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Forum 2019
活动+
 

协作机器人为弹性制造而生 电子、汽车与工具机为台湾潜力应用

从协作机器人在电子产业的使用需求分析,台湾为全球排名第四大买主。UR提供

过去传统工业机器人适用于大量与标准化的作业流程,然随著少量多样的生产需求席卷制造业,传统工业机器人恐无法适应需要频繁更换产线的作业流程,因而促使市场对于协作型机器人的需求逐年增加。过去汽车产业一直是工业机器人的重度使用者,然机器人业者未来则是看好在电子产业、金属加工与工具机等领域,将成为机器人的另一潜力市场。

传统工业机器人从导入到装机部署,耗时往往长达数月,加上其学习曲线高、又占用厂房面积,一经上线便诉求避免进行大的变动,因此其往往负责定点定位、具有重复性、标准化的作业流程,适合大批量的生产,此类应用场域又以汽车厂为多,一般新车从量产上市到停产退场,产品线生命周期约3到6年,足以让汽车厂的投资获得回收。

然制造业现为达到客制化、少量多样的生产需求,产线频繁更动已是必然趋势,也考验著机器手臂适应弹性生产的能力。象是随消费者导向的市场需求,光阳机车迄今推出的车款多达290种,其透过智能产线的导入,彻底改变过去完成1个零件必须换3条产线生产的情况,现在,光阳同一条产线就可生产6种零件,充份提高了弹性生产能力。

而刀库大厂德大机械,则是1条产线可生产57种零件,其位于台中精密机械科技园区打造的智能制造试营运场域,也打造了1条可进行9种零件混线生产的智能产线。

弹性生产考验机器人适应能力,Universal Robots(UR)大中华区总经理苏壁凯则指出,协作型机器人之所以逐年受到市场关注,主要在于协作型机器人具备几项优势:其一是诉求体积轻巧可大幅度减少厂房占积,而其大幅降低使用复杂度,相较传统工业机器人需要专业工程师进行设定编程,一般非专业背景的工厂作业员也能轻易使用协作型机器人。

此外,其在人机协作环境中的使用比起传统工业机器人更胜一筹,能够深入过去传统工业机器人无法触及到的作业流程。

UR台湾区业务经理张仁铭则是指出,过去传统工业机器人在汽车制造的应用,大多在于如钣金等大型材料的搬运或焊接喷涂作业等,汽车市场虽已逐渐饱和,达到一定程度的自动化,然汽车外围组装作业,如汽车座椅锁附螺丝、车灯的组装等作业,目前仍以人力作业为主,因此其仍是协作型机器人未来可期的市场需求。

除此之外,苏壁凯也看好未来协作型机器人在电子产业、金属加工、工具机市场的应用。根据IFR调查,特别是从协作机器人在电子产业的使用需求来看,台湾是全球排名第四大的买主,次于中国大陆、韩国与日本,然韩国与日本的机器人使用密集度都远高于台湾,因此台湾电子产业对于机器人的需求可说是后势看涨,未来甚至有望超越汽车产业,而其主要应用包括上下料、组装、插件等应用,另在半导体、光电产业的无尘室应用,对于协作型机器人的需求也占有一定比例。

而工具机方面,则是以搭载移动设备成为活动式机器手臂,在单站间取代人力进行加工件的取放作业,用以提高作业效率,现如今许多工具机大厂如台中精机、永进机械等也已陆续集成机器手臂,设计成双机运行的模式,在劳力相对密集的金属加工产业来说,可大幅减少对人力的依赖。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Universal Robots 协作型机器人 工业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