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體版   English   星期四 ,10月 29日, 2020 (台北)
登入  申请试用  MY DIGITIMES236
 
Reserch
台科大

台湾再生能源值集成萌芽期 政府支持方针引领未来

  • 黄女瑛/台北

台湾新能源发展已跳脱代工思维,惟缺政府引导。李建梁

台湾再生能源十多年来一直以太阳能作先锋,一直到近年来在制造上因为成本竞争力不足开始转型。适逢政府政策支持,一路拉抬离岸风电以及后续储能,更带动电动机车领域发展。其实台湾再生能源整体来看雏型渐显,但仍差政府更积极且周全的政策支持,好为未来展现鸿图。

新能源发展已经全然跳脱过往代工制造思维,尤其只专注在规模及成本竞争力。若可获政府支持,未来台湾在这个产业环境的发展,就有更充裕的筹码选择「制造强」或「应用强」?或两者都强。

外资投资台湾风电,但本土关键零组件技术及产业链却未能同步带动,考验政府补助架构的政策力。符世旻

非核家园加速再生能源崛起

说到再生能源,很容易第一时间联想到太阳能,毕竟其中的太阳能矽晶圆、电池制造曾缔造台湾之光。直到近几年中国大陆供应链快速崛起,以及其为了因应贸易战积极在东南亚建置生产基地,使台湾制造因为成本不敌以及商业模式难优化,只好退守台湾内需,但同时也启动了转型之路。

政府的非核家园政策带动了台湾再生能源的发展,其为太阳能转型的最大动力。尤其因为拥有自有的内需出海口,因而开始跨足下游模块,以及太阳能系统的制造,同时也承担部分上游制造无效产能的打销、出场工程,包括多晶矽晶圆及电池等。

目前的太阳能在制造上虽然规模已难与过往相较,但是跨足次世代技术的动能仍存,包括联合再生的N型异质结(HJT),还有中美晶与茂迪的穿隧氧化层钝化接触电池(TopCon)等,不过这些新进制程可能仍需政府更有力支持,使其得以有效萌芽,为未来生产技术灌溉养份,以利台湾太阳能技术的长期发展。

再生能源除了太阳能外,离岸风电的发展也在非核家园的政策下快速成长;不过,离岸风力却常是社会舆论的一环。专业外资前来台湾投资风力系统,看好的就是台湾在法秩运行,但相关本土化关键零组件技术及产业链成长未能同步带动,即是考验政府补助架构的政策力。

除了这些制造环节外,其实电力自由化交易,是台湾积极要跨足的下一步,也是未来再生能源发电在去掉政府补助后,能够独立发展的重要动力。全球各大品牌厂在RE100的积极落实,及课碳税即将到来,也说明台湾未来与国际持续接轨的重要环节,毕竟台湾多数关键制造业者与国际各大品牌有深度的合作关系。

全新能源雏型渐显

实际上,再生能源发展条例定义的再生能源太阳能、生质能、地热能、海洋能、风力、非抽蓄式水力、境内一般废弃物与一般事业废弃物等直接利用或经处理所产生的能源,经中央主管机关认可永续利用的能源。其中,包括氢能、燃料电池、储能等都在再生能源发展条例的定义范围之内。

储能是目前全球积极在酝酿的一环,其成熟发展将促使再生能源在发电市占率上更上一层楼。而台湾则透过此条例规范划出发展方向,如果用电大户没有安装要求比例的再生能源发电或购买再生能源凭证,除了罚款外的选项即是安装储能,再加上部分地方政府额外的补贴,储能在台湾也开始萌芽,只不过相关的细则或许仍未明朗。

除了用电大户工厂用的储能外,电网侧储能、住户的小储能等都是重要发展的市场,而智能电网架构也同步构建。储能的发展其实也与全球瞩目的新能源车同步,尤其电动车使用的动力电池,一路从铅酸电池、到近年成本降幅大的磷酸铁锂,再到已成为主流的三元电池等,其实台湾均有涉略。

实际上,就整个再生能源版图来看,台湾在数个领域发展陆续萌芽,也有策略支持,只是仍待法规更周全化。有些其实已具备部分发展条件,却苦无发展环境,均需政府给予更周全的新能源发展方向及辅助成长的配套措施,策略性的新能源成长已经是迫切的议题,因为关系全台未来的电力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