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报
NVIDIA
 

百年企业康宁与福特如何利用外部机会激活企业创新能量?

台湾康宁政府事务暨公关副总经理李绍康(右二)与前福特六和总裁范炘(右一)谈企业外部创新。台大创创中心提供

百年企业如何在传统中寻求新的机会?近日台湾康宁政府事务暨公关副总经理李绍康与前福特六和总裁、现任台大创创中心个人导师范炘受邀出席「打造企业与新创合作平台论坛暨台大创创中心Demo Day」时,分别提到百年企业如何拥抱创新,虽然两家企业分属不同产业领域,但却不约而同在对的时机点,善用外部机会激发企业内部的创新能量。

台大创创中心执行长曾正忠以柯达为例,点出数码转型对于企业发展的重要性。1881年创立的柯达最家喻户晓的产品是胶卷底片,甚至在1975年发明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然最终却在2012年宣告破产。当时业界普遍分析,认为压垮柯达最后一根稻草的缘由,是因为这间传统底片厂商跟不上数码化脚步。

当新的机会来临,却与过去成功的方程序不一样,不只是因为新科技的加入,而是整个经营逻辑都会改变,曾正忠点出企业数码转型的重要性,然而通常因为大企业体制僵固,内部创新缓慢且困难,这时就需要导入外部成长动能。事实上,不仅寻求外部成长动能,来自外部的刺激也是激发企业突破创新的重要驱动力。

创立于1851年的康宁玻璃是一间材料制造商,投入包括陶瓷、玻璃、光纤等传统材料的技术研发。康宁活跃于多个技术领域,除了是面板产业玻璃基板主要供应商之外,所生产的大猩猩玻璃(Gorilla Glass)也是目前主流智能型手机市占率最高的盖板玻璃,也是苹果玻璃屏幕的老搭档。

外界好奇,面对两大产品线,康宁是如何找到应用点?李绍康指出,虽然康宁每年都会投资营业额8%至10%作为研发资金,支持内部进行技术创新,但仔细翻开产品历史却不约而同发现,成功的产品却是来自于外部需求,而夏普跟苹果,就是刺激康宁的两股驱动力量。

例如康宁过去曾将玻璃基板应用在汽车挡风玻璃,然成效不彰,康宁也归因于当时不够真正了解市场需求,客户不买单,即便产品再好,仍然找不到突破口;直到夏普找上门,面板产业对于薄玻璃片有需求,这项技术才真正让这条产品线转亏转盈。

另一个例子则是康宁打进苹果供应链。在iPhone问世前,过去康宁就已研发出强化玻璃技术,然一直到2007年Apple iPhone横空出世,创办人贾伯斯一通电话找上门,康宁才将这项技术真正应用到产品端,打进消费市场,成为现在全球主流智能型手机的最大供应商,而在《贾伯斯传》中也记载了这段故事历程。李绍康因此点出,从康宁历史经验看来,外部市场需求的转变,不见得是让企业被淘汰,反而可善加利用此机会,藉由外部刺激,为既有技术带来革新,或许会成就另一番事业。

而转到汽车产业,又是如何激荡创新火花?曾担任福特六和总裁的范炘指出,因为汽车生命周期长,车厂看的是未来十年的长期发展,因此通常业界一般熟知的R&D单位,就会拆分成两个阶段,各有不同任务。

举例来说,R单位会关注未来十年车厂认为具有前瞻性的技术,并与学术单位或外部企业共同深耕基础研究,而待技术成熟到一定程度后,再转到D单位。范炘因此就以超市货架形容,福特将R成功研发的技术放到货架上,因此当车厂准备要发展下一代产品时,D单位就可以从货架上选用这些技术,因应市场与顾客需求,跟产品结合。

此外,范炘也提到与外部创新合作的可能。他指出,当企业内部投入大量成本研发,即便产品最终无法实际在市场量产,或是无法符合市场客户需求,但往往希望最终仍能产出成果。因此福特过去二十多年也积极从外部引进活水,藉由象是合作或是购买技术专利,来激活内部原有的研发能量。

不过以汽车产业来说,其产业链太过庞大,因此车厂会比较专注于核心技术包括产品设计、生产制造技术以及动力系统如电动车等的研发上,至于其它技术就会寻求与外部合作。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