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订报
DForum

从新药到数码健康 资诚曾惠瑾:20年来新创商模与里程碑越发明确

新创努力推出新技术,文化逐渐成熟带动商业模式与发展蓝图越发明确。Unsplash

台湾生医新创随著时代推移有著不尽相同的进展,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副所长曾惠瑾分析,从2000年至今,20年来的生医新创在企业发展蓝图的擘划、商业模式的弹性选用、跨国链接的有效合作上,台湾都有了更具体的作法与成效。

20年来从新药到数码健康 数码新创囊括大健康、医疗、长照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副所长暨生技医疗产业服务负责人曾惠瑾相当看好新创的未来发展,同时也提醒新创注意网络建立与配套服务。曾惠瑾

曾惠瑾表示,相较于现在,2000年代的新药研发的创新团队很多海归,规模较大、社会关注较多;2010年代的高阶医材创新则由STB(台湾史丹福大学医疗器材产品设计人才培训计画)带起一波新的浪潮;2020年代由于政府大力推动人工智能(AI),「软件即医疗器材」(SaMD)的新创如雨后春笋,纷纷从融入大健康、医疗、照护生态的数码健康方向出发。

数码健康生态系也融合发病前的健康照护、亚健康生态;生病中的医疗与医材创新;康复后的复健、长期照护等领域,每部分都有特殊的消费型态与服务模式。目前台湾生医新创在数码健康方面,正在萌芽与奋力长大中。近期因为2019年爆发疫情的缘故,公共卫生、远距医疗、分级医疗各领域都促成许多创新医疗与健康服务崭露头角。

放大格局与选题

推出服务的过程中,新创努力构思题目,曾惠瑾分析,因台湾市场规模限制,企业愿景与市场视野都要放大,以大格局的角度出发、放眼国际,集成细微的垂直应用,有机会让技术服务不仅满足台湾医疗中心的需求,也能走向全世界。

从全球的角度来观察,其实各国生医新创都在找获利模式。在新创生态成长发展上,有非常多的先驱烈士挫败在创业途中。然而,存活下来的凤毛麟角,就有变成独角兽的机会。2000年的互联网「. com」泡沫化即为最鲜明的例子,然仍有Google、亚马逊(Amazon)、PayPal、Netflix等历尽风霜但成功存活新创团队。这些独角兽成长路上,逐渐有了购并中小型的新创的资源,这样新创生态将可能会是未来常见的样态。

商业模式怎么思考? 国际网络如何建置?

曾惠瑾分析,数码健康的商业模式关键要素在于,产品类型从传统的产品与服务跨入平台、数据价值,甚至到建构生态系;使用者从传统医护人员、医管人员,到现在的患者、雇主、甚而保险公司;收费模式亦从传统依产品数量、依使用次数、依使用者数,到走授权模式、订阅制,依医疗效益分润,凡此,皆需要完整网络建构及配套流程

无论是新创与新创之间的合作、新创与医院、与诊所、与居家和消费者个人,甚至新创到付费者间等,资源的串接,由谁主导、是否有轮流或交替的可行性等,如何共创多赢,都需要深入评估与思维,也才能创造执行综效及获利模式。

在百家争鸣的新创数码健康领域创投界或许也能协助其成长及全球化。拥有良好的资源、资金、人际网络的创投,尤其国际型创投在此点可能扮演更到位的角色。能够协助选题与发展方向,明确导入资源并提点新创资源有效配置,能协助建置关键网络及市场的临门一脚,也因为目标蓝图清楚,在里程碑的达成上有更严格的要求,也能够在正确的时间点,引入正确人才或与其它团队携手集成,共同催生新创概念与真实营收。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