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CC
event
 

【全国科技发展策略规划-科研创新人才篇】AI助企业价值转型 吸引人才来台需有完整配套

台湾产业面临国外高薪挖角,能否透过AI转型创新提高利润为员工加薪以留才?受到少子化冲击,未来科研人才培育大受影响,能否透过政策松绑与改善企业文化吸引更多国际高阶人才来台,维持台湾产业创新动能。

座谈会影片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AI新创开必拓创办人暨执行长孙逢佑(左起)、台大资工系助理教授陈縕侬、台湾人工智能学校营运长蔡明顺、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DIGITIMES

面对全球高科技人才争夺战,参与讨论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AI可助企业转型创新,放宽政策才能吸引人才留台、来台。DIGITIMES

台湾近年人才流失问题引发各界讨论,不管是高科技领域如中国大陆半导体业对台湾企业整个部门团队的高薪挖角、学术圈顶尖大学教授频频出走等,再加上少子化的冲击,根据教育部统计,信息、工程领域博士生人数比起十年前已减少两成。然而台湾高科技人才对产业研发实力与国家竞争力有直接的影响,因此日前科技部、国研院科政中心与DIGITIMES共同举办在线直播座谈,由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主持,邀请产、学界专家就科研创新人才议题一同讨论,也同时对企业未来发展及政府政策提出建议,作为2020年每四年一度的全国科技发展策略规划会议的专家意见征集。

人才流动非坏事 提升台湾产业的拉力是关键

座谈会主持人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表示,台湾高科技人才济济,从近期Google、微软等大厂纷纷来台设立研发中心大举招募人才可见一斑。除了人才素质好、富创造力外,台湾相较于国外人力薪资成本较低也是吸引国际大厂前来设立据点的原因之一,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许多优秀人才受到2~3倍以上高薪吸引频频赴海外工作。甚至有「大陆做3年(的薪资)等于台湾做10年」的说法出现。

面对外商来台大举招募、赴海外工作者人数逐年攀升的趋势,与谈来宾包含专精于自然语言处理研究的台大资工系助理教授陈縕侬、AI新创开必拓创办人暨执行长孙逢佑与台湾人工智能学校营运长蔡明顺皆正面看待此一现象。孙逢佑认为,现今企业朝国际化发展越来越普遍,许多外商包括陆资企业来台招募人才并给予国际薪资水平叙薪,也是难以避免的事。以开必拓来说,孙逢佑本人与共同创办人皆是自硅谷返台,希望能营造美式作风以开明的企业文化吸引优秀人才加入。陈縕侬也持正面看法,她认为外商来台招募,若能带动本土业者提高叙薪水平并改善工作环境与福利将是好事。

曾在外商软件公司多年的蔡明顺也认为不论是人才赴日或到硅谷,人才流动的问题不需太在乎,反而是台湾产业是否有拉力能再度把人才拉回来,期待能有标竿企业将投入AI后的应用效益呈现在大众眼前。就台湾人工智能学校来说,目前已累积培育出6,000名学员,根据针对学员的调查,35%的学员表示企业已成立AI相关部门或团队并有专案在进行。甚至有大型石化业者积极投入资源,安排超过500人在台湾人工智能学校接受专业培训。

建立容错文化鼓励科研创新 提升企业价值

黄逸平指出,中美贸易战开打至今,台湾科技产业成为炙手可热的关键合作伙伴,而人才也变得更加抢手。然而若要让人才有更好的待遇以留才,企业势必需先提高附加价值进而提升获利率,同时也才能让停滞在2.4万美元已久的人均GDP(国内生产毛额)继续向上提升。

透过科技研发创新来提升价值,是企业开始积极努力的方向。以过去产学合作的经验来看,陈縕侬指出,产业通常需要较为成熟、稳定的技术,等有一定成果后才会逐渐考虑研究前瞻性的技术题目,因此目前产学研发进度上有一段落差。然而目前也看到有些企业有心想应用AI技术,却未定义清楚内部问题与需求的情形。

成立在新竹科学园区的开必拓公司,主要为制造业提供软硬集成的AI解决方案,孙逢佑观察到有些传统产业受到少量多样的生产需求影响,已开始规划导入AI技术。AI可以协助这些隐形冠军增加生产效率进而使利润提升,接著便能回馈在员工薪资上。他建议可以先从能快速看出成效的部分开始着手,最好在2个月内就能导入完成,如此便能在企业内带起良好循环。企业导入AI,需要既懂技术又具产业领域知识的人,能了解什么工具适合应用在什么场景。

蔡明顺也同意,他建议想做AI但不知怎么做的企业,可以把中高阶人才送去培训,提升mindset上对AI应用的认知,因台湾过去擅长降低成本增加效率,而现在AI可以突破技术限制,原本产线需要10人变成只要5人,而企业便可做其它转型。至于已经有数据但不知如何应用技术者,可以与学校、科技部四大AI创新中心或AI新创合作,而没有数据者则可将员工送到人工智能学校受训。蔡明顺强调,AI可应用在许多场域,企业可多做尝试,但前提是需建立容许犯错的文化。先增加研发预算,在企业内找出一个题目,允许员工尝试来带动容错文化。

改善企业文化体质吸引国际人才 降低少子化冲击

然而台湾生育率持续降低,社会面临严重少子化问题,使得近年大学新生逐年减少,留美学生人数比起中、韩有明显落差,包括博士生人数也在减少中,对于未来科研人才的培育影响不小。

陈縕侬认为,在台攻读博士的博士生将来一定是希望留台发展,而台湾企业是否留有职位与发展空间,让博士生把技术带进企业成为关键。此外解决少子化的问题要从根本面着手,如台湾企业能否将工时缩短、建立不加班的企业文化。陈縕侬以过去在美国微软的工作经验为例,经常5点一到办公室同仁就几乎走光,大家都下班享受家庭生活。且美国许多企业女性员工产假有半年至8个月,而男性陪产假亦有4个月,比起台湾法规只有3至5天差异极大(注:美国各企业或各州规定不同)。

蔡明顺指出,AI也许带来摩擦性失业但少子化又将之抵销。根据国研院统计,到2022年台湾人口将开始呈现负成长,届时鼓励生育的政策也许无法起到立即的作用。至于法规松绑、开放国外高阶人才来台的政策虽好,然而现实面是台湾产业得先有好的机会才能吸引人才。台湾是非常好的AI应用示范场域,目前也看到许多国外企业如日、美、新西兰都来台投资,而台湾企业是否能提供工作机会,例如政府政策放宽让新创公司也能招募国外人才,藉由人才流动来带动台湾产业与企业文化上的体质提升。

蔡明顺进一步指出,除技术人才外,台湾也欠缺国际营销人才,使得台湾企业难以走向国际,反观以色列,则有完整的从技术研发到国际营销的人才。但其实台湾新世代许多有国外求学、工作经验,若能再开放国际营销人才来台加入台企,将能建立起技术与营销两大优势。黄逸平补充,政府也须建立起国外人才来台定居,包括配偶、子女的完整相关配套,而不只是解决工作签证问题。

专注台湾优势 走出差异化发展策略

当各国都看好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竞相投入资源、吸引人才发展产业,美、中大国的研发速度与动能强大,台湾必须建立差异化策略,与会专家也提出政策建议与看法。

陈縕侬认为,中、美在AI的发展上自成一局,但往往只在自己国内交流。而台湾优势是包容性强,台湾人才可以一起吸收新技术进来再创新研发。不仅如此,其实做AI应用经常需要场域的实际资料,例如做自然语言处理就非常需要本地语言的对应资料,台湾说的中文与大陆的说法就有极大不同,因此各种Dataset的搜集与发展是重要的一环,陈縕侬认为台湾仍可保有优势。

孙逢佑则从需求端的角度,呼吁企业应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来应用AI。企业不应再用拥有硬件或产品的方式来导入AI,建立买服务使用权的概念将能有助于AI的发展。陈縕侬也以微软为例,过去许多人Office一套会使用很久,微软还必须投入资源维护旧版本,但转型为Office 365服务后,消费者乐于花一点钱使用到最新功能,企业也就更有动力去研发新功能、提供新服务。

蔡明顺认为企业必须先清楚自己的定位才能创造新机会。台湾既有的优势包括电子业、制造业、医疗产业,光是今年第3季人工智能学校的医疗专班就培育600位医师。不只医疗产业加速迈向AI技术,台湾众所周知的是从新北汐止一路到台中建立起的科技走廊,一天之内就能快速兜起各种元件,因此不需与美、中大国类比,而是专注在垂直领域,去思考哪里些应用可以朝国际市场而非仅内需市场发展。另一方面,现今台湾很多人才赴日发展,日本少子化问题同样严重,也许台日合作发展也是新机会与方向!(赖威霖 / 整理记录)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科技部 物联网 人工智能 AI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