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活动+

智财环境 有序与无序

  • 侯庆辰

无序代表的是更多的机会,但也暗示著更高的风险。Image by TheAndrasBarta from Pixabay

在自然界服从的热力学第二定理是,所有物质都会从有序到无序发展。相反地,在人类创造的社会环境中,从宏观历史来看,整体人类社会是从原始无序状态到有序在发展。智财环境也是如此,先进国家固不必说,开发中国家如中国大陆其实也是在朝有序的智财环境演化中,只是演化需要时间。

我上个月我在台北跟一位美国投资界朋友吃饭,我问他说有没有到大陆去发展,他摇摇头说,他投资的都是高科技项目,很怕去了大陆就被窃取智能财产权。这是许多西方国家,包含台湾人对大陆都有的观感。这让我又联想到2019年初我在美国波士顿时跟另一位搞新创的朋友聊天的话题,他说他不认为在大陆会真的有好项目,因为若真的有好项目,在美国早就被人抢去投资了,怎会跑到大陆?我当时听了没有立刻反应,但我心中觉得这论点总有一种说不出来怪怪的地方。

经过半年多的思索,再加上自己在大陆的一些亲身阅历,我觉得这些似乎是主流的看法,虽然未必是全错,但至少是需要修正的。

因为人类社会组织有生老病死的周期性,特别是成熟的组织,会产生阶级流动的僵固性,既得利益者会用尽方法阻止改变,创新者只有打破这藩篱才有出头的一天,这就是熊彼得提出「破坏式创新」的精义。只是在愈成熟的组织,要进行破坏式创新愈难,这问题在台湾、日本、韩国以及香港这些年的社会发展上表现得极为明显,其实美国又何尝不是如此。因此,在美国也是会有那种有才却不得志之士,而中国大陆正好提供了他们一展长才的机会。为什么呢?有趣的是,正是因为大陆的无序。

有人问我创业或创新最怕什么?我说,不怕苦、不怕没钱,就怕管!最怕这社会或政府根本不给你去试的机会。中国大陆目前在智财上最大的问题是规范不足,但某方面这也是他的优势。产业发展过程在早期阶段需要一定的自由度,就像小孩子在长大的过程,应该给予他们充分发挥空间,而不是直接把成人世界的规范套在他们身上。当然,凡事都有其两面性,无序代表的是更多的机会,但也暗示著更高的风险,这点我们还是要放在心上的!

兼具三种身份,律师、学者与CEO。 曾于台湾智财法律事务所与律师事务所任职多年,后陆续担任过凌阳、艺墨文创与威盛的法务主管。 2012年在台北创办了庆辰法律事务所,2013年在大陆南京创立了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并自2015年起在北科大智财所兼任教职。 读过六所大学:政大、台大、北京大学、宾州大学、柏克莱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拥有3硕士及1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