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报
event
 

直播平台善用AI、大数据 浪Live研发团队有一套

浪Live直播平台自2017年推出后,至2019年,App下载量已超过440万次、每日平均用户观看时长超过109分钟、每日平均开播的直播主超过6,000人。然而,种种的数字成果得来决非偶然,背后其实有著深厚的技术与知识配合。

负责浪Live直播的大数据与AI核心技术应用技术总监王教昌表示,透过会员大数据分析,浪Live可以清楚掌握观众与直播主的需求,除了基本的会员性别组成、区域、使用习惯分布的信息外,观众偏好哪里些类型的直播主,也能进行统计后,搭配自动推荐相关直播房,提供观众与直播主更多互动机会。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浪Live团队合影,左起iM短影技术总监李宗翰、浪Live财务长黄文杰、营运长张欣婷、技术总监王教昌。刘妍希

浪Live从大数据分析中,更了解用户使用偏好,王教昌举例,浪Live主要使用族群约在18至34岁间,但是主要付费族群则在25至44岁间,这样的数据分析,让浪Live能够精准掌握观众,依照不同用户调整策略。而透过大数据分析,浪Live也发现,在才艺直播观众的回看直播偏好上,更倾向短影精华或观看剪辑后的直播内容,而不会再观看原始时长的直播内容,因此促使浪Live调整营运策略,不再提供直播原始内容重看服务,改推出iM短影服务,提供直播主上传直播内容精彩片段或是其它非直播影片,增加观众互动时间。

不仅于此,为具体落实浪Live「以不羶色内容为号召,各种才艺才能为主体」的核心创业理念,王教昌表示,浪Live团队中约有40至50位研发人才,占全体团队比重超过25%,分别来自于国内外各IT大厂,共同开发AI自动影音内容辨识机制与卷标化,可对违规内容进行自动初筛,大幅减少平台客服拨出额外人力监看各直播房或短影,未来将持续完善AI演算、创造AI应用场景,朝智能直播短影创作平台迈进。

在未来技术观察上,特别是5G、AR/VR技术对直播平台的影响,浪Live财务长黄文杰以过去曾经在电信产业服务过的经验,结合目前投入浪Live后的观察,认为5G对于直播产业较需求处在于「特定情境」上,例如当直播主出外景、策划线下实体活动实况百人甚至千人集体直播等情境上,一旦单一外景地点直播上下行人数过多,5G的大带宽、低延迟特性,才能满足直播平台需求。

黄文杰提醒,依照浪Live的用户使用情境,绝大多数状况,浪Live用户多在室内里上网直播或收看直播,这部份的用户因为在室内,多半使用固网、室内WiFi等宽频联机方式联机,带宽不够造成延迟的机会较低,且直播内容除非是游戏赛事等直播,一般而言,才艺型直播重视串流播放顺畅稳定,而非超高精细画素,因此目前浪Live直播全程采用HD画质,已能满足绝大多数用户需求,因此在5G应用上,属于特殊情境下需求,而非普遍性需求。

AR/VR技术应用于直播上,浪Live创始团队成员同时也是iM短影技术总监李宗翰认为,由于制作AR/VR的直播终端设备的运算能力仍然不足,且不普及,加上观看端需要更大宽频的串流空间,种种不确定性。会延缓AR/VR技术导入直播,不过,浪Live团队也在评估未来直播可能优先导入的AR/VR应用,后续终端硬件能力到位,不排斥尝试相关应用。

浪Live团队认为,直播已经不光是一种技术,更是已成形的产业规模,大陆的社交直播上市公司代表YY/陌陌/Bilibili,以及游戏直播的虎牙/斗鱼都是产业崛起的明证, 台湾如何透过直播造星培育计画,投射更多落地营运的优质内容,扩充直播产业生态系,甚至可能发展成为「营销台湾」的数码内容,浪Live坚持耕耘台湾优质的主播,也需要产官学界共同努力,例如:经济部工业局补助开发计画、直播业者如何与教育机关进行公开训练课程、产学合作等,都是未来值得进一步探讨的课题。

浪Live 2017上市时的第一支电视广告影片《去兴风去作浪》

影片说明:浪Live 2017上市时的第一支电视广告影片《去兴风去作浪》,生命是一场精采的Live直播,勇敢直前勇往直播,影像传达以多元才艺为主,坚持不羶色的直播社交品牌定位。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影音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