具有这种天生劣势的小国,例如新加坡、以色列,新创的格局和视野往往更宽广,把逆势转成了优势。举东南亚两个独角兽为例,Grab是新加坡公司,从第一天开始就知道市场不会只有新加坡,而Go-Jek一开始是以服务印尼本土市场为目标,是后来才被迫要往其它市场拓展,这两者的灵活度是很不同的。

当Grab已经在越南很多年后,Go-Jek才要进去,就会有一个学习曲线需要克服,尤其两者提供的服务差不多,但品牌的建立和消费者的忠诚度都需要时间。

印尼数码经济蓬勃发展

我们认为,印尼是5~10年前中国大陆的状况,而目前的越南可能是印尼5~8年前的样子。2016、2017年的印尼,我那时看过的团队大概95%在1年后都不存在了,淘汰率和出生率都很高。但到今天存活率已经提升,迭代速度很快,投资人也更清楚比较有机会成功的团队会是什么样子。而现在越南新创生态圈比较像印尼3~4年前的情况。

AppWorks在印尼投了不少家新创,最近所投的是提供完整的金流记帐服务的InfraDigital Nusandara,Yummykitchen云端厨房和远程教学服务新创HarukaEDU。

后者与印尼的大学合作,任何人只要能完成这些大学的远距教学课程并且通过评量测验,就能拿到正式的大学文凭。印尼是千岛之国,这服务可让偏乡学习者克服地理距离障碍。这也符合印尼政府的政策,让更多人可以用更低廉的成本完成高等教育,提升人力素质。

中美贸易战和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对东南亚经济相对是有帮助的,贸易战影响的是生产面和供应链,以及吸引了很多资金到越南,也刺激了需求。而疫情则对东南亚远距医疗、数码钱包等非接触支付技术等等的接受程度和普及度,起了加速的作用。

当地政府也都出力去促成这样的服务更快扩展,因为处在一个断层:数码化程度低,医疗信息、金流因为还没有数码化,使得信息不透明,资源的分配和供给就很没效率。疫情便使得需求迭代速度加快,而即便叫车服务在疫情时期需求减少,送餐服务的需求却补上来了。

此外,电商发展得特别好,而且周边服务也都水涨船高,不管是金流、物流,甚至是印尼现在很热门的帮小店家,例如传统家庭式杂货店的数码化服务以及供应链和金融科技串接,甚至是提供3~7天的短天期营运资金贷款服务等,都非常的竞争。

印尼数码生态能在东南亚脱颖而出,一方面也要归功过去4~6年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对数码经济的大力扶植,从政策、人才到资源的配置,都可看出花很大心思,让印尼飞快地进步。此外,印尼财团也积极投资新创,和新创团队合作。

台湾数码优势反成绊脚石?

台湾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内需市场动能其实是蛮强的,上游供应链和下游的物流也都很蓬勃发展,因此一个中型的团队是有办法在台湾存活的,缺乏诱因想走出去,因此这样的团队向海外市场拓展的时程就会拖得比较长。

东南亚团队来到台湾参加AppWorks,通常有三个目的,第一是加入一个创业者社群,获得志同道合者的交流和帮助来降低学习曲线;第二是市场的扩张,因为台湾数码市场经济十分蓬勃,整体规模目前仍大于东南亚6个主要国家总合,电商市场还是比印尼大,而手机游戏市场不管是iOS还是Android都是全球前五大,因此来扩展台湾市场,效益很高;第三就是取得人才,台湾的软件工程师和数据分析师供应比这些国家充足得多。

以计算机科学/信息工程(computer science)来说,台湾的人才在「质」和「量」都比东南亚国家好很多,因此Shopback和Carousell都特别在台湾成立研发中心,负责整个数码技术支持与营运。不过要特别注意的是,当数码科技不断发展,产学落差若无法改善将造成人才供不应求。

即便台湾有2,000多万人,将来也会遇到东南亚国家类似的数码科技人才不足的问题,尤其是更先进技术研发导向的,因为要培养这样的人才所需要的时间更长。(本文由刘侊萦口述,林昭仪采访整理)

刘侊萦是AppWorks之初创投最年轻合伙人,毕业于南加州大学(USC)商学系。主导东南亚市场以及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擅长激发创业者的潜能,热爱与新创讨论商业模式。2010年进入渣打银行负责数码营销和产品在线跨售;2014加入AppWorks担任经理,先后负责加速器、东南亚投资案等,2019年升任合伙人。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东南亚 之初创投 电商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