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TResearch
event

科技要「够弱」,人类才「有感」 – 专访TCCF 国际论坛主题演讲人Tea Uglow

【本文由文化内容策进院授权转载】

导言
你喜欢阅读,但仍觉得纸本书所带来的「体验」,远远大于电子书吗?你喜欢科技,但始终认为数码媒介再如何惊艳,都「不属于自己」吗?
难道,是因为新科技不够强、不够厉害?事实恰恰相反。因为我们真正想要的是:看似不起眼、令人忘记它是机器,却能如此自然融入日常的媒介工具。

本文
今年「2020 创意内容大会」(Taiwan Creative Content Fest)将邀请 Google 创意实验室(Google Creative Lab)总监Tea Uglow进行在线主题演讲,并与台湾行政院数码政委唐凤进行对谈。

会前采访时,照例请她分享澳洲、欧洲文化产业应用科技现况,以及对台湾数码内容产业建议;看似中规中矩的访题,却换来长叹一口气:「谢谢你问这个问题。在澳洲或欧洲,我从没被这样问过,因为没有人在意。」

原来,尽管在澳洲、欧洲有将近 10 年跨界合作经验,但当地文化组织与科技产业依旧「壁垒分明」。「很多文化人不愿与科技人坐在同个桌上讨论,他们打从心底不认为科技应用是文化呈现的一种形式,也不认同数码内容是文化价值的一种。」

台湾常嘲笑的「科技归科技、艺术归艺术」,在Tea Uglow眼中竟是一种无奈现实。相较之下,她发现台湾等亚洲市场不只对新科技更开放,也愿意把数码内容视为一种「文化呈现」。

既然欧美文化组织仍存在对新科技的距离感,那科技媒介该怎么发展,才能拉近与人的距离?

1930年代,正职为飞行员的《小王子》作者安东尼?圣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以他对飞机的理解说出这段科技反思:「机器本身越是得到改进,它就藏在它的功用后面,越发显得不起眼。它的可贵就在于,在被使用的时候,它能让我们渐渐忘记那是一台机器。」

100年后的现在,Tea Uglow如此巧合地提出类似观察:科技不能太强势,要「够弱」(Weak enough)才能「被人类适应」。

什么意思?她举例:「我在IKEA买一张可以放盘子的沥水架,回家后把架子改成直直摆放,就变成刚好能收纳一张张计算机游戏光盘的架子。」工具的设计初衷或许并非摆放光盘,但因为「够弱」,反而容纳更多元应用。

不起眼,才可贵。因为科技要「够弱」,人类才「有感」。

一.电子媒介 VS 实体媒介,欧美市场偏好后者

2007年iPhone问世后,几乎把大家通通抓进「低头滑屏幕」的世界;就在同一年,另一个重要的「屏幕」诞生:亚马逊(Amazon)的电子阅读器Kindle。

这两大产品占据了数码内容世界,渐渐地,屏幕也跳脱单纯作为「显示器」(display device)的角色,成为近10年来人类与世界互动、沟通的关键媒介。

虽然以屏幕作为媒介的科技愈来愈深入日常生活,但创造这一切的硅谷科技大佬们,近几年却拚命让下一代「远离科技」。他们把孩子送进每年学费高达3万美元、提倡不用任何科技产品的私立寄宿学校华德福(Wardolf School),过著仿若中古时代的生活,每天学习做手工、打毛线、喂养牛羊。

不只美国「科技二代」正在过著远离科技的生活,对数码内容的一般消费者来说,他们似乎也同样钟情于传统的、实体的媒介。

Kindle推出后,电子书在2008年至2010年间成长率高达1,260%,分析师纷纷预言2015年将是实体书与电子书的「黄金交叉」年。只是,等到2015年真的到来了,却没有如同外界预期,反倒赏了欧美地区的数码媒介市场好几记「打脸」。

那一、两年发生了什么事?2015年9月,实体书与电子书的黄金交叉并未到来,《纽约时报》还以「剧情转折」(The Plot Twist)为标题,指出电子书销售下滑。

《纽约时报》以「剧情转折」为题,指出实体书与电子书的黄金交叉并未到来,甚至电子书还销量下滑。图象来源:《纽约时报》。

2015年底,电子书领先者亚马逊于美国西雅图开设第一家实体书店。

2016年底,知名商业记者兼作家David Sax出版《老派科技的逆袭》(The Revenge of Analog:Real Things and Why They Matter),指出黑胶唱片、胶卷底片、笔记本等旧时代的实体媒介正在「反扑」,在已然云端化、数码化的时代销售逆势成长。

这样的现象一直延续好几年。根据美国出版商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ublishers)统计数据,2019年各种形式的图书出版商在美国总收入近260亿美元,其中纸本印刷图书226亿美元,电子书收入20.4亿美元,显见像纸本印刷这样的实体媒介,地位仍难以撼动。

进入2020年后,才开始起了一些变化。因为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实体接触被迫受限,也让数码媒介重新崛起。以阅读市场为例,根据德国数码发行业者Bookwire和奥地利咨询顾问Rudiger于2020年8月发布的最新报告,在欧洲各大城市封城(lockdown)期间,电子书下载量成长26%,有声书下载量成长 109%。封城结束后,电子书、有声书等数码媒介虽然销售量趋缓,但仍高于封城前的水平。

然而,更值得注意的则是:解禁后的欧美消费者,拚命在实体书店「报复性消费」,带动实体店销售反弹,似乎在用行动表示:我们还是偏爱实体媒介!其实,纸笔、黑胶唱片、胶卷底片也是「科技」,就连提倡「远离科技」的私立学校华德福,学生在做手工、打毛线时使用的工具也是一种「科技」;但相较于电子书等数码媒介,多数欧美民众似乎对实体媒介情有独钟。

这究竟是为什么?

二.「不属于我」的媒介,让感官弱化

对欧美市场来说,2015年无疑是反思「数码 VS 实体媒介」意义的一年。

这一年,被誉为「科技明星」(Tech Celebrity)的Google创意实验室总监Tea Uglow发表知名TED演讲「没有屏幕的网络世界」(An Internet without screens)。

Tea Uglow认为,人与机器的互动不一定只能透过「屏幕」,有许多互动模式更自然、更感性。

Tea Uglow「没有屏幕的网络世界」TED演讲影片

「人类本身喜欢亲近实体物品,因为这些东西让人类感觉『拥有它』。当我们能宣示对物品的『所有权』,才能让这个东西显得有价值、独特,并从中触发人类的感官想象与创造力。」对欧美市场偏爱实体媒介的现象,她道出观察。

正因如此,人类开发出数码世界的虚拟产品时,也会「借用」真实世界的实体物品名称,例如:档案(File)、笔记本(macbook)、资料夹(folder)等,藉此让数码媒介显得更真实、具体。

只是,尽管我们试著让数码媒介更接近实体,数码产品依旧难以「属于你」。

或许数码产业会立刻跳出来反驳:「怎么会呢?数码媒介现在都走向『个人化』。我们会按照你的喜好、兴趣、数码轨迹,让数码产品更客制化,成为『属于你』的东西。」

事实上,实体媒介和数码媒介都是「科技」,只是问世先后差异;但前者更象是一种技术工具,后者则是一种以「算法」(Algorithm)为基础的工具。

算法所做的是:把我们在网络上的轨迹、生活上的数据,通通化成「流量」。你可能最近看了几部恐怖电影,算法于是再推荐好几部类似影片;表面上看起来个人化、客制化,但在数码媒介眼里,你不是「影迷」,你的视觉、听觉等感官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流量」。

因为媒介「不属于我」,我们的嗅觉、触觉、听觉等感官也被弱化。而这些让Tea Uglow不禁在2015年那场知名演讲上说出经典名言:「我不讨厌屏幕,但我无法从中有感觉。那不是我想要体验信息的方式。」(I don’t hate screens, but I don’t feel. It’s not how I want to experience information.)

三.新媒介尝试:要互动、要拥有、要回归原始

虽说屏幕令人「无感」,受疫情影响,我们也只能透过在线视讯隔著屏幕、隔著时差来进行越洋采访。

别误会,Tea Uglow并非反智主义者。如果查找相关英文报导,会发现她更常被关注其「跨性别者」身分,也曾说自己花费多年才意识到「物理容器与抽象内容同等重要」(the physical vessel is as significant as the abstract content)。

虽然这段话当初谈的是对科技媒介观察,但事隔多年后,竟也巧妙隐喻Tea Uglow作为人类的变化:让物理容器(从男性生理外表转为女性生理外表)与抽象内容(女性心理认同)更相符、更同步。

对外媒来说,Tea Uglow不只是科技明星,也是科技圈知名的跨性别者。图片来源:Tea Uglow提供。

因此,无论实体书、计算机或手机,她认为都是人类创造的科技媒介;而我们之所以「爱看书」或「爱滑手机」,并非对这些实体媒介或电子媒介上瘾,而是对流经媒介的「信息」上瘾。

这些信息,才是会让我们在意、会触发感官的东西。所以,要打破数码媒介所带来的感官弱化,就得从「互动」、「拥有」以及「回归原始」做起。

2012年起,她在澳洲悉尼与开发者、创作者、电影制作人成立Google创意实验室,在文化创作中大量采用数码工具,试图保有数码世界的魔法力量、又不失去艺术传统价值。2015年,该团队携手伦敦出版商Visual Editions推出一鸣惊人的作品:《Editions at Play》

《Editions at Play》是Tea Uglow带领团队探索数码结合传统阅读的知名作品。图片来源:撷取自Tea Uglow博客。

如果有一本「书」,可以依据你浏览器Cookie、当下所在位置等实时数据随时改变呈现内容;但同时,又保有看实体书时不被网络推播讯息干扰的阅读体验,这就是Editions at Play平台的开发初衷。

Editions at Play平台简介影片

它并不是电子书,而是为网络而创作出来的书(a book written for the web)。其特点有三:

特点一:结合Google地图街景的小说,让你「互动」

以Editions at Play平台推出的Entrance & Exits这本书为例,主角在废弃书店中发现一把神秘钥匙,并渐渐了解到这把钥匙竟可以开启、关闭世界各房子的门。

在《Entrance & Exits》书中,阅读就象是一场结合真实经验的世界探索。图片来源:撷取自Editions at Play。

这本书结合大量Google地图街景,当阅读到主角讨厌某种颜色时,街景就会跳出拥有这种「讨厌颜色」大门的屋子。当主角搭火车前往英国古城巴斯(Beth),就会依据故事中主角所走过的路程搭配Google地图中巴斯的实际街景。

读《Entrance & Exits》时有一种魔力,彷佛象是先读完小说、再跑去电影院看改编电影,满心期待小说里的文字描述场景通通跃上大屏幕;但却又同时保有阅读纸本小说时的「非线性」模式,不一定要按照导演步调走,可以随时翻回去看某个章节,或在跳出的 Google 地图某个街景驻足不前。

特点二:用区块链创造独特,让你「拥有」

数码媒介可轻易复制的特性,让人难以从中感觉独特;但Tea Uglow却结合区块链技术,让你也能「拥有」数码媒介。

2017年Editions at Play再推出《A Universal Explodes》这本书,讲述是一段关于父母逐渐消失的故事;而更引人注意的,是这本书的「所有权」。

一般数码产品转移的是「信息」,但A Universal Explodes应用区块链以口令学为基础的分散式帐本技术,让「所有权」可以被追溯。在本书设定里,虽然以数码媒介传播,但全世界只有100个人可以「拥有」这本书。它怎么做到的?

《A Universal Explodes》内容简介影片

A Universal Explodes只有短短20页,每页大约由128个英文单字组成。读者如果想要「拥有」这本书的所有权,就得完成两件事。

第一,在每一页随意删掉2个单字,再加上1个新单字;第二,完成前面事项后,把这本书「传送」给另一位朋友。这时,自己刚修改的内容就会写入不可被窜改的区块链分散式帐本,产生一个「被你编辑过、专属于你」的新版本。

目前世界上能「拥有」A Universal Explodes的只有100个人,这里都是属于他们的版本。图象来源:撷取自Editions at Play官网。

其它人可以浏览你的版本,但不能修改,因为「这是你的」。随著编辑过这本书的人愈来愈多,这本书也陆续产出100个不同版本;但愈到后面版本,因为不断被读者删减单字,内容也愈来愈少,正好呼应本书谈论的「失去」主题。

技术,不只实现对数码产品的所有权,也恰如其分地呈现艺术想传达的失去、失落。

特点三:语音、手势等多元感官,让你「回归原始」

新媒介能「玩」的,岂止是阅读而已。虽然智能型手机的屏幕问世后,主宰我们超过10年的人机互动模式,但也有许多人跟Tea Uglow一样嗅到不同趋势,科技因而愈来愈「回归原始」。

从一开始的键盘、鼠标,现在则陆续出现体感操控、语音操控,我们逐渐把传统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模式,也转移到人与机器的互动上。

加拿大知名数码媒介创作先驱John Cayley在2015年推出第三方应用程序The Listeners,就是利用人与机器的语音互动来创作艺术内容。

The Listeners以亚马逊语音助理Alexa为基础,当听众讲出:「Alexa, ask The Listeners.」这时The Listeners就会开始进行一段语音叙事表演。当然,听众可以与它互动,例如:请The Listeners继续说下去,或问它一些问题,让表演内容不断扩展。

Tea Uglow所领导的Google创意实验室,也在2019年应用机器视觉辨识推出「AI 交响乐团」(AI orchestra)。只要开启网络摄影机并像指挥家一样挥动双手,就会按照你的手势起伏奏出一段段乐曲。

AI 交响乐团简介影片

不需要按键盘、操作鼠标,也不需触控屏幕,仅需挥动双手就可以更自然地与机器互动,这才是她所认为的「科技」。

「虽然我们不一定是艺术家,但每个人生活中都有表演的需求。科技媒介要做的,是协助我们了解自己喜欢、享受哪里一种表演方式。」

四.众感未来:科技要「够弱」,人类才「有感」

究竟未来媒介要如何达到互动、拥有与回归原始?科技又要「弱」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人类有感?亚洲及台湾数码内容的科技应用,如何让Tea Uglow印象深刻?

你的一切好奇,就留待11月17日至11月22日由文化内容策进院所主办的「2020 创意内容大会Taiwan Creative Content Fest」上,由Tea Uglow以及来自各国的新媒介创作者来揭晓。

当全世界因疫情被迫远离群聚、留在家中时,惟有科技够弱、够不起眼,人类才能不著痕迹地与其它人共享信息,就像过去能轻易实体接触一样。而我们也才能从中达成有共识的内容、有共识的美学,进而与他人一起「众感未来」。

(本文由文化内容策进院授权转载)

「2020 TCCF 创意内容大会」活动官网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文化内容策进院 数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