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厘清企业营运目标 拟定对的命题找出智能转型正解

不可讳言,如何擘划智能制造蓝图,踏出转型第一步,对于多数制造业者而言,肯定是当前重大课题。

对此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分享一份针对「2020台湾制造业智能化调查」的结果,对于「导入智能化的预期效益」提问,多数受访者给出的答案,落在「提高生产力、良率、改善稼动率及整体设备效率」或「改善营运体质、提升营收管理效能」。智炬科技总经理欧俋伶认为,这些仅是表象期望,制造业者应回归基本议题,先厘清自己想要型塑什么样的竞争力。

比方说有些扣件厂受疫情启发,期望降低人力需求,故积极引进自动化手臂,看似做法无误但仅为表象需求,还有更值得深思的议题。以螺丝而论,出货给金属加工、车用或医用,价差非常大,但制程大同小异;业者若一味增进生产效率,结果拼命满足的都是「低值」订单,就无助于创造卓越竞争力。

2020台湾制造业智能化调查:导入智能化的预期效益。

回归初衷,思考当初启动转型目的

「企业回到营运目的,才能看清真正需要改善的,究竟是效率、良率或稼动率。」欧俋伶强调,做数码化、买自动化手臂,其实不是企业转型初衷,背后一定带有高阶策略意涵,譬如发展新产品、新市场或新商务模式;唯有对焦到营运策略,梳理出内部能力缺口,据此订定急待解决的命题,再确实解题,才能达到真正效益。

另值得一提,当前台湾制造业正值世代交棒期,许多第一代领导人正要交棒给新一代,其实是企业强化体质的好时机,领导者应让年轻世代开始介入,但过程中须藉助外部力量、如专业顾问公司,帮助新一代认知何谓数码转型,并根据公司所欲打造的商务模式,去发想适合的智能制造之道。先理解营运目标、再下命题,才能避免在转型旅程上多走冤枉路。

换言之先根据营运目标拟定大战略,如确立提高营收、提升毛利、改善瑕疵检测效率等等命题,再思考如何善用机械手臂、AOI、ERP、MES等工具,形成适当的战术与战技,才是正解。

离散型产业有意转型,亟盼产官学界挹注资源

黄逸平分享另一个值得留意的调查结果,根据「智能化过程中需要的外部支持」提问,获得最多受访者认同的答案是「自动化基础建设服务商」,如工业计算机、物联网或系统集成业者,其次是「资服供应商」。

论及智能制造所需外部支持,欧俋伶认为随著产业属性不同,会出现不同解答。如他经常辅导的对象、也就是中南部离散型制造业,反映在一些调查数据上,对于未来自动化的期望较低,不管鹿港的水五金厂,彰化或南投的手工具厂,皆反应出这般趋向,与科技业大异其趣。这是非常有趣的现象,难道这些传统制造业不需要数码转型?不需要自动化或智能化?

2020台湾制造业智能化调查:智能化过程需要的外部支持。

事实上,中南部传统制造业者很需要数码转型,而且也有推动意愿,至于为何对自动化的期望不高,其实是基于恐惧使然,因为他们可用的资源少,不敢放手一搏;即使政府针对产业转型而释出资源,往往到不了中南部传产场域。具体来说,随著生产型态改变,这些传产造业者正在思考如何迈向产业高值,也思考弹性决策议题,如何快速换线、换模,都是他们追求的目标,所以当然希望推动自动化,有赖产官学研各界注入资源,帮助他们放手去做。

欧俋伶提出几个能够突破僵局的想法。首先可藉由产学合作,就近提供数码化培训课程,让有意转型的中南部传产业者,指派他们的员工、或未来的智能制造小组成员学习所需技能;其次与学校合作,让在校的工业工程、电机机械等相关大四生或硕班士,提早接触产业,形成未来产业转型所需的幕僚人才。

此外她建议「5T」资服务业者,包括擅长ERP、MES的IT,擅长工业计算机、设备连网的OT,擅长通讯基础建设、5G的CT,擅长大数据分析的DT,及擅长资安的ST,大家不妨各司其职、截长补短,在分工分润前提下合作,如此就能完整倾听客户需求、对焦合适方案,协助中南部传产加快转型步伐。

智炬科技总经理欧俋伶(左)认为,资服业者推广智能制造,必须倾听客户声音,协助梳理一些表象与归因,据此规划最适合的解决方案,才能为客户带来高附加价值;右为DIGITIMES副总经理黄逸平。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制造 数码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