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产业发展局
Advantechline
 

【翁嘉盛专栏:企业外部创新指南六堂课之三】 厘清投资新创目标 财务、策略导向各取所需

新创投资是企业外部创新的重要途径,了解这个议题的重要性后,下一步就是决定如何规划执行。如同多数企业的重要计画,厘清目标往往是最重要、最基本的步骤。主轴定了,骨干也就能跟著建构起来。


台杉投资管理顾问((股)总经理翁嘉盛。


为使台湾产业更了解新创投资的趋势及作法,台杉投资近期深入研究国际企业新创投资发展趋势及个案,并访谈国内外重要企业创投(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及专家,整理编纂台湾首份「产业新创投资白皮书」。

《Masters of 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一书作者Andrew Romans受访时就指出:企业要开始新创投资,最重要的就是要先把公司领导阶层、董事会聚在一起,列出所有投资新创的可能目的(图1),然后厘清公司需求。

图1、资料来源: Master of 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台杉2019产业新创投资白皮书整理

厘清目标: 财务vs.策略

由于每家公司主客观条件都不同,企业新创投资并无「一体适用」的标准模式可以遵循,但只要厘清目标,团队如何组成及决策机制如何设计等问题就有具体方向可遵循。

一般而言,企业新创投资的目标大致分成几类:一种是纯为母公司业务发展服务,是属于策略性投资;有些是财务导向,期望能比照专业投资机构运行,创造业外营收及获利;当然,也有许多企业想同时兼顾策略和财务目标。

当企业投资目标是以策略为主,投资方向往往会与公司业务发展密切结合,业务单位参与也较深入;若以财务目标为主,运行和团队组成会比较像一般创投,投资方向也不限于公司业务相关领域。

策略性投资:成就母公司主业

策略性投资目的主要是成就母公司的产品及服务,因此投资领域也多半环绕母公司的业务发展。美国企业软件平台服务商Salesforce和韩国三星集团的新创投资都偏策略导向。

以Salesforce为例,该公司的业务主要是企业云端软件(如CRM) 平台,协助客户利用其软件和数据分析等工具进营销售、服务和营销等工作,因此他们投资重点就是与此平台服务相关、且必须能带给企业客户价值服务的新创。

三星早在25年前就开始投资新创,主要投资能与现有事业部门合作的公司,目标明显为辅助现有事业成长,一起扩大市占率,早期投资偏成熟新创,2012年后转向投资早期、具破坏性技术的新创。

三星每年虽斥资近140亿美元做内部研发,但他们认为,消费性软件创新大多来自于新创,而不是大公司,所以一定要投资新创。

财务导向 独立性强

 Google是全球最积极投资新创的企业(图2),公司从上到下都在投资新创。除创办人自己投资之外,个别事业部门也在投资。母公司旗下更有多家独立创投,包括GV(案件多、金额小、领域广且偏早期)、CapitalG(案件少、金额大、偏较晚期)及Gradient Ventures(专门投资AI领域)。

图2、资料来源:CB Insights;台杉2019产业新创投资白皮书整理

有别于其它CVC每件投资案多需要通过层层关卡审核,Google旗下每一间CVC皆强调自己是完全独立的财务型创投,享有很大的自由度,任务就是得到财务报酬,较无须考量母公司的策略

Intel Capital是最老牌的企业创投,创立以来一直执行Intel的策略蓝图,早期投资主要都以服务母公司的产品发展为主,尤其扩大个人计算机等需要Intel产品及服务的产业。但去年他们将投资目标由策略导向改为财务导向。

不偏离母公司发展方向

Intel Capital副总裁兼资深董事总经理林立中(Anthony Lin)接受台杉白皮书访谈时指出,相较于过去,他们现在的考量更为务实,每件投资案都应该要能创造健全的财务报酬,不单单只考量对母公司的策略发展价值。

不过,即使他们现在的投资是以获取财务报酬为主要导向,但还是与母公司策略有一定的关连性,毕竟他们不是完全独立的创投机构,不会完全偏离母公司发展方向。

举例来说,在AI、自驾车等大范围领域中,他们会找出与Intel较相关的主题,从这些主题切入,就较能获得母公司支持,投资审查会也不用每次花时间讨论投资案是否符合母公司的策略。

投资的公司倒了,哪里还有策略可言?

在国内案例部分,联电的新创投资历史久远,早期也是策略导向,以支持公司在IC产业的发展蓝图为主,2001年将投资部独立分拆成立宏诚创投(UMC Capital),且将旗下被投资公司转由专业投资团队管理,投资方向才偏向财务导向,不过近几年又逐渐走回策略端。

宏诚创投总经理彭志强接受台杉白皮书访谈表示,如果要做纯财务投资,那干脆就分出去做纯创投,CVC终究还是必须要有策略价值。宏诚创投创造的重要策略价值就是建构IC生态系,过去是从材料到制程到封装等,现在则延伸到工业4.0及智能制造。

其实,企业从事新创投资的目标并非二分法,只能说性质偏向财务或策略,因为既然公司是主要投资人,自然不能完全偏离公司发展方向;但另一方面,既然是投资,就要有一定的财务纪律及回报。

Salesforce Ventures日本投资负责人浅田慎二(Shinji Asada)接受台杉白皮书访谈时也指出,虽然Salesforce投资目标偏策略导向,但还是要慎选财务健全的投资标的,「不然(被投)公司倒了,哪里还有策略可言」。

他指出,如果有一家公司与Salesforce策略相近、但体质差,他们就不会投,因为被投公司倒闭,就无策略价值可言;相对来说,若有另一家新创虽然离公司策略目标稍远一点,但成功机会比较大,而且之后可以发展满足公司策略需求的服务,这才是他们会选择的投资标的。(本文由翁嘉盛提供,黄达人整理报导)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台杉投资 翁嘉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