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tra
order
 

【翁嘉盛专栏:企业外部创新指南六堂课之四】 投资团队组成内外并重 CVC走得更长久

翁嘉盛,台杉投资管理顾问((股)总经理,曾带领新创公司成功上市及并购,投资早期科技公司之累积案件达 80 家, 成功案例有 Netscreen Technologies (后为 Juniper Networks 40 亿美元收购)、Protego Networks (后为 Cisco Systems 收购),为经验丰富之天使投资人与创投家。

企业创投(CVC)的团队组成往往与企业的投资目标有关。若为策略导向,较常由母公司内部团队主导;而财务导向的CVC,有可能从外部招募较多投资银行或财务背景的人才;希望与硅谷等新创基地建立深厚连结的企业,则倾向于直接从新创与创投圈找人才。

台杉近期访谈海内外重要CVC及专家,整理编纂台湾首部「产业新创投资白皮书」。 根据白皮书访谈,多数运行成熟的CVC都建议,投资团队的组成需要内外并重。一方面要纳入在母公司内具影响力的成员,才能确保永续运行并取得母公司的宝贵资源来协助被投公司,另一方面亦应延揽外部专业投资人才,借重其投资经验及新创圈的资源及人脉。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2011~2018重要国家CVC参与之新创投资分析

美国:起步早而且成熟

美国企业从1960年代就开始投资新创,拥有最早、最成熟的投资经验,不仅CVC家数居全球之冠,投资金额和件数也都遥遥领先。

美国大型企业CVC团队运行相当成熟,从投资团队组成到薪酬制度都趋近专业VC,决策上拥有相当的自主权,但也跟母公司保持稳定的策略合作关系。

强调完全独立的Google Ventures以财务目标为导向,投资团队团队几乎全数来自外部,而且背景多元 ,包括多位成功创业家(协助GV与早期新创互动)、科学家、科技媒体记者,甚至是美军特种部队。

Intel Capital虽也是财务为主,但大部分投资团队成员都已加入母公司多年,对Intel企业策略及需求了若指掌,部分从外部延揽的专业投资人才,通常也会先进入母公司励炼。

日本:制度比照一般事业部门

2009年金融海啸后,日本企业投资新创的脚步日趋积极,2017年参与投资金额达438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日本大型企业CVC投资团队薪酬制度通常须比照企业其它事业部门。Sony Innovation Fund以策略投资目标为主,投资团队几乎全部来自于母集团且任职超过十年以上,与集团运行紧密。

中国大陆:腾讯、阿里团队组成不同

中国大陆CVC约于1998年开始发展,经过20多年已具有相当规模,现也仿效国际运行建立起专业投资团队及制度。 偏财务导向的腾讯投资团队大多来自投资银行、私募基金及其它CVC;以策略投资为主的阿里巴巴则聚集有海外经验的人才成立集团层级的战略合作部及战略投资部。

台湾:正向发展中

近年来台湾创新创业风气十分热络,新创投资的资金和件数逐年成长,其中企业是相当关键的资金来源。 纬创十多年前就开始进行新创投资并形成制度,每年提拨10%研发经费投资新创。投资目标偏策略性。早期纬创由一位事业部门主管独挑大梁,随著案源日增,后来改由幕僚长办公室团队协助,其成员多具有财务背景;每个月定期召开Corporate Venture Meeting。 企业为何要进行新创投资?纬创林宪铭董事长接受台杉白皮书访谈时表示:「投资新创的目的除了建立有形的新事业外,我们还要建立一个环境、气氛及文化,让公司的人一直看未来,看新的东西。」而这正是企业与新创合作最重要的目的!(本文由翁嘉盛提供,黄达人整理报导)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台杉投资 翁嘉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