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CC
DForum
 

数码监视指数成长谁受益

透过屋主自主安装的Ring视讯门铃,有助于实现原本难以建构的严密警方监视网。亚马逊

监视与保全技术号称可提升生活空间安全感,但研究显示更多的监视装置、警示、通知,反而强化监视者与被监视者的不安,甚至造成焦虑与恐惧,持续助长负面回馈。推波助澜的厂商可能才是最终的赢家,因此谁才是智慧城市监视系统真正的受益者值得深思。

根据Fast Company报导,数码平台将社会关系简化为交易以便于管理,人们透过App与使用者接口不用跟人互动即可满足需求,包括Uber与速食店的触控屏幕点餐Kiosk都是如此。过去几年数码监视呈指数成长,都市环境部署监视装置的规模也急速扩大,虽让生活更有安全感与方便并使宵小有所警惕,但也有隐私侵犯、强迫性、错误解读等风险。

智慧城市可能被视为是豪华监视(Luxury Surveillance)的象征,所谓社区意识是由个人便利性等需求所驱动,而自愿或支持部署监视装置与设施的居民则是受惠者,例如部署于纽约曼哈顿西侧哈德逊园区(Hudson Yards)的大量摄影机与传感器,便是意图以无缝(Seamless)存在的方式,监视拉丁裔与有色人种等被视为犯罪或过度监督、边缘化的群体。

对居住在非富裕市区的居民而言,豪华监视的前提恐怕难以适用且对效益也有不同解读,反而会视其为非自愿性的强制监视(Imposed Surveillance),例如底特律市的绿灯计划(Project Green Light)目前已在营业至深夜的商店外围,部署500多部具备脸部辨识功能的摄影机与闪绿灯的警报器,市长表示未来还将扩充至逾4000套。

亚马逊(Amazon)的Ring视讯门铃(Ring Video Doorbell)连网监视装置,营销强调能成为消费者的好帮手与尽职的保全,宣称可提供相当于社区居民守望相助的功能,人们可将住家附近可疑活动、相关的布告或是Ring视讯门铃监视摄影机录制的视讯,上传至亚马逊的社群网络Neighbors,并可让Ring视讯门铃的使用者接收住家附近突发事件的警示通知。

不过所谓突发事件有可能并非犯罪行为,而监视装置可能助长对违规或违法行为的过激解决方案,美国民主计划(American Democracy Project)的一位主管指出,Ring视讯门铃可能造成人们小题大作,甚至变造或伪造录制的视讯,例如原本可私下和解、非情节重大的恶作剧行为,有可能因为监视装置拍摄到的影片证据,而成为需要执法单位介入的情况。

纽约民权联盟(New York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资料显示,2014年纽约警局(NYPD)的区域感知系统(DAS)监视基础设施当中,运行中的车牌自动识别系统(ALPR)有近500个,此外还用到化学与放射性物质传感器以及监视摄影机等装置,NYPD可藉此缜密追踪纽约市内车辆的活动,一般消费者也可自行安装ALPR在私人物业或社区入口。

大量部署ALPR拍摄、储存、辨识车牌,并跟具有22亿笔位置资料点(Location Data Point)的资料库交叉比对,可能让车辆随时受到监视而无所遁形。但人们过度关注外来者却可能更加恐慌,不断提升的监视能力与范围只会强化负面效应。此外具备随时追踪与辨识能力的监视设备,仍有机会出现辨识错误,或是虽然辨识正确但却错误解读为从事非法活动。

目前全美暴力犯罪频率正在下降,Ring视讯门铃的吓阻作用或许让使用者感到更安全,但也可能造成过度警戒与强化对犯罪的焦虑,甚至成为助长公共空间军事化的「帮凶」。如果警方要在所有家户部署监视摄影机,一般屋主可能会有所犹豫,但透过屋主自主安装的Ring视讯门铃,反倒有助于实现原本难以建构的严密警方监视网。

监视技术监督计划(Surveillance Technology Oversight Project)的创始者在Motherboard的报告指出,Ring视讯门铃的存在与运行会让送货员与服务工作者感到持续受到监视,可能对其其自主性、隐私、情绪都有负面影响。此外Ring视讯门铃遭骇的事件,也凸显人们在使用Ring视讯门铃作为家中保全装置时,可能意外让自己成为被黑客监视与窥探的目标。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