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ity
活动+

全球半导体产业典范转移 卢志远提台湾续命解方(之一)

  • 黄逸平
旺宏总经理卢志远分享对半导体产业看法。

台湾续命解方:前瞻大型研究计画+研发抵减+接轨国际系统业者

旺宏总经理卢志远甫获中研院院士殊荣,是少数从产业界出身的院士。他认为全球半导体市场的典范转移已是进行式,中国大陆依靠政府强力扶植,发展潜力不容小觑,而台湾半导体业的底子厚,稳扎稳打仍能乐观看待。

卢志远热衷科研创新,即便企业经营十分繁重但仍分身有术,仍长期担任科学期刊 IEEE Transactions on Electron Devices的编辑,「这是我的hobby!」卢志远接受了DIGITIMES研究中心黄逸平主任的采访,分享他对全球和台湾半导体产业趋势的观察。

问:您觉得就全球半导体市场与产业的发展,最需关注的趋势是?

答:区域发展重心转移,全世界都受影响。当年美欧的半导体最强,后来变日本,再来是台湾、韩国,如今换大陆全力以赴。大陆投注的资源极多,即便多数被浪费掉,但规模和效益仍相当可观。大陆实力所在是其消费市场大,市场今天在它那里。

这个地域的典范转移,除非有国际强权全力介入,迟早会发生,而且正在进行式。大陆政府强力扶植实践,还将半导体商用产业拉到国防工业的层级,但这是真议题还假议题?大陆为什么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这样做?如果只看纯国防对美国的威胁,美国其实仍认为俄罗斯的威胁比较大。俄罗斯也全力拼国防但却不见它如此大拼商业半导体业。为什么?

中美之间的竞争是经济先行,不像美俄是军力、武器上硬碰硬。中美在经济上冲撞,里面又以科技业最为短兵相接。中国大陆进口IC,多数是为了再出口(做来料加工),它自己用得少。像买了矿砂进来,炼钢作机器工具,相当大的比例又出口外销去了。即便像华为、中兴通讯都是外销大将。所以这个经济的「转」对中国大陆很重要,倘若无法循环,对其经济伤害甚钜。所以它将论述拉高到国安层次,全国上下才会敌忾同仇,紧张得不得了。

事实上,中国经济也真是很依赖这种来料加工,如果原料没了就不行。不过这些东西进了大陆,多数又都出口来了。其实川普的中美贸易战,第一个倒霉的可能是Apple、高通。

进口货品有关税政策工具,在地设厂生产者也有非关税政策工具来管控。就像联电告赢美光明显是政府在秀肌肉。中国大陆这样判,判得很妙,美光虽然很紧张,却发现对其实际影响只有1~2%。尽管美光大陆销售额约占其营收50%,但其实那1~2%都是卖给次等消费者及副牌产品才被禁售,其它重要的40多%是卖给通讯及工业用等高级系统客户,目前尚未受禁,所以暂时对美光的杀伤力很小,但对美光的心理压力却应是极大的。以美光在DRAM技术及市场上都是数一数二的,但在大陆法律前都要吃排头。目前这个动作最主要用意其实是逼你上桌谈判。

现在怎么定义叫做「中国货」,只是Made in China或Brand owner得是中国人呢?全世界的经贸大局都少不了中国因素,对台湾而言也是一样。台湾几乎是和美商或韩商处境相同。就像英特尔、三星、和海力士不得不把厂设在大陆,因为很高比例的客户在大陆,依赖程度高,必须符合大陆made in China的要求。台商或美商到大陆,一种是自己独资去,100%自己拥有主控权,技术机密就不易外泄。另一种是合资,合资的心态就是有意愿卖技术或卖公司,也期望分享到相当的利益,可能是短多长空。

问:您如何看存储器市场竞合态势的变化?

答:存储器不像foundry,foundry 客户多元以致不管多成熟的制程都还可以卖,寿命很长。存储器制程技术如果不够顶尖就很惨了,尤其家业本来大的,反而更危险。在存储器IC产业中尤其high density memory是赢者全拿。如果你提供的不是leading tech,量也不可能做大,中小型公司倒是可以靠落后制程的利基产品过日子,但是产能再大一点就有经营上的困难。这就是为什么三星或海力士干脆放弃部分非leading的存储器不做。换个角度来看,中国大陆跟三星或海力士购买过气的成熟技术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陆主力厂商也是要就要最大的、那就非要是有最先进的技术方可竟其功。

中国大陆要硬攻高档memory会很辛苦,难度很高。From scratch有可能吗?当然还是有可能,三星就是好例子。中国大陆要学三星也并无不可,赵伟国说「准备坐十年冷板凳」,也算是务实的说法。就像三星当年一样,从模仿至研发自己一步步踏实做起。持续地投资于研究与量产,终成世界存储器龙头。现在问题已不只是在IP问题,IP是假议题,真议题是know how。即便我给你上千个patents,但怎么集成细用我不告诉你,就像买了本合法的食谱,大家都拿在手上,但只照著食谱你又真做得出星级美食来吗?patent授权只是具备合法性,但真正还是要有know how的技术,所以关键是人才。黄逸平/专访,赖至巧/整理

政府应以财税鼓励 助硬件商发展硬中带软(之二)

折旧制度牵动半导体产业竞争力 经营思维需革新(之三)

获颁中研院院士 终身追求知识不懈怠(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