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
神盾

提供完整检测服务 闳康科技为台湾IC产业做后盾

  • DIGITIMES企划
闳康科技董事长谢咏芬。

台湾是全球半导体产业重镇,地位相当特殊,根据工研院IEK的报告指出,2017年全球半导体总产值为4,111亿美元,台湾就占约1/5,达到805亿美元,35万平方公尺里面积的国家创造出如此惊人的产值,完全称得上是经济奇迹,而台湾半导体产业也创造出其它国家难有的生态供应链,以技术服务为导向的分析检测实验室就是其一。

「台湾像闳康这类型的商业分析检测实验室,在其它国家非常少。」闳康科技董事长谢咏芬表示,会有此一现象,与台湾半导体产业的特色息息相关。半导体产业过去是一条龙生产,从最上游的IC设计到最后的测试,都由各IC厂商一手包办,但随著制程的精细,制程所需的设备成本越来越高,因此张忠谋首创半导体代工,将制造部分切出来,IC设计厂商只要专注于自己擅长的设计即可,这个晶圆代工的概念改变了全球半导体产业生态,尔后半导体制程中的各环节被逐一分出来,分析检测实验室就是其一。

早期台湾分析检测实验室的主要服务项目,包括电路修补(Circuit Repair)、静电放电测试(ESD)、RA(Reliability Analysis)等,这3项也是IC设计商在前端开发时的必要检测,不过对整体半导体产业来说,仍然缺乏MA(Materials Analysis)、FA(Failure Analysis)这两项分析能力,而正巧谢咏芬刚离开半导体制造业,就与朋友合资,创立闳康科技,并且在服务项目中加入MA与FA这两部分,「闳康科技的完整而专业检测分析实验室是业界首创,近年来,更汇整CA、SA、MA、FA、RA等5大领域的测试,将这些不同专业领域的测试,对应到不同产业的应用。」谢咏芬表示。

不过闳康科技将MA、FA纳入服务项目的作法,当时并未有其它检测厂商跟进,原因在于检测分析需要高度专业的仪器,而其价格非常高,其中又以MA最贵、FA次之,最后才是RA,高贵的设备价格让其它厂商在市场尚未确定成形前不敢贸然投入,仍以RA为主,对于RA的检测,谢咏芬指出过程就像烤Pizza,不管是哪里一个领域的产品,市场都已有固定的验证规范,实验室只要依据国际规范制定的标准条件去验证,逐项检测看有没有通过验证规格就好。

但对客户来说,RA只能做为产品认证,但要提升本身的设计能力,就必须要进行FA与更上一层的MA来作真因验证,而这部分的检测大都是半导体制造商自行购买设备检测,早期谢咏芬在半导体制造业服务时,就是负责这两个部分,「虽然也有外接IC设计商的订单,不过整体来说仍以自家产品为主。」

随著半导体制程的逐渐精进,谢咏芬发现IC设计商对MA与FA的倚赖会越来越高,在半导体厂商实验室无法满足其需求的状况下,市场上必须要有独立的实验室可以提供相关服务,因此她毅然投入资金创立闳康科技,事实也证明她眼光是正确的,「即便投入了庞大的设备购置资金,但是成立第一年闳康就让收支两平,这就可以看出这个产业的潜力。」

甫成立就有好成绩的闳康科技之后一路成长,现在也已经是全球分析检测领域中少数的股票上市公司,谢咏芬指出,像闳康科技这类型的专业实验室,门槛来自两处,首先是价格高昂的设备,谢咏芬指出,放眼全球,闳康科技的检测设备之完整性是全球少见,除了拥有先进的穿透式电子显微镜(TEM)外,该公司还拥有聚焦式离子光束显微镜(FIB)、二次离子质谱仪(SIMS)、欧杰能谱仪(AES)、X-光电子能谱仪(XPS)、X-光绕射结晶仪(XRD)、展阻深度量测仪(SRP)、3D X-ray、纳米探针仪(Nano Probe)等众多机台设备外,在MA与FA部分更是完整。

而要对半导体制程全面了解,同时还要能操作复杂的上述设备,需要非常专业的训练,因此谢咏芬指出此一产业的第2个门槛是人才,现在闳康科技的分析检测人员不但学历都需要博士,而且还要经过长期的实务训练才能胜任,「要可以精准完成检测,需要极高的半导体专业知识,这点在学校没办法教,这部分闳康科技一路以来都是自行招募并培训员工。」

对于人才来源,谢咏芬认为台湾的教育水平够高,再加上闳康科技与台湾几所科技大学有产学合作,因此人才并不难找,不过她也感叹,台湾检测分析产业现在的竞争风气并不好,相较于闳康科技的自行培养,其它厂商则都采取挖角,甚至挑明不培养新人,这也让此一产业开始走调,「人才容易流失,但是业务要增加并不容易,久而久之这产业就会从蓝海变成红海。」对此状况,闳康科技也只能加强员工薪水与福利,但这仍然不是根本解决之道,因为只要薪水不加码,人才就被挖走,毫无约束力的竞业条款,这让闳康科技根本变成台湾的检测分析人才培训所。

不过谢咏芬依然坚持不挖角、不做恶性竞争的正派经营作法,虽然这也让闳康科技的挑战一直更为严苛,尤其法令并未能保护守法的公司,「这些离职员工都签有竞业禁止条款,但即便走了诉讼之路,结果还是无法扼止恶质的挖角文化。」对于,这种竞争恶况,谢咏芬认为只能靠时间凸显闳康科技的优势,与其它厂商的经营模式做比较,她相信长期来看,无论是客户或员工,都可以看到闳康科技的核心竞争力。

当然企业经营不能只建立在市场的被动期望,闳康科技近年来也积极开拓新局,将经营触角延伸到海外,包括大陆上海与日本大阪都设有据点,这几年两岸的先进制程产能不断开出,尤其是台积电2018年7纳米进入量产、5纳米研发进度一如预期,再加上各半导体相关共应商陆续启动3纳米研发,这些纳米级的半导体制程,对MA与FA有高度需求,这些都让闳康科技持续成长。

海外据点的扩增,是闳康科技这几年的主要成长动能,「过去闳康的订单比例中,台湾与海外厂商大约是80:20,不过现在已经变成60:40。」对于大陆市场,谢咏芬认为商机非常大,首先是大陆的产业多元,在车用电子、微机电等都非常蓬勃,另外则是半导体产业已然完整,因此台湾专业检测分析的商业模式可以移植过去,而且在此领域,台湾的知识优势仍然存在。

谢咏芬指出,大陆半导体研发的专业仍然比不上台湾,更别说在MA、FA这部分的检测,至于日本、美国等先进半导体国家,独立的实验室数量并不多,主要都是在财团法人或公立研究单位旗下,测试分析并非商业接单,目前这种商业化服务的模式,仍然只有台湾拥有专业而完整的产业生态链,谢咏芬认为闳康科技的优势仍然十足。

对于未来发展,谢咏芬指出,随著纳米等级的半导体制程不断被研发出来,MA与FA的测试需求将逐渐攀高,再加上车用电子、物联网、5G、AI等趋势,这些都需要有不一样的检测方式,让产品运行更稳定,因此此一市场的发展潜力十分雄厚,而闳康科技也会坚持正派经营,并持续提供半导体业者更高阶;多元的分析测试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