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tech
AutoTronics2020
 

MOD、OTT兴起 台湾有线电视用户流失 业者亡羊补牢策略为何?

2007年NCC定位MOD为「开放平台」,非属有线电视服务,为电信多媒体传输平台服务。符世旻摄

自1995年行政院新闻局发出第一批有线电视系统筹设许可证后,台湾有线电视市场从各家业者独力经营,逐渐因《有线电视广播法》法律制度驱使下,逐渐走向控股集团式经营。如今,有线电视系统除面对无线电视、MOD等传统业者竞争外,OTT平台兴起,更使得台湾广电市场用户版图出现移动现象。从台湾有线电视产业发展历程,一路观察到与OTT平台的竞合,有线电视业者集团化经营下,有其挑战,亦有其优势与机会。

90年代有线电视业者合法化 首次筛选后朝集团化发展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1992年,美国指控台湾法律针对第四台、盗版CD等罚则太轻,无法落实对智能财产权的保护,考虑把台湾列为特别301条款的优先名单,其后,由当时行政院第二组、交通部、交通部电信总局、电信研究所、经建会及行政院新闻局等单位合组「有线电视系统专案小组,该小组于1990年7月提出《有线电视法》草案,后续1992年2月送交立法院审查,并于1993年8月公布实施《有线电视广播法》。

自此,台湾有线电视系统业者可正式办理登记并授予有线电视筹设许可证,台湾有线电视市场正式走向合法化,立法当时,计有611家「有线电视播送系统」业者向新闻局登记后,取得临时经营执照,是有线电视合法化的第一步。

然而当时法规规定,「有线电视播送系统」资本额达新台币2亿元者,可再向新闻局申请成为「有线电视系统业者」。1994年1月,新闻局公告有线电视经营区域,划分方式以县市行政辖区为原则,将台澎金马共计划分为51个有线电视经营区,当时规定每区最多核准5家且不得跨区经营,但对跨区经营与跨区业者间所有权转让行为却无规定。

当时总计有229家有线电视播送系统提出申请升级为「有线电视系统业者」,新闻局于1995年发出第一批有线电视系统筹设许可证,1995年底,总计有57家有线电视系统业者登记成立,至1997年6月完成6次审议后,总计达156家业者获得筹备许可。

因法规对于跨区经营并无规定,业者为求规模经济,1998年初台湾有线电视市场开始一系列业者间合并或购并行为,在系统台间合并或购并的「水平集成」下,形成少数跨区经营的多系统业者(MSO),台湾有线电视业者市场由各家独立业者转为多系统业者组成的集团主导市场。2000年后存续至当时的60多家有线电视系统业者中,主要分别由5个集团经营,东森与中嘉约10余家系统业者,台湾宽频、富洋、台湾基础网络约5~7家系统业者。

2000年后外资加速集团化 MSO出售频仍

1999年1月,《有线电视广播法》修法通过,允许有线电视与电信业者可互相跨业经营,同时开放外国人得直接持股有线电视系统业者股权最多20%、间接持股以50%为限;2002年回应世界贸易组织(WTO)市场开放的承诺,再次修法通过,放宽外国人间接持有系统经营者股份上限为60%。

1999年,外资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成立「台湾宽频通讯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开始以「多层次投资架构」间接持股方式逐步收购位于桃竹苗、台中的系统业者,为首家进军台湾有线电视市场的外资集团。

2000年,配合《有线电视广播法》修法实施后,新闻局将有线电视收费费率订价权,交由各地方政府成立费率委员会负责,但为解决部分县市未设费率委员会问题,于2001年《有线电视广播法》再修法时,由行政院新闻局设立「有线广播电视系统收视费用费率审核委员会」代审未设费率委员会县市,当时框定有线电视收费上限为600元,各县市审议委员会订定的收费费用多位于550~600元之间,且出现一般户、集合户的差别价格。

价格上限出现后,让过去「恶性杀价竞争」情况大为减少,使得整体有线电视产业至2001年开始出现盈余,但随著各县市政府逐年度调降费率,如2000年核定费率为最高上限600元的县市有14个,至2005年仅有6个县市为上限价,使得费率平均值不断下降。

随著2000年以降有线电视盈余出现,各集团间购并集成也更为盛行,加上外资集团推波助澜,以及2006年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成立与「广电三法」整并浪潮等管制下,于2000~2010年掀起一波波整并风潮,甚至连整体集团都出现易主现象。

2001年,台湾大哥大旗下台固媒体以新台币145亿元收购主要股东富洋媒体股权,后于2007并入台固媒体,为首宗有线电视集团完成交易案。2005年,凯雷集团以新台币294亿元出售台湾宽频给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该集团再透过外资TBC Holding B.V.等多层次投资方式掌握有线电视系统业者。

2006年,凯雷集团再度买下东森MSO,后更名为「凯擘」;韩国私募股权基金安博凯(MBK)收购中嘉MSO;而中部系统业者为寻求规模效益,也合组台数科MSO。2010年,富邦蔡家以私人资金成立「大富媒体」,收购凯雷集团持有的凯擘上层控股公司股份。

2016年1月,郭台铭、吕芳铭个人透过合资的海外公司Dynami Vision,以约新台币14亿元入主管理APTT基金的MANPL公司,该基金100%持有台湾宽频通讯股份,后于2020年3月经NCC通过,郭台铭出脱其持有之Dynami Vision股权予吕方铭。

2018年12月5日,延宕多时的中嘉出售案终于获得NCC通过,由林堉琳文教基金会与郭冠群等合资成立泓策创投,再由该创投旗下子公司泓顺投资出资新台币515亿元收购;后于2020年7月,大丰电大股东戴永辉取得APTT增资后14.42%股权与吕芳铭在APTT 65%股权,成为台湾宽频海外母公司的最大股东。

观察这些线电视市场版图的购并案,都为了避免本土业者为避免违反党政军持股比例规定、外资业者为避免直间接持股比重法规,均改采多层次投资方式掌握有线电视系统业者,即透过多层控股公司方式以及大集团负责人个人出资名义,间接持有MSO方式进行营运。

IPTV、OTT崛起 冲击有线电视用户与营收

2003年底行政院新闻局发给中华电信 IPTV营运执照,中华电信MOD于2004年初正式开台,当时先于台北县市、基隆市先行开播,户数总数约2万户。不过,由于当时MOD本身法规定位、频道数低于20台以下,导致用户数成长幅度未如开台当时中华电信设定的「1年冲10万户,3年达100万」目标。

2007年NCC定位MOD为「开放平台」,非属有线电视服务,为电信多媒体传输平台服务,在平台服务费每月89元且不得收取机上盒月租费,以及2008年开播HD TV后、频道数逐渐提升至150台以上、以及提供Live节目可暂停或回播的restart功能等有线电视无法提供的功能,使得用户数开始增加。

2011~2017年间,MOD与有线电视系统业者间发生「抢频道大战」,最终透过实施频道分润制度,MOD暂时稳住频道数量基盘。2019年8月MOD推出3个「自由选」方案,定价新台币200元、300元及350元,消费者可自选20个、50个、190+频道,导入多种套餐弹性机制,吸引更多潜在用户,带动2019年第3季订户达到209余万户高峰。

2014年5月起,各大电信业者4G通讯服务陆续营运,2015年起台湾使用手机上网比率已高达78.7%,OTT业者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且部分平台背后业者,往往不是传统广电产业成员,如网络服务业者、银行业者等,部分甚至不一定是本国业者。

当前国内较知名OTT平台LiTV、Line TV、四季在线影;国外OTT平台爱奇艺、Netflix等,均在2015年至2016年间加入角逐广电市场,主打「随处可看」、「零碎时间也能追剧」,搭配更多自制戏剧,成功吸引消费者青睐,导致全台有线电视订户自2017年第3季524.8万余户高峰后,逐年呈现下降趋势,甚至连MOD都备感威胁。

2019年1月25日,中华电信甚至与Netflix签约,MOD推出Netflix随享方案以及专属机上盒,以争取更多OTT用户;2019年底,即便在=疫情促进宅经济发展下,台湾有线电视、MOD用户却不升反降,更可见OTT对于台湾本土广电产业冲击。

反观美国OTT业者Netflix,在疫情肆虐下进一步提升海外市场收益。2020年第1季该公司营收约58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增加29%,其中亚太区的营收则为4.84亿美元,虽只占该季整体营收的8.3%,但单看亚太区市场而言,年增率高达51.3%,为营收成长最快的市场。

2015年OTT崛起后,使得台湾整体有线电视系统营收自2015年新台币391亿元高峰逐年下降,对照整体广电产业营收自2015年逐年上升,使得有线电视系统所占比重已从2015年的24.4%,跌至2018年的19.7%。

中部有线电视业者为全国缩影

台湾有线电视系统整体营收受OTT冲击影响,用户数不断减少,导致营业收入自2015年以来不断减少。火上浇油的是,2014~2018年间,全国有线电视业者的「业外支出」均高于「业外收入」,2018年甚至创近4年来最高,营业收入减少又加上业外支出提高拖累,导致2018年整体产业的税前净利已降为负数。

在各县市层级上,不同经营地区的业者则呈现两样情,都会地区经营业者,如台北市、新北市、高雄市、台中市等每家业者年平均获利率于2016年均为负数,台中市甚至于2014年就已是负值,反观;乡村地区县市,如南投县、云林县、宜花东等县市,获利率均为正值。

若再对照各县市订户数,可发现都会型地区的用户,较多流失至OTT平台,乡村型县市,可能因为订户较习惯于传统有线电视收视方式,订户数流失较缓慢,中台湾业者与全国业者情况雷同,但台中都会地区业者受用户减少冲击更早出现。

为促进各经营区内有线电视系统业者良性竞争,2012年8月,NCC将有线广播电视经营地区划分进行调整,原经营区51区调整为22区,并开放业者可以跨区经营的想法,新进业者须以有线电视数码化为申请条件,并充分说明资金来源后,经NCC审查通过后,允许其跨区经营。

中台湾业者中,增加了经营全彰化县的「新彰数码」业者经营,然与台北市、高雄市新增全区经营业者相同,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此亦造成彰化县全体业者年平均获利率受到拖累,为少数乡村地区年获利率为负值县市。

有线电视业者以多元服务抓住不同客群

随著OTT平台崛起,有线电视业者需要调整策略。依照「愿付价格高低」、「观看时间多寡」可将收视客群区分为四种象限,OTT业者主要优势区在于利基型客户、CP值型客户,多以年轻族群为主。对于此类客群,OTT平台透过原创且具一定质量的原创自制戏剧、娱乐内容,成功吸引两类型客户成为其付费或免费观看客户,足见高质量的原创内容对于年轻族群客户具有吸引力。

台湾有线电视业者可思考与频道业者合作,以专案而非过去的购并方式,投资具一定拍摄质量的本土节目制作业者或新创业者,提供更多高质量原创性内容,另外针再对用户愿付价格多寡,提供不同客群的付费机制、广告收入等营收收取模式。

此外,针对目前传统型收视客户、低价收视型客户而言,此二客群有线系统业者仍有优势,主因在于此部分客户观看时间较长,多为具有较闲暇时间的客户,因观看时间较多,多半采取固定地点收视,典型客群为中高龄、退休族群。

此类族群数码转型度较低,对于学新OTT平台的新操作界面也比较怯步,有线电视业者策略除提供更多高质量原创内容外,如何减少用户操作学习障碍亦值得考虑,节目内容上,可以较具分析性新闻、知性、养生为主。

中台湾有线电视产业近年来面对OTT竞争,也已积极从机上盒导入智能家庭、智慧城市、OTT服务等方式,除了加入OTT行列外,更透过跨业结合多方服务,提升客户黏著度,亦是可行做法。

不过中台湾MSO业者,相较全国性大型MSO业者,资源较不丰沛,除加快集成脚步外,亦可透过政府捐助的财团法人或在地广电公协会,订定彼此可接受的分润机制后,以集资方式投资优质内容节目,搭配中台湾景点进行取点,一并带动中部影视观光产业发展。

OTT平台兴起虽对有线电视系统业者造成一定程度冲击,但有线电视仍有一定规模付费客户群,仍有一定资源迎挑战,万变不离其一的原则是,掌握不同客群提供其需要的收视服务,谁就是广电产业的收视常胜军。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