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如何构建数字时代台湾价值?

贵宾合影从左至右: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中华电信研究院院长林昭阳、富士康集团技术长魏国章、DIGITIMES社长黄钦勇、交通部部长林佳龙、行政院政务委员郭耀煌、大肚山产创基金会董事长施茂林、大肚山产创基金会CEO暨台数科集团董事长廖紫岑、台湾大学管理学院名誉教授柯承恩。

2020年是全球产业备受考验的一年,COVID-19(新冠肺炎)和中美贸易战造成产业断链,5G商转则推动社会走向智能化,在种种不确定因素中,台湾的产业除了透过数字转型强化自身竞争力外,也需拉高视野,积极启动跨域合作,为了协助中部业者厘清市场趋势,掌握后疫情时代商机,大肚山产业创新基金会与DIGITIMES特别携手举办「大肚山跨域创新产业高峰论坛」,邀请行政院政务委员郭耀煌、交通部长林佳龙与各企业领导人,从各自角度为台湾业者提出专业建议。

施茂林:学习新知 扩大格局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大肚山产业创新基金会与DIGITIMES携手盛大举办「大肚山跨域创新产业高峰论坛」。

大肚山产创基金会董事长施茂林在致词时指出,2020年一开始,人类社会就遭逢巨变,COVID-19病毒成为全球产业最致命的武器,对各国经济发展带来严苛挑战,如何因应此一变局,从前所未有的困境走出来,成为政府和企业在疫情时代最重要的课题。而就目前态势来看,大数据、人工智能(AI)、物联网(IoT)等「大人物」新技术与5G,将在后疫情时代成为企业强化竞争力的要素。他进一步表示,这几年新科技持续问世,部分技术已被应用于各种商业系统中,其它更先进者如量子技术,则可能成为颠覆未来产业的关键,建议台湾业者除了专注本业外,也要开始留意产业新知识,并时时抱持学习心态,以强化自身竞争力。

除了新技术,全球政经环境变化对台湾产业的冲击也越来越巨大,这两年影响最深者当数中美贸易战。就目前发展情势来看,这两大工业国的角力虽以科技为主,不过他认为最后会进入法律战,透过法律之间的攻防,解决两国的政经冲突。在此态势下,贸易战会从现在的量变转为质变,影响扩及各领域。

面对此一变局,台湾业者要随时紧盯市场,调整企业布局,策略格局也要从单一市场拉升到全球视角,并尝试与不同产业合作,这半年来大肚山产创基金会每个月都在台中举办产业创新论坛,邀请制造、医疗、交通、影音等各领域专家,为中部业者剖析当前趋势,就是希望业者可以扩大格局,积极与外界展开交流。致词最后表示,大肚山产业聚落聚集了全球少见的庞大制造产业族群,长年累积的技术实力无庸置疑,在面对前所未有的变局时,台湾业者必须调整思维、展现弹性,以大战略角度制定企业策略,并集成先进科技与外围资源,方能掌握新时代商机。

郭耀煌:产业特色 让台湾优势化为商机

行政院政务委员郭耀煌以「迎向世界新格局的台湾科技大未来」为题,为与会来宾剖析数字浪潮下台湾企业应有的认知与思维。他表示数字转型已成为现代企业必须严肃看待的议题,此一趋势影响的不仅是企业内部,同时也会释放出跨产业商机、引动数字经济发展,进而改变市场的游戏规则。

再就这几年的数字经济发展主轴来看,数据与平台两大经济已然成形,数据成为企业运行的最重要参考资料,平台则可创造全新服务模式,协助企业找到商机。不过郭耀煌也指出,台湾长期深耕科技领域,却未掌握数据经济与平台经济优势地位,因此原有的数字产业结构必须尽快调整,以协助各产业数字转型。

除了企业必须积极因应数字转型趋势,郭耀煌认为政府也要积极导入数字化架构,强化国家软实力。人类生活已高度依赖网络平台与数字载具,现在全球有60%的人使用网络,社群活跃用户超过40亿人,总人口数53%,因此数字力将是另一种国力,国家也必须建构数字领土,以延伸国家影响力。过去国家领土主要为地理政治,数字时代则会拓展到虚拟网络的数字主权,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爱沙尼亚提供网络居留证给数字公民。此外从欧盟近年制定GDPR,影响扩及全球,这也见证了数字主权时代的到来,未来科技与数字不再只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与战略问题。

不过他也提醒,政府在建构数字系统时,必须要有「数字包容」的概念,让数字人权成为国家治理的核心价值。所谓「数字包容」意即网路使用及数字发展机会,不会因居住地、身心状态、性别、族群、财富、立场或其它地位而有别,落实国家数字红利全民共享愿景。

演讲最后他指出,强大的科技实力与在产业链中的特殊角色,让台湾产业在新时代具备强大优势,不过要让此优势化为商机,企业必须锁定具台湾特色的产业发展模式,在政府方面,透过数字领土的开拓,台湾会成为全球各国最亲善的数字伙伴。

黄钦勇:大眼界 知定位 智能车是台湾绝佳机会

面对产业变局,DIGITIMES电子时报社长黄钦勇也以「大人物与我们之间的距离」为题,解析台湾在新时代中的自我定位与价值主张。郭耀煌在演讲中提到政府必须有数字领土思维,在网络世界中扩张台湾影响力,黄钦勇则指出,除了政府外,企业也必须培养此一思维。

他以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为例,在欧洲列强中,葡萄牙属于小国,但却能在规则未明的当时率先航向海洋,最后终能与列强一争高下。在此一科技时代,科技产业虽已成熟,台湾也是产业要角,但新技术、新模式不断问世,这些技术与模式都将可能翻转下一时代的产业,这也是近期DIGITIMES开始关注量子技术的原因,因为AI、先进制造、5G、量子技术将成为改变未来的四大科技。

黄钦勇表示,台湾虽然是小国,但如果把眼光扩大到整个产业,就能在新时代中创造自己的独特价值。他在演讲中引述《隐形冠军》一书中IBM总裁的一句话,「整个产业的利润就是IBM的利润。」这句话的背后是企业对整个市场的战略思维,在新时代中,中部业者也应该有此视角,跟异业甚至是同业合作增加彼此附加价值,才能抢占未来商机。

至于全球产业的角色与定位,黄钦勇认为台湾在供应链的专业角色已难替代,应该力守此一优势,新市场方面,东协诸国是未来兵家必争之地,台湾可乘长年累积的科技实力与地利之便,开拓东南亚市场的新商机,智能车就会是绝佳机会。

另外他也同意郭耀煌对数据力的看法。他指出数据将成为企业与政府的重要资产,不过在全球政经情势下,意识形态会左右政府数据使用方式,并成为共产与资本主义对决的新舞台,此一作为又会影响到该国数据经济所呈现的型态,例如资本主义将之视为私有财产权,共产主义则认为数据国有,因此前者导引出市场的多元创新局面,后者则会导入新技术后再创新,不同阵营的作法都会连动改变企业的数字经济面貌,因此台湾厂商必须密切观察当地市场变化,并善用自身优势,方能在剧烈变局中创造自身独特价值。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