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order

台湾公共电话的发展

  • 林一平

林一平手绘之Lady Gaga。林一平

早期的台湾,电话是奢侈品,并不普及,一般民众要开洋荤过瘾,就得找公用电话。当时台湾电信技术不成熟,不足以提供计时收费的服务,只好引进美制投币式话机与试办「良心电话」,却皆失败。所谓良心电话,是打完公用电话后,自动自发的将钱币投入钱筒,无人监督。要靠客户良心来做生意,显然有困难。直到1950年代,自行研发的投币式公用电话机有了突破性的发展,大红色的公用电话亭,雨后春笋般的矗立街头。台湾的大红色电话亭和英国的版本还十分相似呢。

早期台湾将电信网络延伸到乡村与偏远地区,都提供公用电话。在辛劳且艰苦的建设过程中,在地民众往往出钱、出力协助,扛材料、开路、拉线、甚至煮点心供工作人员充饥。而投币式公用电话实在不很方便。我当兵时,每晚在军营休息,都排队等著打电话给女朋友(就是现任林太太啦)。轮到我打电话时,储币筒往往已塞满,只能望「机」兴叹。

1984年,中华电信研究所自行研发出IC卡式公用电话机,不再需要投币,打起长途电话来就相当便利。台湾的公用电话业务在1990年代臻至巅峰,成为电话公司生财的金鸡母,曾经创下成长率达194%,全年营收达96亿多的纪录。然而自从行动电话兴起后,行动电话的预付卡蓬勃发展,有线公共付费电话的使用者则是锐减,大概没多久就会走入历史。

公用付费电话的没落已成趋势。唯一例外,应该是监狱。囚犯对外通讯,仍然靠公用电话(如何付费,我可没经验) 。Lady Gaga (Stefani Joanne Angelina Germanotta)在她2010年的MV《Telephone》,就有在监狱打电话的场景。Gaga是超级搞怪的女孩,以「电话」为其MV的片名,穿插公共电话及超级怪异的帽子式行动电话,这顶帽子可以同时两个人打电话),真是「帽」不惊人死不休!

现为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行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著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