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tra
活动+
 

软领科技执行长翟海文专访:终端崛起,物联网应适时「下放智能」

软领科技团队合照。软领科技

曾是「前友讯人」的翟海文,在与台湾硬件业者接触过程中,挖掘到业者对「物联网平台」的高度需求,于是在2017年创办软领科技,目前已是台北市政府重点扶植新创团队之一。但他的创业并非一路顺遂,从最初一心想提供通用型物联网平台,到后来发现:物联网需要的,是高度客制化服务。

当大家都谈论「万物连网」,他却觉得物联网更应该建立「终端」概念,并适时把智能下放。当各界都在讨论5G通讯技术,他指出更应强调硬件为何要联机、联机目的又是什么。他认为,惟有硬件连结后能提供更佳服务,才能让使用者不计联机成本,并愿意自愿提供个人隐私资料以换取服务。以下为专访内容: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软领科技执行长翟海文。刘妍希摄

问:您待过电子零组件媒体通路、IT代理商、网通原厂,也加入过2家新创团队,现在又创办云端软件公司,这些经历让您如何看待台湾的网络、通讯产业演变呢?

答:我原本主修食品化学,但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却走进IT领域,在90年代担任电子零组件出口杂志的广告AE,开始摸索「通路」概念。在第一波网络泡沫快开始的90年代末期,再转进网通代理商担任业务,看到当时公司开始试著「网络化」,成立新部门推动类似现今的B2B电子商务。

约在1999年,我进入台湾网通大厂友讯科技,刚好经历友讯最大波转型期,将品牌与代工分家,奠定日后的明泰科技、友劲科技等本土企业基础。不过,2013年底认为纯硬件产业已经走不远了,即便大厂也不例外,因此离开后投入创业。在前友讯执行长曹安邦支持下,共同创办国际型B2B电商平台集市雅,但当时认为自己仍然无法掌握云端技术,因此1年后交还管理权。

尽管如此,对亚洲云端市场发展仍然持续关注。因为在集市雅时曾采用数码无限软件公司的混合云技术,之后便加入数码无限,协助拓展业务、募资;虽然过程比集市雅时期更辛苦,却也从中看到亚洲云端市场的潜力正流向东南亚、中国大陆市场,于是决定创办软领科技。

从网通业走入软件业的经历让我观察到,尽管工业计算机业者亟需能将云端架构自动化的物联网平台,但因为硬件业者内部缺乏软件人才和云端文化,认为开发软件理应搭配1项可贩售的硬件产品,因此自行开发物联网平台对他们来说,具有极大风险。

风险之所在,机会之所在。硬件业者「不敢做」或「难做到」的事,也因此成为我们可切入的缺口。

问:投入物联网平台创业后,该领域市场需求与原先想象有出入吗?

答:我认为平台(platform)是一种应用(application),也就是:搜集各种设备资料后用视觉化呈现,并把架构全面自动化,让企业不必额外开发,就能看见、控制每个程序。因此,最初我采用亚马逊(Amazon)AWS的「无服务器架构」(serverless)技术,想打造一个通用型(general-purpose)物联网管理平台,让企业可以随时管理物联网装置、数据及保存数据。

但产品实际接触市场后,才发现物联网是极高度客制化领域。观察目前市面上所谓的物联网平台,其实比较象是由平台创办人做庄,让企业客户把资料传上去;但理想中的物联网平台应该像「烤箱」,每间企业自行把材料放进去后,就能烤出属于自己企业商业逻辑的面包。所谓的标准化、自动化,其实很难在物联网垂直领域实现。

为何难以实现?因为当工厂推行产线自动化,代表交货标的、料件等制程环节都要「被标准化」;但现今即便是追求标准化、自动化的工厂,如果商品要销售到较远的市场,业者为了确保质量也会倾向「当地生产」,而非一味追求自动化、标准化。

物联网云端架构的思维,其实与工厂「当地生产」思维类似。就像有些产品的工厂供应链要愈近愈好,数据也需要离资料中心愈近愈好;而当新产线使用不同材料,就会需要一套新制程,物联网云端也是如此,只要有一点点改变,就会带来许多变动。

这就是物联网对「客制化」拥有庞大需求的原因。或许基础建设和架构可以自动化、标准化,但垂直领域很难,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提供标准服务的自动贩卖机,而是能敏捷变化的烤箱。

问:在5G迈向商用化之路后,许多人更常提到「万物连网」,但您似乎有不同想法?

答:约10年前在美国参加论坛时,当时就有科技人强调未来所有东西都要连网,而当时虽然联机成本不低,但也有出现相对便宜的NB-IoT;直到2018年电信业者「499之乱」后,现今台湾的联机成本早已降低许多。

然而,就算联机成本很低,我们就需要把万物通通连网吗?物联网中的许多资料数值其实很小,远远比不上影像档案来得大,不一定需要用到5G;它们只是数量多,例如:每秒不断变化的温度数字,看似数量庞大,但其实传出来的数值非常小。

而在不少情况下,物与物之间的通讯其实毫无意义。以温度变化数值为例,即便制程需要相关数字,其实也不必每秒联机传输数据,反倒可以每小时搜集一次均温数字即可,或每秒搜集数据后先在地面终端完成运算,再把平均后的数值传输出来。

单单一个云端就很复杂,物联网的云不只一个,情况会复杂加上复杂。很多人都提倡「拥有资料」,但拥有资料的成本其实不会比实体世界买土地、盖仓库来得低。如果要把实体世界的设备连上云端,其中所需的「连结」成本不只是连上网络,还包括后续的储存、维护等机房成本。

因此,物联网不代表万物随时都要连上网络,因为收到的资料并非通通都有价值,可以建立「终端」概念,先在地端运算一遍,再把有价值的数据储存一份到云端。
因为就算是物联网,也需要适时「下放智能」。

问:比起谈论4G、5G等通讯技术,您更强调「连结」。可以谈谈您认为「连结」可以带来怎样的价值吗?

答:我认为台湾业者更需要关切的是究竟连网目的为何?要用来做什么?如果不知道为何要连结、为何需要数据,即便使用便宜的NB-IoT来传输都不符合成本效益。
说来惭愧,自己曾经在台湾网通设备领域服务,但过去卖网通产品,如交换器、路由器等,卖出去后,我并不清楚客户想要把产品拿来做什么,我只是帮客户做连结、打好基础建设,仅此而已。

后来才领会到,物联网不是一项技术,而是数码经济转型成信息经济(infonomics)、数据经济的现象。它指的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叫做「Internet of Things」,商业模式也因此从生产、制造变成服务导向,从买卖商品变成提供服务。

举例而言,之前曾有长辈骑电动三轮车时,因为电池故障酿成火灾意外。如果能用物联网来思考新商业模式,相关业者就可以把电动三轮车变成新型态的租赁服务,除了能实时回传电池健康数据并在意外发生前阻止憾事,也能获知车子目前行驶地点,前方也设有摄影镜头确认驾驶人目前安全状况,成为专攻银发族的租赁型电动三轮车。

所以,未来商业模式应该以「硬件的连结」去理解客户需求,再提供给他们服务;因为这种建立在消费者需求上的连结,才会让使用者忽略联机成本并甘心掏钱。哪里些领域的使用者愿意付费呢?除了与自身健康、安全有关的领域如智能医疗、智能健康、自驾车之外,还包括强调「爽快感」的需求领域,例如:娱乐、色情、赌博等。
那么,此时资料与隐私权的冲突该如何处理?未来,隐私权只会在一种前提下被自愿贩卖,也就是:交出个人资料后,就能获得更好服务。

当供应商拿走我的资料,却能帮我们关注健康、安全,或结合商业告诉我们该为哪里些生活用品添货,这时候「服务」就会超越「隐私权」,也让我们自愿决定要提供资料给哪里些供应商,以便获得更好服务。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网络 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