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1108

工具机产业突围 政府应发挥积极领导角色(之二)

  • 黄逸平
友嘉集团总裁朱志洋接受DIGITIMES专访。

问:您认为国家队若能促成,其发展目标为何?如何运行?台湾在减速器、马达、控制器、机器人、软件及AI解决方案这些过去相对较弱的部分,组国家队的突破空间有多大?

台湾缺乏世界级大客户,但不只是台湾,连数一数二的日本也面临一样的问题。中国大陆的工具机市场大,市场消费力35%,目前工具机四分之一是大陆生产制造,但产品都是卖给中国大陆当地企业,而国际间大厂都是德国、意大利、瑞士等地厂商的客户,所以我们拚死拚活要买下一家,因为我们买的是客户。

成立国家队,国家并不需要花很多钱,但国家要出面来集成资源。目前台湾工具机厂商多,谁也不让谁。我希望工具机老板能改变心态,走出国际,建立品牌。至于谁来组国家队?理想中的对象一是工研院,一是经济部下面有一个智能机械推动办公室。这两个机构来筹划运用政府的租税奖励。国发会有一千亿产业创新转型基金可以投资,一开始可以找几家有代表性的业者,跟友嘉一起合组新公司。不过大家会怕被我们吃掉,用既存公司会衍生问题,若新创一家公司,大家谈好股权比例,国发会超过10%?20%,其它比较大的业者可能10%?20%,没有一家超过五成,大家的意愿应会大为提升。

组成国家队主要目的是看怎么将台湾的产品推到国际,最大的问题是「品牌」,还有客户对你的信赖程度。举个例子,我们买了一间德国公司,一年营业额七、八亿欧元,他专门供应给奔驰、BMW所有汽车的发动机、变速箱这些主要的关键零组件。经济部沈部长去参访的时候,介绍的人说,刚好我们有一条线、32台机器的智能制造产线要交货到奔驰,沈部长马上问了一句一条线要多少钱?那个人说一亿欧元。沈部长感叹那一台不就300万欧元,我们台湾一台才卖500万台币耶。我跟部长报告,价差不只是机器本身,主要是周边的解决方案,就象是买房子,你门一开进去就可以住了。

一台机器从20万美金做到100万美金,台湾是有机会的,问题是你做了这个机器谁会来买?我们一个竞争对手挖了200多人,弄了七年,东西都做出来了,也测试生产发动机,最后都没人买单,最后关掉了。为什么?生产线32台机器如果有任何一个小故障,整条生产线都要停机,产线不能有down time,禁不起这样的差错。所以完善的生产线集成解决方案与客户长期的信任关系都需要长期经营。

国家出面集成资源会比较公正、客观,国家运用资源,创造出来的产品可以技转到同业,如果要打入世界级品牌客户,我们可以帮忙。友嘉并购的欧洲厂商拥有世界级的品牌客户,我们可以强力要求欧洲厂商买我们台湾产品,他们依旧可以挂他们的牌子,但中间由我们管理制造。这一块我一直很希望政府出面。

问:您认为这家公司的资本额应该多大?如何透过此公司提升整体产业竞争力?

答:这家公司的资本额不用大,顶多设个15、20亿资本额,因为他的目的不是全力生产,重点是大家应用这家公司,第一是移转技术,第二发挥平台的功能,然后再利用我们在欧洲并购的品牌卖给世界级客户。各家公司原来做什么就继续做,而且自家技术不用公开,反而可以利用这家新公司的新技术。

新公司主做品牌营销,可以做简单的系统集成,复杂的由我们在欧洲的公司来做。这家公司的技术可以移转给工研院,工研院再移转给大家。这家公司的技术必须是顶尖的,其任务除了建立品牌,另一个任务是做关键零组件,台湾向来没有这个实力,过去要做高端的要从欧洲进口,因为关税所以比欧洲还贵,占了总成本六成,我们在欧洲为一个客户开一条线 5000-8000万欧元,如果我们没有比欧洲低两成,就没有竞争力。

关键零组件包括马达、驱动器、主轴、工作台这几个是台湾比较弱的地方,现在是日本、德国领先。台湾的产品如果没有透过欧洲几家世界有名的公司销售,不要说台湾,连日本都很难销售。人家就会问,你卖给哪里一家汽车厂。现在做tier2、tier3客户,是台湾工具机产业拿手的,不见得不好,要从tier2进到tier1是很困难的,而要从tier1到OEM,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客户信赖度的问题。机器一用用20、30年,机器的可靠性、稳定性很重要!

问:您理想中的国家队成员在政府方面包括工研院、经济部智能机械推动办公室,然就产业来说,是否应该集成供给端的机械业与科技业,包括信息电子业,例如工业计算机、IC等做硬件的,另外做软件的,以及需求端产业,例如台湾比较大的制造业。您认为用何种方式来运行?

答:我认为不用太大,人多意见多。国家队的目的是把台湾拱大,Made in Taiwan。在工具机领域,大家听到德国、瑞士会肃然起敬,但对美国就不会,我自己的想法很简单,今天台湾没有国家级企业让大家听到台湾会肃然起敬。这是长年下来,我们没有在国际间被认可的大型企业,友嘉是偷吃步,我们在全球买下了几家有规模的国际企业。台湾工具机没有一家超过100亿台币,这是产业的特质。事实上,买公司是买公司的客户。

我们从2011年、2013年、2015年开始投注资源在展览,推动台湾品牌,现在是有点机会。我是建议国家队不要一下膨胀太大,一开始就是少数业者先把模式成功经营起来,再加进来如IOT等其它领域业者。先做第一个阶段,大家有甜头吃,确认可行能再继续下去,就会有人主动加入。黄逸平/专访,赖至巧/整理

朱志洋力推工具机产业国家队 砸六亿盼台湾摆脱中价魔咒(之一)

扩大智能机械研发与投资抵减 加快升级脚步(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