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
资策会
DTResearch

中国大陆国产太阳能设备夺大权 台系厂以静制动待拨云见日

  • 黄女瑛/台北

中国大陆国产设备巩固中国大陆制造地位,使其它供应链业者对切入新技术更小心翼翼。黄女瑛

中国大陆国产太阳能设备走入PERC电池时代,几乎掌控了全球制造业的生杀大权,迫使台系厂不断撤退,至今仍留守在台湾境内需求。台系厂面对次世代的新技术,同样以静制动,以研发、小规模量产为主,待供应链有更明朗的发展,再决定下一步。

中国大陆国产太阳能设备自2016、2017年开始快速崛起,连同当下主流的PERC电池时代也快速渗透后,巩固了全球第一大太阳能供应链的地位,其成本优势不再是过往刻板印象中的人力成本低,而是用自动化程度高、自动化设备便宜等方式来达到。

尤其是关键设备领域,打破过往欧、美设备厂主导的局势,中国大陆国产设备性价比更佳,使得欧、美设备商在市占率上节节败退;对于诸多新制程及新设备导入,欧、美设备厂只能取得客户初期导入新技术用所需的小量设备需求。陆厂等待的是本土设备成熟,再一次大量引入,以快速达到规模经济。这个动作也将吸引其它新进者再进驻,尤其以有管道取得中国大陆地方政府资金者为最。

上述状况在PERC电池时期发挥得最淋漓尽致,使得台系厂的制造优势明显败退。陆厂多数大量引进中国大陆国产新设备来扩产,其设备效能佳、成本低,比已经累计折旧近尾声或折旧摊提完成的台系产线创造更佳的性价比,而台系厂则因长期获利结构不佳、资金捉襟见肘,已无力再引进新设备下,使两岸成本结构不断拉开距离。

2018年起台系太阳能制造几乎是全面退守到以台湾内需为主,回顾过往,台系厂产能规模不但停滞多年,2018年还得进行大动作的打销,因为即使累计折旧摊提未到期的部分设备,依其功能及竞争力来看亦已无价值。未打销、持续闲置的产能,或许是设备本身身负被抵押之责,一旦打销可能面临银行强力索债、引爆资金断链的危机。无论如何,整个过程中,已有不少台系厂选择不再恋栈太阳能,宁愿积极转换跑道。

在主流PERC电池制程已临困顿期的台系厂,在N型新世代的引入进度上基于前车之监,采以静制动为优先,目前异质结(HJT)电池以联合再生为主已投入多年,穿隧氧化层钝化接触电池(TopCon)则以中美晶、茂迪为代表,各自均不断的试水温,除了看客户端对N型产品的长期采购意愿,还有大陆供应链在该领域的动态,尤其中国大陆国产化设备的发展动态。

有企图心往N型世代发展的业者几乎是全场紧盯,没人敢冒然大举扩产,就是怕一旦中国大陆国产设备量产化后,性价比佳的设备快速颠覆产业现况。

当下,包括欧、美、日太阳能业者及设备商也明显感受到制造逐步被边缘化后,生存空间明显受威胁,多年来希望与台系厂合纵联横的方式杀出突围,只是当彼此对未来盈利空间均无把握时,合作空间、力道也都受到了限制。

虽然整个制造环节目前中国大陆拥有绝的优势,不过终端的应用,尤其是各类能源的结合或创新领域的应用,甚至挟带商业模式创新等都在萌芽阶段,全球再生能源产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制造不见得是唯一制胜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