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event
 

【智能医疗大家谈】Telemedicine vs. Telehealth 个人化精准睡眠医疗生态剖析

半年多来,COVID-19(新冠肺炎)造成的重大冲击,让远距医疗成为未来几年的市场主流。但是COVID-19的复杂特性,也让产学界重新审视现有的远距医疗,在技术上及观念上是否足够应付未来更高规格的需求及挑战。

睡眠呼吸气能够畅通睡眠时使用者的呼吸道。程立

远距医疗涵盖范围极广,最佳的进入方式是先选择某一项医疗服务开始建立平台及生态系统,再逐步扩充服务功能,比方说从睡眠医疗开始。由于睡眠疾病跟大多数的慢性病高度相关。在推广过程中,发现有两个核心观念非常重要,许多人不太明白,而模糊的中文翻译更加深了混淆,特别在此分享我的看法:

远距医疗健康科技背景需求

某种程度而言,我们的目标是把睡眠医疗「数码化」和「远距化」,这也正是远距医疗的基础,但是不仅于此。建构远距医疗并运用来改善慢性病已经是各国政府与医界的共识。在各种慢性病中,睡眠疾病是建构远距医疗系统的最佳切入点。

以常见的二型糖尿病做为比较,改善糖尿病远距医疗能做的有限,主要靠病患调整饮食、作息并建立长期运动习惯等自身努力,能持之以恒的人不多,这是糖尿病治疗最困难的地方。也因此无法藉由糖尿病照护需求建构一套完整的远距医疗系统。

以个人化精准平台服务来说,包含远距医疗最关键的五大要素:分析、诊断、治疗、监控、照护,这五大要素齐备了,才能产生金流,信息流、服务流,然后商业模式才能被确立,良好的商业模式是支持远距医疗长久运行的基础。相较于其它多数常见的慢性病(如前述的糖尿病),只有睡眠疾病可以在病患睡著后进行治疗,几乎难以察觉,所以不会挑战病患的耐心与毅力,同时可提供远程监控以确保睡眠医疗的质量。远距医疗若不具备实质治疗效果,以及长期后续监控功能,病患就不会愿意付费,商业模式就无法建立。

透过建构远距平台并以睡眠医疗切入市场,再结合医师全方位服务共同建立完整的商业模式与生态系统,再运用这个生态系统以及在治疗过程收集的大数据来延伸服务,扩大到其它相关共病与慢性病的照护,这个睡眠医疗生态系统就能进一步升级至多重慢性病的远距照护系统。

要建立一个完整而且可以扩增的远距医疗平台及生态系统,以下两组观念是关键核心。

Telemedicine vs. Telehealth

在中文里,这两个字都翻译成「远距医疗」,但是两者有一个重大差别。

前者Telemedicine,指的是运用Tele-care(远程照护)、Tele-surgery(远距手术)、Tele-education(远距训练)、Tele-consultation(远距咨询)、Tele-monitoring(远距监控)、Tele-prescription(远距处方)等一切远距方式与技术来进行「一次性」的疾病治疗。

后者Telehealth则是「长期」运用Telemedicine手段来照护并且改善健康。也就是说Telehealth加上了时间的因素,这正是慢性病所需要的,因为慢性病不会一次就治好。因此,睡眠平台是提供长期服务的Telehealth Platform,而不只是Telemedicine Platform。

Patient Centered vs. Patient Centric

同样的,在中文里,这两个词的翻译都是「以病患为中心」,实质上也有极大差别。近几年的医疗趋势正快速从前者走向后者。

前者Patient Centered的意义是医疗提供方(医师和护理师等)以及病患的家属,以「病患为中心」来制定医疗决策与疗程。过程中会确保患者的需求和偏好被尊重,也会说服患者努力配合决策,并且接受相关卫教知识。但是最终决策是从医疗人员角度及经验来决定,虽说是以病人为中心,但是「病人是被动的接受。」

而后者Patient Centric虽然也是「以病人为中心」,但不同之处在于信息与互动需求是源自于患者。个人化数据和互动是由患者借助各种监控科技产生,并由患者和医疗人员共同管理。个人化医学将过滤后的相关大数据与来自电子病历资料库特定患者的特别数据(包括基因组数据)结合起来。这些数据最终将架构出针对病患所客制化的医疗程序和患者管理平台。

医疗人员将监督这种自动化的人工智能(AI)算法,并通过与患者和护理人员的互动,更好地了解患者状况并提供最佳的治疗,因此「患者不是被动地接受」医疗人员的建议与决策,而是在治疗流程中持续产生数据回馈给医疗人员来修正医疗方式与流程,以达到最佳效果。

远距医疗照护平台的前置作业与生态搭配。程立

五大阶段个人化精准医疗

个人化精准睡眠及慢病平台的五阶段,就是以Telehealth以及Patient Centric两个观念为核心发展出来的完整睡眠医疗方案。这个方案就象是一个「在线虚拟睡眠医疗中心」,由平台提供给未设立睡眠中心的医院及诊所免费使用。医院及诊所不必设立实体睡眠中心,节省高额的建构成本,而且可以服务大量病患。

正确的医疗决策来自于完整的专业知识以及先进的技术根底,所以在第1及第2阶段分别培训医师以及诊所医护人员;第3阶段提供可携式的睡眠检测仪器,让病患轻松参与。这个初始检查所搜集的睡眠期间心、血、脑等相关数据,是建立远距平台个人化资料库的基础。

在第4阶段,建议确诊病患采用国际黄金治疗标准的持续性阳压呼吸器(CPAP),此仪器可以在每晚治疗过程中同步搜集数十种呼吸及生理数据;也强烈建议病患参与第5阶段的远距监控照护,因为在台湾有高达50%的病患在使用CPAP后的一年内放弃治疗,主要原因就是市场欠缺远程监控与服务,病人无法获得照护而不得不放弃。
第5阶段的远程监控与主动照护是最重要也最有疗效的服务。平台将每晚所搜集到的个别病患睡眠数据以AI算法分析判断,再将重要信息「主动」传送给负责的医疗人员来照护病患。也就是说平台的AI代替医护人员监控,平台只会传送监控数据超标且需要照护的病患讯息给医师及医护人员,其它状况正常的病患就只列入纪录。这样可以让医护人员轻松地服务更多病患。

同时也会根据收集到的数据视需要远程调整呼吸器的参数设定,让病患更正确舒服地使用呼吸器,这样的互动即是Patient Centric的一个典型范例。这也是平台之所以称做「个人化」或是「客制化」的医疗服务,而不只是单向及单次的治疗。

当然,拥有多元功能的平台,服务不限于睡眠障碍本身,因为睡眠问题与其它重大慢性病高度相关,因此也能与各科别专科医师合作落实进阶的「共病照护」。系统会依照个别不同需求,将所需要的数据传送给医师特别处理,例如心脏专科医师会特别关注中枢型呼吸中止的时间与次数,这也是Patient Centric的另一个意义。

未来这样的个人化连续性医疗服务,可望与各专科共同合作,让睡眠平台扩大到多重慢病的照护,包含失眠认知行为治疗(CBTi)、肥胖症(Obesity)与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等。疫情冲击不会在短期内消失,不论疫苗能否发展成功,未来数年的医疗需求与趋势必然会加速远距医疗发展。

延伸阅读:科技部与北市府协助布建基础建设与示范场域 发展AIoT医疗应用

作者简介

程立(Rex C.)长期旅居加州硅谷,拥有25年以上经营管理及国际市场开发经验,曾担任研华北美地区医疗自有品牌负责人,同时与美国前十大顶级医学院与医学中心,如杜克大学医学中心(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纽约西奈山医院 (Mt. Sinai)及克里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等都有成功合作经验。目前与Dr. Suzanne Shugg共同创立TelePlus公司,专注于市场主流的远程医疗Telehealth市场。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