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體版   English   星期五 ,10月 20日, 2017 (台北)
登入  申请试用  MY DIGITIMES228
 
元鼎音讯
订报优惠
「科技行脚」是DIGITIMES总经理黄钦勇记录旅行、阅读、摄影与产业互动的专栏,DIGITIMES希望能以更宽广的视野,与大家分享美好的生活体验。

若您对于专栏内容有任何意见或指教,欢迎您至留言区 回应 ,我们将尽快回覆您,谢谢!

习近平时代的中国 

  • 习近平时代的中国
0:00
0:00
长风基金会邀请了中研院院士吴玉山、新加坡大学亚洲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针对习近平时代的可能演变,推论台湾各种关心的议题可能的变化。其中,大家最关心的是习近平「促统,还是促统?」

中国是个世界级的大国,在考量国家战略时,总会有优先顺位,过去二十几年来的成例,每一任领导人的前五年,都在继承上一任的人事、政治、经济布局,现在大家都在关心2017年10月17日的十九大之后,习近平将会以何种面目面对世人、面对台湾。

由于习近平在这一任的前五年,表现出比胡锦涛、江泽民更为积极、独断的政治布局,也有很多人认为,习近平布局完十九大之后,我们将可以看到习近平的影响力将远远大于他的前两任。

在外交上,中国外交的主轴是从内政延伸而来。1980年代初期,中国仅有200多美元的人均所得,而现在已经达到9,000美元,所有70后的年轻世代,对于领导阶层都给予高度的评价,也对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抱持著大国才会有的自信。每个人都认为中国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未来的中国政治形势,必然不是美国、台湾的选举模式,而是「共产党内部多元主义」的架构,他们会在非正式、对外的场合否决对方的意见,而不是透过政治选举来解决中国的问题。

郑永年教授指出,中国是以「两条腿,一个圈」的架构建构中国的国家战略主张。两条腿指的是「新型的大国伙伴关系」,这个伙伴关系与过去美苏冷战时期的对峙关系不同,尽管欧巴马对于这样的架构缺乏善意回应,但显然川普十分买帐,对于中美关系的内涵多次给予正面的回应。大家一致公认,中国与美国是世界发展的两大支柱。

除了中美关系之外,中国也与发展中的国家,甚至俄罗斯、印度也都维持良性的战略互动,至于新兴国家则以一带一路来串连。就中国而言,邻近的日本、韩国、台湾,甚至俄罗斯都不是好啃的骨头,最好的选择便是沿著一带一路走出中国的国家纵深,并且让中国满盈的资金、产能、人口得以外销。中国已经从1980年代初期的资本短缺国家,快速的变成资本过剩、产能过剩的国家,特别是在基础建设的各种能力上,正好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需求。中国透过一带一路的伙伴关系,尽管在其它国家都有疑虑的情况下,中国资源仍然源源不断的开进这些国家,并且让这些国家或统治阶层都得以获得经济发展上的果实与实质利益。

对崛起的新中国而言,与邻近或者利益相左的国家出现龃龉,乃是必然经历的过程。但面对中国的崛起,邻近国家也无奈的调整步伐,以因应中国的需要。这些变化,也都影响台湾在这些国家发展的空间,而对两岸关系的影响,恰如「下回螺旋」一样,台湾只会变得越来越小。

吴玉山指出,1990年代以后,从政治面观察,改变较大的不是中国,而是台湾。台湾意图建立一个永久脱离中国的政治体系,中国的对台政策,也从过去的「被动的防独,变成积极的促统」,而且在年轻一代的领导人中,更多人倾向以「武力统一中国」来回应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没有一个世界级的大国,会面对中国这样不统一的局面。吴玉山以两个主要观点,三个辅助观点探讨两岸关系可能的变化。

主要观点(1):中国最高领导人是否高度集权将是我们观察两岸关系的一大变量
主要观点(2):当中国国力提升时,中国对外输出资金、产能、人才(或人力)时,台湾的空间将受到进一步的挤压。

辅助观点(1):贸易和平论。贸易倚赖度越高的国家越没有挑起事端的意图
辅助观点(2):与周边国家的关系
辅助观点(3):如果台湾不断的改变、内部分歧

政治学者的观点,可以是我们理解两岸的方法,至于是不是金科玉律,那可以留给听众自己想象、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