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TResearch
event

【数码转型 台湾最行】厘清企业盲区 数码化不等于数码转型

数码转型时代,数据价值越来越受到重视,企业也开始以数据驱动转型方向。本周《数码转型 台湾最行》第九集,DIGITIMES邀请到过去已辅导过百家以上制造业的顾问专家勤业众信经理韩世伟,以及翔威国际副总周世杰,将分别从Top Down与Bottom Up不同角度,解构数码转型跟信息价值的关联。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韩世伟指出,数码转型跟数码化工具不能画上等号,同时也强调,数码转型仍需建立在数码化之上。法新社

导入数码化工具,就是数码转型?

很多企业认为导入信息系统就是数码转型,但其实这是错误的想法。韩世伟指出,数码转型跟数码化工具不能画上等号,同时也强调,数码转型仍需建立在数码化之上。

韩世伟进一步指出,过去的数码化强调单一功能性优化,如提升作业效率,但数码转型涉及营运范畴的改变,包括组织架构、作业流程、供应商协作,甚至创造数码产品等,绝不会只着重于数码工具的应用面。但不可讳言,在进入数码转型前,数码化仍是相当重要的支撑。

而以MES厂商翔威国际的角度来看,周世杰则点出,数码化的前提必须先建立合理化与标准化的作业流程,透过自动化产生与收集大量结构化资料,后续才能做为企业数码转型时,用以分析与决策的根基。因此数码化可说是数码转型的「第一阶段」。

进入数码转型 KPI制定也得跟著转型

KPI一向是企业在评估决策成效时所习惯建立的量化信息指标,但当企业进入数码转型,KPI的订定标准与策略也需要跟著转型。韩世伟建议企业未来在订定KPI时,应先依据转型目标订好题目,再进一步寻找可支撑此题目的指标有哪里些。

举例来说, 当企业目标打入高值化市场,在生产质量提升的要求下,可以藉此延伸出象是制程良率、短工率或设备维修周期等可支持生产质量提升的重要指标。

另一方面,从执行层面来说,周世杰则是建议KPI的制定应摆脱单一角度,而是在管理目标上,从体质、增效、降本、减存等四种不同面向来看。有时候工厂稼动率高,但维修率、重工率也高,在这样的情况下,单一指标高并不能解释完整的全貌。因此在讨论与审视整个KPI之前,应先将各面向定义好,从流程面、功能面相上同时审视KPI的表现。

此外,担任顾问专家多年,韩世伟也建议在数码转型时代,包括资服业、软件服务业或是硬件厂商,应群聚多方能量以建构生态系为目标,一旦生态系成形,即可藉重平台能量,透过公协会或辅导顾问的协助下,在企业转型阶段中有系统性地明确订立出合适的解决方案与工具。

(更多内容请锁定《数码转型 台湾最行》)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勤业众信 翔威国际 数码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