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活动+

莎士比亚:戏剧与资通讯的集成

  • 林一平

林一平所绘之莎士比亚像。林一平

2016年是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辞世400周年。我特别到伦敦,跟著查理王子念着「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向莎翁致敬。这一年,英特尔、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和Imaginarium工作室,通过资通讯技术打造数码化人物形象,把电影中的3D特效搬上现场演出的舞台剧。我特别前去观摩,也想以我发展的物联网平台IoTtalk,和舞台结合,展演一出莎翁戏剧。

欲将资通讯科技和莎翁剧本结合,必须对剧本有相当认识。英特尔(Intel)选择《暴风雨》,相当聪明,但也相对简单。被数码化的角色是精灵Ariel。Ariel本身类似科幻角色,适合以资通讯技术呈现。若要将正常人在舞台剧上以物联网科技呈现,烘托其演技,则相当困难。而莎翁剧本之难,在于其双关涵义,如落入窠臼,就庸俗不堪。

我就读成功大学时曾在外文系旁听莎士比亚文学赏析课程,对莎士比亚有粗浅认识,特别感兴趣莎翁作品中的隐喻双关语。当年选修这门课的学生都是女孩子。台南民风淳朴,上课的教授又是老学究,自然紧守礼仪,不会去解释莎翁的情色暗示。老教授讲解《Much adoe about Nothing》时,说明这个剧本一般翻译为《无事自扰》、《小题大做》或《无事生非》。老教授特别强调,Nothing就是「没啥事」的意思,外文系的女同学们低头猛抄笔记。看到这幕师生一本正经,认真上课的景象,我忍俊不住,急忙跑到教室外的墙角,蹲在地上捧腹偷笑。

依我初浅的理解,莎翁是以「Nothing」影射女性的私处。男生胯下有小鸡鸡,而女生则无,所以叫做「Nothing」。在《代马输卒》的杂文,作者张拓芜用了一个异曲同工的黄色句子来猜歇后语「无稽之谈」,这个句子是「女学生开会」。根据莎翁的双关语,是「很多『Nothing』在一起讨论」的意思,直译成英文是 Nothings' Discussion,就是「无稽(鸡)之谈」。「adoe」今日写为「ado」,是纷扰、麻烦之意。换言之,这个剧本的标题是指「发生在女性『Nothing』的许多纷扰」。本剧有许多情节牵涉到偷窥、偷情、野合、通奸,的确是「那档子事」的许多纷扰。在1970年代校风纯朴的成功大学,以学术导向的教授自然避讳,不在课堂上提起。而上课的女学生也学不到莎翁的真义。

莎士比亚的作品为何有情色隐喻的场景?他是戏剧作家,写的剧本用在舞台上表演,要卖门票的。因此莎士比亚的作品,不仅要老少咸宜,也要雅俗共赏,如此才能一网打尽所有层次的观众,赚足门票。你若喜欢莎翁剧本,很可能是爱上他「俗气」的部分。关键在于莎士比亚才捷思锐,很会用双关语。纯洁的观众,欣赏到他的机智及诙谐;粗俗的观众则是关注当中的性暗示剧情。如果资通讯高科技(尤其是以物联网科技控制扩增实境)能将莎翁作品中隐喻的情色双关语呈现,就能完全凸显莎翁的文学精华,成为人文与科技结合的成功典范。

现为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行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著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