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IBM
event

新创加速器不只应加速成功 也要能加速发现”失败”

创业约有95%会失败,然而那些失败得尤为惨烈的新创团队,往往是因为过于执著于产品、商业模式雏形。李建梁

科技部长陈良基积极推动新创产业发展,一时各大学、大企业,或是由第三方设置的加速器、孵化器、育成中心等如过江之鲫,让台湾新创产业看起来动能十足。然而在2019年失败者年会上,AirSig创办人陈柏恺与和沛科技总经理翟本乔在联合受访时,却对台湾的创业培育体系提出了另外的见解。

翟本乔指出,加速器、孵化器或是育成中心对新创团队来说,能够在初期为其培育企业的经营能力;然而对新创发展更关键的是,新创培育机构中,是否有具备市场嗅觉的业师或是先进,能够及早针对新创的商业模式提出建议或是修正。

翟本乔表示,创业约有95%会失败,然而那些失败得尤为惨烈的新创团队,往往是因为过于执著于产品、商业模式雏形;再者,缺乏业师实时点醒,给予调整方向的建议。

加速器也应加速〝失败〞

对此,陈柏恺指出,新创培育机构确实降低了新创的入场门槛,给予他们更多的曝光与讨论声量;然而这些机构却鲜少强调商业模式的修正或是轴转。培育机构若没有业师每天对商业模式、产品、市场进行提问,便很容易让培育机构的氛围变得过于舒适,甚至流于温水煮青蛙。

而除了外在业师的督促与警惕之外,翟本乔与陈柏恺两人皆指出,新创团队对待产品、技术的心态,应该更为理性,且在必要时须切割;商业模式若好,就保留,若是不好,就淘汰或是轴转,千万不应该有「爱产品」的心态。

无独有偶,翟本乔与陈柏恺先后在不同际遇下解散公司,谈及最终决定退场的因素。陈柏恺指出,关键在于市场,当新创已经在市场上受到肯定,只是缺乏资金时,这样的情境值得一撑;然而若是迟迟找不到明确的买者,那又凭什么认为多撑一年,就能逆转公司的景况?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