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
event
 

【数码转型 台湾最行】疫情之后 台湾数码转型迎来重要分水岭

贸易战尚未停歇,COVID-19(新冠肺炎)又迎面而来,接二连三的冲击下,不仅动摇了全球社会秩序,也撼动了产业赖以发展的全球化基石。接踵而来的防疫隔离、供应链断链等,更造成需求端与供给端发生剧烈改变,防疫期间,业者注入新科技以维持公司营运治理与生产决策,却恰好加速了制造业在营运端与生产端数码转型脚步。

外在环境变动剧烈,企业为此又该如何因应呢?DIGITIMES社长黄钦勇与新任中华民国信息软件协会理事长沈柏延分别透过不同角度,分享最新看法: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沈柏延认为,数码转型扮演辅助角色,一旦企业未来营运轴心确立,两者将会紧紧绑在一起,继而产生很强的竞争推动力。廖家宜

台湾将在2020年迎来重要分水岭

「2020年对台湾来说是重要的分水岭。」贸易战与疫情接连冲击全球,台湾虽也身受其害,但DIGITIMES社长黄钦勇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却直言,此时对台湾其实是好机会。

黄钦勇指出,全世界计算机产业九成来自台湾电子业的贡献,台湾有相当优秀的制造经验,虽然早期自电子业从台湾迁移到中国大陆设厂后,一方面因仰赖中国生产体系,另一方面也因缺乏足够资源回台做适当投资,过去20年确实面临不少压力,但2020年却是相当重要的分水岭。

黄钦勇认为,包括5G时代的确立,以及此次疫情促成国内市场的重要性提升,加上防疫体系塑造的成功典范等,都让台湾找到机会藉此强化软硬件集成,或是串连北中南同步运行,因此与其说疫情造成冲击,实际上对台湾而言却是转型的最佳时机点。

迎接新角色定位 台湾朝全球高阶制造中心迈进

然而面对外在环境冲击,台湾产业又该如何应对?对此,软协理事长沈柏延分别从短期因应与长期布局分析,首先短期内,企业当务之急应先审视、盘点手中的资源多寡,重新检视风险,并从中善加利用现阶段可帮助企业维持正常营运的资通讯技术,如视讯、远程作业、协同开发等。

而疫情之后,沈柏延则认为,台湾的角色应转型为高阶制造中心,并强化研发跟制程两大关键,而台湾过去擅长的ICT产业,更将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不管是针对材料研发投入大数据分析、利用3D打印技术进行模具的快速开发,或是透过信息科技优化制程等,台湾成熟的ICT产业俨然是最强大的后盾,因此台湾如欲往高阶制造中心转型,从政府到产业界,都应该加以重视。

数码转型形塑的模样?

「数码转型虽非万能,但没有数码转型却是万万不能。」沈柏延认为,数码转型扮演辅助角色,一旦企业未来营运轴心确立,两者将会紧紧绑在一起,继而产生很强的竞争推动力。而在诸如5T(IT、OT、CT、DT、ST)以及5G技术越趋成熟下,也可以想见新的应用与技术将会不断冒出头,成为企业产生新价值的养分与力量。

而黄钦勇则是认为,企业数码转型的成功要素有三,包括员工与客户皆积极参与,且企业本身需拥有数码资产才有转型的本钱,更重要的是,商业模式需有独特性,黄钦勇强调,转型是为提高差异化,当企业与竞争者的差异化显而易见时,附加价值才能够被凸显出来。(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数码转型 台湾最行》)

为伴台湾企业走向正确的数码转型之路,DIGITIMES未来也将与软协合作制播一系列的影音节目《数码转型 台湾最行》,将透过系列性主题探讨制造业的数码转型,从定目标、拟策略,到实务的导入,将邀请产学研各界专家深入剖析。节目预计每周二、四播出。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中华软协 数码转型 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