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活动+
 

【全国科技发展策略规划-半导体篇】建立半导体产业平台鼓励创新

座谈会与谈贵宾:网联通讯总经理凌文强(左2)、穀神星资本创办人陈仪雪(左3)、耐能智能创办人刘峻诚(左6)、联电副总经理丁文琪(左7)、启碁科技网通技术长庄俊雄(左8)、前台积电研发处处长杨光磊(右8)、主持人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右7)、前清华大学副校长特聘讲座教授吴诚文(右6)、DIGITIMES顾问林育中(右5)、円星科技董事长林孝平(右4)、主办单位科技部前瞻司科长邹旻槐(右3)。

■赖威霖

在科技快速演进的大势下,台湾最具国际竞争优势的半导体产业也开始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与挑战。其中,中国大陆以国家资本挹注产业发展,频频挖角台湾产业人才,以及韩国总统文在寅宣示以系统IC为带动韩国经济的成长动力之一,显见半导体产业仍将是全球产业发展的核心。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在「半导体之科研创新与产业跃升」专家座谈会中,与会专家提出台湾半导体产业创新发展策略建言。

为2020年即将举办的全国科学技术会议,科技部积极纳入产业意见,规划12场全国科技发展策略规划闭门座谈会,对政府提供科技发展的建言。本次座谈聚焦半导体产业动向,邀请了包含芯片制造、设计,以及创投领域的多位专家,包括联电副总经理丁文琪、启碁科技网通技术长庄俊雄、円星科技董事长林孝平、前台积电研发处处长杨光磊、穀神星资本创办人陈仪雪、前清华大学副校长特聘讲座教授吴诚文、DIGITIMES顾问林育中博士、新创公司耐能智能创办人刘峻诚、新创公司网联通讯总经理凌文强,共同探讨半导体科研创新与产业跃升的机会与挑战。

政府施政需要延续性,同时要能充当沟通桥梁

DIGITIMES顾问林育中提到一个很重要的观点,过去政府对半导体产业的认知不足,没有耐心花费足够长的时间来鼓励产业投入技术的研发,「政府不能将半导体视为成熟产业,而觉得不需要再投资了」。

由于国家产业政策不明确,使得半导体产业很难获得外来资金,虽然仍有不少企业能够成功推出产品,这些成功的公司可能多半是既有市场业者转投资成立,但多数拥有不错创意与技术的公司却常因为发展前期资金撑不过去,而只能黯然退场。

前台积电研发处处长杨光磊提到,过去的两兆双星政策,是想要复制台积电经验,在DRAM和显示面板技术有庞大的投入,但政府没能统合产业的发展力量,致使各自为政,原本很有机会的DRAM产业后来也被放弃,面板产业也遭遇困难,这是非常可惜的。

新创公司耐能智能创办人刘峻诚则从需求面角度分析,大陆的AI技术和市场的布局很多都是由终端需求驱动,大陆通过政府投入安控产业,创造了庞大的潜在需求,这鼓励了上游业者投入以相关技术为基础的创新。而韩国近来也推动由公部门创造需求来带动半导体产业的创新。但反观台湾很多产业都要业者自行寻找市场,自谋生存,才能有后续的发展。

杨光磊则是指出一个现象,那就是台湾产业其实很难合作,由于大企业都有独霸心态,如果政府没有插手协调,这些大企业宁可用激烈的手法来取得竞争优势。反观欧美,即便是彼此直接竞争的厂商,其实在某些层面的产品或技术进行合作也很常见,就如英特尔与Arm在市场上虽然竞争激烈,但在技术发展上二者还是有相当紧密的授权合作关系,英特尔和NVIDIA在云端AI运算也是处于竞争状态,但二者在服务器领域还是有很深的合作。

円星科技董事长林孝平表示,台湾内需小,厂商必须往全球寻找客户,这也是先天的弱势,但台湾的好处是产业的群聚效应很强,半导体相关的解决方案几乎都可以在台湾找到一站到位的服务,从半导体设计到制造,再到制成终端产品,可能只需要在园区跑一圈就可以做完,不过台湾缺乏高阶的芯片方案,有不少方案还是必须找国外的供应商,这是美中不足的一点。

产业诱因不足,人才培养现断层

刘峻诚提到,人才的培养也是台湾半导体产业很头痛的一点,由于大陆积极发展相关产业,但他们的基础科学教育程度不足,也缺乏产业基础,因此往台湾挖人,而台湾因为分红政策的取消,导致很难留住人才。另一方面,台湾企业在资金方面也属于比较匮乏的状况,这与大陆动辄就可拿到规模百亿的投资与奖励,相较之下,更让台湾产业的发展陷入难题。

台湾虽然有技术,也有很好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但这些人要创业时,往往都很难拿到投资。不管是政府的协助,或者是创投业者,都很少会投资新创公司,这和美国、大陆等地,具有优秀技术潜力的新创公司都能够轻易拿到高额投资的状况有相当大的不同。

刘峻诚也以过去耐能的融资经验为例,由于耐能在AI技术的优势表现,在美国、大陆都有投资者踊跃投资,但是在台湾,能对技术有足够认知的,并愿意投资的机构却是少之又少。

启碁科技网通技术长庄俊雄表示,过去台湾曾在通讯产业风光了很长一段时间,目前5G成为产业新的热点,配合AI技术在台湾逐渐受到重视,应可做为台湾产业发展持续推动的重点主轴。

政府方面,应该从产业发展合作平台开始,推动针对新创半导体的设计、封装、测试,让新创创意可以实现,而不用苦于拿不到第一桶金而跨不出第一步。

另外,台湾专业投资人不足,政府也可以鼓励或协助业者前往美国或者其它市场寻求融资,当然,还是要找风险相对小的地方。

以美国DARPA计画为师,推动产官学合作发展

座谈会主持人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在简报中,以美国的DARPA计画为例进行分享,其领域包含了高性能运算架构、生物医疗、航空技术、太空技术、军事技术等等,包含著名的Risc-V开放架构也是出自于此计画,虽然DARPA的计画项目不一定都会成功,但成功者都能成为美国的产业命脉。

前清华大学副校长特聘讲座教授吴诚文指出,美国在这类科学研发计画中,通常会串连起政府、产业与学术界,产业中公司规模不分大小,只看最终的计画审核成绩,通过整个产业的脑力激荡,创造出许多先进技术概念。

为什么美国会以DARPA、以及其它类似计画的形式来推动技术发展,而不是像大陆那样直接投入大笔资金,主导特定产业?原因是美国坚守小政府的管理哲学,以核心技术的建立为主轴,对自由经济体系的干预尽量降低,让产业自行发展茁壮。

穀神星资本创办人陈仪雪指出,不论中美,从政府到民间的投资都有相当大的容错率,只要看到具有潜力的技术,就愿意冒险投资,反观台湾政府和台湾投资机构容错率极低,因此投资案几乎只会放到已经成功的产业上,无法对新创产生有效的扶持作用。虽然台湾有国发基金,但就过去的经验来说,国发基金主导的投资案也如前述情况相同,没有对创新技术产生鼓励、扶持的帮助。

而台湾政府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太重,过度重视眼前的KPI,且对产业技术的趋势和发展不清楚,在产业发展策略的制定上就会形成盲点。

而另一个重要的产业发展逻辑,就是不需要锦上添花!大厂已经建立起自己的盈利模式,资金也充足,政府不需要太多干预,反而应该着重资源在发掘新的产业机会,避开那些大厂原本就可以自己做好的领域。

林孝平提到,台湾不论是在产业核心技术,以及人才素质方面,都有相当扎实的基础,政府需要的是为这些创新力量找到出口,而不是引导到错误的方向上。

而相较大陆的大政府,以及庞大资金投资的作法,台湾适合学习的是美国模式。此外,DARPA有另一个重要的特征,那就是学界在产业发展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美国多数高科技产业都有自己的实验室,且和学界都有紧密的合作,DARPA只是一个让产官学可以互相连结,同时共同推动进步的管道,它的目的还是在刺激创新,而不是主导产业方向。

建立跨产业联盟,推动不同技术层次的交流

林育中提到,在产业中可能有很多跨产业,或者是同产业的生态需要建立联盟,在很多层面的技术或产品设计以及市场策略上进行交流,但过去这类联盟找的往往都是产业中规模排名前面的厂商,这也导致先前提过的状况再次发生,那就是大公司往往都会以自身的发展为主,真正合作的意愿低,这也让联盟的设计名存无实,结果让产业走向更为僵化,无法真正带动下一代产业的发展。

吴诚文认为,联盟最好也是走向国际,而不是自己闭门造车,台湾在工程方面的技术发展很强,但很难落实商业化应用,若能通过联盟引进欧美企业文化,对于带动企业发展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政府每年的公部门建设预算其实是推动新创或者是产业发展的很好方式,而这也是应该要妥善利用的工具。举例来说,过去NVIDIA在AI运算方面的初期发展,很多来自于政府部门的订单需求所推动,很多美国半导体公司的发迹也是从承接政府专案开始。

建立投资平台,引导资金注入新创事业

陈仪雪认为台湾投资环境有很严重的不足,而目前最关键的部份还是在于如何建立平台、让资金流到正确的地方,而不是永远都把钱摆在最保险的地方,结果变成一滩死水。而政府针对半导体业界也可以通过对IP和光罩的补助,让新创公司可以在最小的压力之下推出产品。这也是能够帮助新创走过初期经营门槛的方法。韩国近年来的科技扶助计画也有类似的作法。

刘峻诚提到,台湾半导体产业因为分红机制的取消,产业对人才的吸引力骤减,而大陆也趁此机会从台湾吸收人才去发展半导体产业,而这也成为大陆半导体产业短短数年内快速发展的原因。

大陆最近在人才的培育和资本投入非常积极,千人计画虽有争议,但也成功带动了大陆国内的技术人才回流,以及技术落地的趋势;另一方面,台湾虽然有对学者的补助,但没有像千人计画这种对产业人才的直接补助,这是很可惜的一点,当然,不需要完全比照千人计画的执行项目,但是在某些层面仍相当值得参考。

黄逸平在总结时,也提到目前从学术到产业,台湾仍缺乏足够好的机制来加速发展,建立平台会是个非常重要的方向。而台湾产业对于人才的吸引力还是有进一步提升的必要,除了培养人才,确保有足够诱因留住人才,避免台湾产业空洞化的隐忧。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半导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