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订报
车电展会广告

波兰5G新创IS-Wireless:5G爆发前夕 携手台湾业者互补双赢

创始人暨CEOSlawomir Pietrzyk认为5G和6G的运行模式将带来新的通讯革命技术革命。IS-Wireless

波兰5G通讯新创公司IS-Wireless近期被欧洲数字科技产业协会DigitalEurope提名为2021年未来独角兽奖的竞逐者之一,也获得数个欧洲创新奖。该公司加入了台湾时代基金会的Garage+加速器,希望可与台湾的硬件制造商合作,推出更低成本且效能更佳的5G通讯网络器材产品。

这家目前仅50人的小新创公司有从2G、3G、4G时代在传统电信公司身经百战的老将和年轻科技人才,并已经有一个小组专门投入6G的研发。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该公司创始人暨CEOSlawomir Pietrzyk指出,目前市面上看得到的5G商业模式,走的是「厂商绑定(vendor lock-in)」的老路子,各品牌的产品与外围都不兼容,企图柯断整个价值链,而IS-Wireless认为这种模式已经走到尽头,市场饱和无法持续。5G以及未来6G技术重点正是打破窠臼,让硬件与软件得以分拆,给予发展各种应用情境更大的空间和弹性。

因而IS-Wireless用崭新概念提出他们的解决方案,克服5G毫米波走不远的种种限制。该公司专注于无线电存取设备的部分,也是技术要求最多的层面,而以软件技术见长的IS-Wireless则希望能在台湾找到开发运算硬件(例如服务器)以及远端无线宽频头端设备(RRH)的厂商进行合作,推出功耗较低、效能更好的解决方案。以下是DIGITIMES与IS-Wireless的越洋专访内容:

问:在Garage+加速器介绍新创的册子里,IS-Wireless称自己正在参与Open-RAN的革命,并预期未来网络建构与布局的方式将有巨大变化。能为我们详细说明这个新洞察吗? 

我们描述的主要是在供应端。过去移动通信网络是由电信营运商自行架设,而他们总是倾向于控制整个价值链,也就是从基站的建造、运用网络设备、到提供服务等,一条龙式的营运模式,但这是完全封闭的思考模式(silo-thinking),是一定要改变的。 

举例而言,兴建与维护基站是网络营运商最不喜欢的工作,因为从购地、建造基站,到设备的维护,都很烧钱。目前有很多公司把这部分业务切割出售或是外包给其它公司。然而我们相信不久的未来,5G网络的无线宽频存取设备必然要附著在其它非电信用的基础建设上,例如路灯,以及其它生活中无所不在的装置。而且这些设备必须密集地遍布在城市中,就好像微小的基站一样。所需要的是低功耗的装置,例如Wi-Fi那样的存取点。这些装置可以像公司里面的以太网路那样预先设置,这么做是提升传输能力唯一的方法。

新模式所产生的效应非常显著。过去欧洲电信营运商如果要兴建大型基站,从购地到建好就得花15个月,对通讯服务来讲简直是石器时代的速度。我们的解决方案,如果营运商已经采购大量的小型无线宽频装置,也取得了市政府允许装设在路灯、公车站和书报亭等基础建设上,很快就能开始运行。单一的小型无线宽频装置是很便宜的,但需要采购大数量进行密集设置,以达到最佳的功效。

问:听起来非常适合智慧城市的规划,是否已经与欧洲的城市或政府洽谈? 

我们还在概念验证(POC)阶段,虽然已经在实验室中证明了这个概念可行,但目前正在进行测试,包括一些小规模的网络部署,而这是在城市中进行商业运营的第一步。智慧城市只是其中的一个应用。我们的解决方案除了智慧城市外,还有针对产业需求的服务,以及私有网络的解决方案。

企业对于私有网络,也就是企业专网非常有兴趣。德国在标售5G带宽的时候,特别以每平方米为单位,标售小段带宽。每平方米价格只需要几千欧元,如果是电信商标的全国标,就是数百万欧元起跳。现在德国企业对于5G专网的需求非常热烈。你可想象,当5G是企业能负担的成本,可以激发出多少商业应用场景。 

问:网安对5G非常重要,不仅是地缘政治的热议题,也是物联网(IoT)时代必须克服的挑战,因为网络非常难防黑客的攻击。你们对网安方面有哪里些保护措施? 

当然,网安是我们解决方案最重视的一点。在地缘政治的层面,我们是在当地制造的,所以完全符合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和美国的要求,不仅对波兰是可信任的供应商,也可与整个欧盟与其盟国、NATO以及美国合作。 

在系统的层面上,我们的系统是采用开放模式开发的,所有的界面都可被O-RAN的伙伴们指正与挑战。相对于封闭的传统模式,他们的所有研发都不公开,而顾客总是花大钱买些他们根本不知道获得什么样保护的网安。

我们的系统也更为弹性,因为是开放的系统,可随时更新数据以反击各式各样的威胁,并且可为客户客制化他们个别需要的网安防护。我们也很强调网安的认证。最近才跟波兰国家电信研究院开始进行网络网安与计算机资源安全保护认证,因为我们的软件是要在服务器以及共享资源例如亚马逊、Google或微软Azure上运行的。虽然这是不同种类的挑战,但我们也着手解决。 

问:除了我们现在见到的传统电信设备大厂外,你们有看到新创公司正提供类似的解决方案,成为你们的竞争者吗? 

全球有3、4家类似的公司。他们已经开始推出服务了,而且也是以O-RAN的概念在提供解决方案,只不过他们的技术都是wave1而我们是wave2。我们的技术是后来居上的,因为他们的软件虽然也可独立于硬件之外,却无法像我们的软件一样,从一开始不但可与硬件分隔,且可以划分(partitioning)成更小的单位分配给不同的运算资源。他们通常是从4G系统升级做起,而我们一开始就是5G。我们很有自信,在推出后,将会带来更佳的效能与弹性。

问:那么IS-Wireless的商业模式是授权IP吗?如何创造营收?  

我们对两类型的客户有不同的方式。一种是本身有优越科技能力的客户,例如日本的乐天电信(Rokuten Mobile),他们自己就能掌控整个价值链的技术问题。这类客户我们愿意只授权软件给他们,也会确保与他们控制的硬件兼容。

第二种是不懂科技的,但他们反而更方便摘取低垂的果子,因为我们会帮他们把整套解决方案做好。例如机场或铁路公司,他们不是电信公司,但他们却有潜力营运自己的私有网络或部署网络,并出租或授权给其它人。我们自己不生产硬件,所以会找硬件伙伴配搭,做好系统集成。或是我们也可以扮演网络装置供应商的角色,供应给像亚马逊这类能直接接触到消费者的企业。 

问:一些企业已经开始研发6G,IS-Wireless是否也在为6G 技术做准备?6G出来后,5G会被淘汰吗? 

不,不会发生。我们已经有一个研发小组专注于6G的研发。我经历了2G、3G、4G和5G的时代,而3G与4G是我专业生涯中最核心的一部分,现在我们看到的5G与4G就技术概念而言差异并不大。

5G真正的新面貌是把整个价值链打开的可能性,你可看到无线装置不须与软件绑在一起,5G也能切割各种服务,6G将会是逐步演进的过程。我们的技术其实就是一种6G策略,而我们非常相信未来是软硬件分离,并且是由下而上来打造众多的低功耗基站,而不是传统的3G/4G由上而下模式。这是因为我们不再拥有重新建造新网络基站的余裕了,更何况波长的限制也需要更密集的部署。未来6G装置将会附著在其它基础建设设施上,而且也必须让多位使用者分享带宽。 

问:IS-Wireless加入Garage+加速器的用意是在台湾找到可能的硬件制造合作伙伴吗? 

那只是其中一个目的。首先是想找到拥有硬件制造能量的伙伴,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些关系,主要是在运算(服务器)和无线装置方面,希望可以再加深。我在2019年访问台湾时,已经知道有台湾企业想投资科技新创。如果我们能与台湾硬件制造公司合作,对双方是互补且双赢,因为我们的强项是软件。波兰与台湾也有共同的价值观,且都擅长抽象思考,能用有创意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相信我们比其它西欧企业更适合作为台湾企业的伙伴。 

问:IS-Wireless今明两年有扩展或是募资的计划吗?

我们目前是50人的小公司,如同青少年时期一样,成长快速、学习能力也强。我们需要继续建立团队来支持我前面提到的小型试营运与测试,维护客户关系,以及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我们2021年希望募1,000万美元作为桥接融资,顺利完成这些小型项目,以便达成更大型的市场扩展。目前我们也想找到愿意尝试这个新模式的客户,协助他们因为有了IS-Wireless而做出差异及独特性。 


新创X档案

Alvin testA Alvin testA
成立时间:2016/7/21
资本额:$25,000,000
募资轮:种子轮
官方网站:点击前往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新创企业 5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