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CC
DForum
 

台湾物流业者导入AI机器人 减少子化人力负担

疫情效应带动下,预期智能自动化将持续在物流及其它产业中发酵。所罗门提供

亚马逊(Amazon)用机器人大军彻底颠覆物流配送作业,而全球物流业者也开启了新的转型世代,象是优衣库(Uniqlo)在东京的首座全自动化仓库,服装检查和分拣工作全由机器人负责,可取代9成人力。而在当前疫情效应带动下,未来产业对于减少人力依赖的需求预期会更加明显,使得智能自动化持续在物流产业中发酵,而台湾物流业者也正紧紧跟上步伐。

创立于1974年的世联仓运,深耕台湾第三物流市场超过45年,世联仓运董事长黄仁安表示,放眼全球物流运筹版图,台湾具有地理位置上的绝佳优势,但过去制造业出走,多数国家以中国大陆为主要的生产基地,对出口业影响甚钜,台湾物流业者需要思考如何求生存,包括新商业模式的研究与海外发展评估、厂房导入AI机器人等高科技的应用等都是思考的方向。

象是传统物流作业中,拣货、理货、包装等流程都得运用大量人力。黄仁安以子公司喜提达物流举例,在没有导入自动化前,喜提达在某一客户装著防焊油墨罐装品的装箱中,都是靠人力进行罐装品的取放作业,但这些罐装品每罐重量约1公斤,单靠人力完成装箱不仅耗时,也很耗人力与体力。而单靠人力进行拣货,严重影响了仓储物流的工作效率,并使物流成本居高不下。

在当前物流变革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利用自动化设备如AGV或机器手臂。但光是导入机器手臂,只是提升部分自动化,举例来说,一般杂乱放置物件在料篮里,通常还是需要经过人员整齐摆放后,机器手臂才能取料,且一旦更换料件,机器手臂也得根据不同物件的外型与种类重新调教,换言之,机器手臂本身是无法自我辨识判断,传统的自动化,充其量只是提升了一半效率,仍无法适用于弹性制造的作业环境。

现在对于物流业者来说,除了自动化,更需要智能化的辅助。也因此,当前机器手臂集成AI视觉系统,利用眼手协调发挥最佳化作业效率,也已越来越受到物流业者青睐与重视。

喜提达物流也因此联手3D视觉大厂所罗门,其在负责装箱作业的机器手臂中集成各种深度学习模型与3D视觉技术,如此一来,藉由AI辨识,无论物件事先是否具有3D CAD档,机器手臂仍可判断乱堆中物件的面向及3D座标,快速计算最佳抓取路径,导引手臂避过会碰撞料篮的位置,让作业流程真正达到弹性最佳化。

而对于物流业者来说,导入机器人不仅止于提高作业效率,另一个显著效益则是在于发挥人类更多价值,黄仁安表示,当重复性质高的工作交由机器人来协助,能让企业将人力投入到其它更能带来价值的工作,重新定义人员在作业环节上的价值。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