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體版   English   星期六 ,12月 16日, 2017 (台北)
登入  申请试用  MY DIGITIMES228
 
中华电信
社长新书
「科技行脚」是DIGITIMES总经理黄钦勇记录旅行、阅读、摄影与产业互动的专栏,DIGITIMES希望能以更宽广的视野,与大家分享美好的生活体验。

若您对于专栏内容有任何意见或指教,欢迎您至留言区 回应 ,我们将尽快回覆您,谢谢!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0:00
0:00
几次的产业转折,台湾都错过了,错过次数越多,追赶越不容易。但这是不是「硬件产业」的产值思维?以我的认知,就算台湾在某些特定领域的技术获得突破,我敢肯定,那是台湾的爆发力使然,而不是因为系统建构而获得的成果。除非台湾将人工智能相关的应用,以「浸润式」的思维深度融入社会。根不深,连根拔起的机会还是很高的。 在与朋友的聚会中高谈台湾应该如何发展人工智能,谈的是科技,其实背后是我们对于生命价值的认定与认同的生活方式。 朋友的聚会中,高谈

朋友的聚会中,有人提到「荷兰与宜兰」,老一代的宜兰人,怀念陈定南、游锡堃时代,县府公务员可以畅所欲言的”Debate”,而曾经在荷兰留学的英特尔荣誉资深院士王文汉便指出,这就是荷兰人的特质,他们会经过严谨的辩论,深刻的理解双方的立场,然后找出差异性与可行的解决方案。

很多老台湾人怀念日据时代的「社会秩序」,我们倒是可以想想,如果台湾继续由荷兰人统治,我们会不会比较象是美国立国基础的「纽约」。别忘了,纽约之前被称为新阿姆斯特丹,英国人抢下了新阿姆斯特丹,但荷兰人并未离开,也留下了透过”Debate”,寻找「异中求同」之道。可惜,荷兰人没有留下来,否则台湾今天就没有「蓝绿」问题,电视台也不会一直找名嘴代言,电视新闻也不会不报世界经济论坛,而报谢金燕在美国唱了哪里首歌怀念猪歌亮!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一早醒来,出门溜狗,六点刚过的台北之晨,听到的是鸟叫虫鸣,大家不要以为我住在阳明山的豪宅,或者南海路的植物园旁。我家在内湖,是处偏离车辆动线的社区300米方圆内没有超商、500米之内没有小吃店,离捷运站还有700米,也就是一般人认为「生活机能不好」的社区。

12年前,我卖掉之前在大湖山庄街的公寓,添上点薪资的积累的钱,购得现在这栋四层楼的Townhouse,我常跟朋友说,买到这栋房子,让我多活了好几年。这里离山边的政府保留地还有100米,一楼是我的书房、车库,2楼是餐厅、客厅,家人分住3、4楼,各有空间,互不干扰,小三每天上上下下楼梯,练得一身好功夫,也不缺运动的空间、时间,已经11岁多了,到现在还是头好壮壮。

今早出门溜牠,听到属于春天的鸟叫虫鸣,这里不时有长尾山娘到访,出门时的第一个「听觉」是蛙鸣,第一个引起我注意的是一只白头翁,牠刻意停在我眼前,让我看到纯白的头壳,听到牠的叫声是「吱吱吱」的短促音。生活的乐趣无所不在,体验生活,自然就会累积美好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