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活动+

我的新加坡经验与观察(2)

  • 李镇樟
新加坡深知优秀人才的争取是她的命脉,所以一直积极作为,努力吸引世界顶尖大学到新加坡设立分校或是共修学分班,体现新加坡想要成为 Education Hub 的愿景。法新社

上篇文章谈到我到新加坡参与了建立知识型经济,推动科技创新创业的Techpreneur计画。该计画不只限于科技部门,而是全国全方位的检讨与调整,包括教育、法律、环境设施、财政、官僚体系、人才招募、研发单位等。今天继续分享人才招募与训练的例子。

人才是百年大计。新加坡深知优秀人才的争取是她的命脉,所以一直积极作为,每年从中国、印度等地招募千人最顶尖的高中毕业生,给优惠的奖学金,让他们到新加坡读大学,一直供给到博士,甚至可以到英美等国留学。条件是奖学金学者在毕业学成后要为新加坡服务5年,不一定要留在新加坡,只要跟新加坡有关联就好。这个计画长年执行下来,为新加坡带来新的优良基因。“这些最优秀的人若最后不留在新加坡,那不是枉费了吗?”我这么问过一位部长,他说:“他们的黄金十年是在新加坡过的,那就够了。”好一个大新加坡的观念!

为了吸引更多人才到新加坡,国家还努力吸引世界顶尖大学到新加坡设立分校(eg. INSEAD)或是共修学分班(eg. MIT?NUS),几年来成效十分辉煌,完全体现了新加坡想要成为 Education Hub 的愿景。

以前新加坡到中国设立苏州新加坡园区,规划的非常好,可是一直推不动,因为当地政府不是真心支持。我观察到当年派去苏州管理的人很多是讲英语的菁英,无法融入当地。新加坡检讨后就改变方针,派出上百名培训干部到中国生活一年,从事任何行业都行,不住五星级饭店,就跟当地人一样,住如家,吃路边摊。这些人就成了可在中国开疆闢土的中国通。

新国对人才这么注重,高级人才的延揽自然是十分积极。我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在美国参加过几家新创公司,有的大大成功成为世界领先者,有的轰轰烈烈最后不幸成为教科书案例。回台湾工研院服务的时候除了负责不少科专计画,还积极推动国际合作,与各国互联网先驱共同发起互联网世界博览会 Internet World Expo 1996。因此跟各先进国家包括新加坡有不少合作。后来又推动亚洲第一个电子商务的先导计画,跟新加坡竞争谁可以最先上线。

96年寒假,我们全家参加新加坡旅游团。在旅馆接到一个电话说有新加坡朋友想跟我们一起吃晚饭见个面。到了饭店才发现好几位新国负责科技的官员带著全家跟我们交流,天南地北什么都谈。突然有人问我们小孩,要不要到新加坡住啊?“No way, no chewing gum, no BB gun!” 孩子直觉的回答。于是问的人跟他小孩说,你要不要明天带几位客人到你学校参观,让他们看到真正的新加坡呢?隔天的参观竟然让我们小孩说 “Singapore could be a fun place.” 让我们起了心动了念。

还有一次到新加坡过境时在路上遇见一位中年摄影师在拍摄大楼,我跟他请教移轴镜头的问题,相谈甚欢。之后他主动邀请我们到他住的组屋(就是国民住宅,每个人都买得起)喝茶,还带我们到他们简直像Club Med的工会俱乐部参观。还跟我说,新加坡很欢迎我们这样子的人,一定可以担任大任。这又让我们心动了一下。会不会觉得新加坡在招募人才的努力,简直是全民的义务?

于是隔年我们举家搬到新加坡,开始了一段很不一样的生活。积极主动加上有诚意有方法有配套,让新加坡成为人才乐意投效且得展长才的所在!

李镇樟多年来既是机构投资人(香港电讯盈科、中经合、中国互联网实验室等)亦是独立的天使投资人,从Above.net、DivX、新浪、腾讯、清科 (Zero2IPO)、蕃薯藤、无名小站、GogoLook/Whoscall等,其参与的多个公司引领了一波波互联网的发展。此前,李曾旅美多年,返台后协助工研院电通所创立互联网技术组,共同发起互联网万国博览会,其后担任新加坡国家科技署顾问,是新加坡科技发展的重要推手。李是摄影家与旅行家,相信人性善念,希望分享正面能量予社会,2013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台北101惊喜合唱快闪活动,感动海内外无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