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F1130
books

AI是软件还是硬件?

  • 吴诚文
AI的应用主要是靠软件,所以应该「以软带硬」而不只是强调软硬集成,更不能固守传统的硬件思维。(图片来源:Pixabay)

连续三天在台北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行政院2017年智能系统与芯片产业发展策略会议」今天下午落幕,主轴是AI与芯片。长官已经做了“明智”的结论,要全力发展AI与软件,并且宣示在特定应用领域把产业发展成为世界第一的决心。然而挑战却才要开始:站在了望台的船长快速下了指示,但是船舱里的大副与轮机长还要讨论,到底要把大船转往哪里里?急转还是慢转?还是,先打打方向灯就好,看看乘客的反应?

文汉第一天早上在Keynote Speech中重申「得软件者得天下、大胆选题、文化决定造化」等观点,企图改变政府与硬件大厂根深蒂固的思维。在第二天下午的会议中,硅谷回来的几个年轻人也强调AI的应用主要是靠软件,所以应该「以软带硬」而不只是强调软硬集成(软件附属于硬件),更不能固守传统的硬件思维。然而在场也有资深的硬件大厂负责人对台湾将投资发展AI不以为然,强调台湾还是要守住硬件制造的产业,不必一窝蜂地投入AI的前瞻研究:「我们使用AI就好,不必做AI。」「我们的机会在硬件,政府应该帮我们开拓市场。」「转型是制造到营销,不是硬件到软件。」这样的言论虽然大家可以理解,但显然与新一代从事AI的年轻人不同调,于是在场的年轻人在充满硬件思维的场合中选择默默离席,也不参与辩论。

当然大家知道浮沈几十年,命运多舛的AI最近扬眉吐气,带给大家新希望,主要的贡献多来自于从事软件的人,他们使用云端科技与大数据证实了深度学习与深度神经网络模型的确可以解决许多重要问题,开拓了机器协助人类的更广大空间。这个空间视野展开以后,做硬件的人其实有了许多崭新的机会,但要看得清楚也是要下功夫做研究的。金融海啸之后硬件产业多在苦撑,IOT一再跳票,其实应该要感谢软件走在前面作各种尝试,掀开了桃花源的面纱。要耕耘桃花源如果没有高效能与极高能源效率的硬件将是徒劳无功的,但是要尊敬软件,让软件走在前面当千里眼与顺风耳,硬件当个耳聪目明的耕牛,何乐不为?

1971年巨人队少棒国手,赢得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赛冠军。台大电机系1981年毕业,获加大圣塔芭芭拉分校电机计算机博士。返国任教于清华大学电机系,曾兼电机系主任、电机信息学院院长、学术副校长等。2007年借调至工研院主持系统芯片科技中心及信息与通讯研究所,2013年获经济部国家产业创新奖最高荣誉—卓越创新研究机构奖,2014年归建清华大学。曾获IEEE Fellow、电机工程学会电机工程奖章、教育部学术奖、教育部国家讲座主持人等荣誉。现为清华特聘讲座教授。喜好吹奏萨克斯风,并拥有街头艺人证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