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be
event
 

餐饮机器人能否正式打入日本餐厅眉角多

调理机器人技术优秀,餐饮业曾期待,但现在却面临成本与事业模式问题。图为系统化便死机器人技术展示。法新社

日本少子高龄化带来的缺工问题,引发各行各业引进自动化与机器人的话题。2019年日本天皇与年号更替时,备受社会讨论的新趋势中,餐饮机器人就被视为新趋势之一;事隔1年,餐饮界对新科技的期待并未转淡,但如何说服引进新技术、明显增加获利,成为最重要的问题。

家电中种类最多的是厨房用家电,从好处看这意味厨房自动化商机庞大,从坏处看则是不同料理要求差异很大,很难推出简单几种设备就满足厨房餐厅的庞杂需求;而且食材的规律性不足,增加机器人自动辨识难度,因此机器人厂商宣称采购机器人比找工读生便宜,餐饮业者却表示加薪更便宜有效。

就像日本零售物流在2010年代上半引进RPA(流程机器人),却成效不佳的原因,业务缺乏系统化,引进机器人徒增混乱;但厨房流程系统化以后,由于协作机器人在日本法律上尚未解禁,加入机器人反而增加混乱,而且也不需要再添加劳动力,为了引进机器人的事先准备,会带来不需要机器人的结果。

另一个方法则是整个厨房都是机器人,先不论食材管理之类依法还是要人类负责,以需求量最大的便当业者而言,从10~20种菜色中选4种装入便当盒,系统的复杂度与成本,也让多数餐饮业厂商踌躇不前。

当然,有些简单的料理可以做到全机器人,比方日本电信大厂投资的美国硅谷披萨新创企业Zume,在2018年就推出机器人自动披萨制作服务Zume Pizza,但该公司在2020年1月对相关部门裁员50%,并结束Zume Pizza服务,转而提供相关技术与耗材,这消息更让外界看坏餐饮机器人事业当下的可行性。

如日本餐饮连锁企业养老乃泷在2020年1月23日~3月19日之间的实验,0号店机器人酒厂以机器人替消费者调酒供酒,机器人上还装1台显示器,做出表情吸引消费者,虽然是与主服务无关的噱头,但自动贩卖机其实已能自动供酒,太简单的料理其实没必要引进餐饮机器人。

当然不只是机器人厂,就连厨师都看好餐饮机器人代替人力,而且像现有洗碗机升级版的自动洗碗机,减低清洁人力需求的扫地机器人,或是自动运送食物食材的搬运机器人,也都逐渐加入餐厅,但调理机器人目前表演价值仍胜于调理价值,如何从制度与事业模式去克服才是问题。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日本 协同机器人 调酒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