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耐德

观西集之二─英沦散岛:菁英弄臣 愤民苦主

  • 覃培雄
领导与民众因为「不知常」都可能选择不走常道,但是「妄作凶」的后果会逼促他们回复常道。英国战后至今的反复演变就是个活生生的实例。图左一:英首相梅伊,左四:前英相卡麦隆,右一:英外相强森。法新社

相关阅读:观西集之一 ─ G19+1:英美恣意孤行 德欧维系全球

郭台铭常提「政治是为经济服务,而不是经济是替政治服务。(注1)」3年前九合一选举时被扭曲为政府与财团挂钩的意思。上周美国三大头白宫记者会次日,郭董旧话重提,多了点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气概。这条郭语录属于「观复知常」里所谓的「常」。领导与民众因为「不知常」都可能选择不走常道,但是「妄作凶」的后果会逼促他们回复常道。英国战后至今的反复演变就是个活生生的实例,华人诗文里的「英伦三岛」如今涣散到有可能回复三国旧界。

苏格兰独立与脱欧两场公投提醒我们英国极其独特,帝国与菁英既是它举世无双的光荣传统,亦是它至今不散的政治阴魂。联合王国本身就是「政治为经济服务」的产物。1695年苏格兰国会特许成立苏格兰公司以与英格兰东印度公司竞争。赴巴拿马拓殖贸易的投机宣传吸纳了苏格兰近3成的流动资金。这个举国狂热的小帝国行动,在得不到英格兰资金与军事协助的情况下,不敌西班牙攻击而覆灭。为了解决庞大债务与海外殖民事业需要,1706年两国乃签定联合条约,结合为大不列颠王国。苏格兰人如亚当斯密与瓦特为大英霸业打下精神与物质基础,两百年的帝国经营则树立了菁英教育传统。

纳粹一投降邱吉尔就落选是帝国菁英与岛国选民意识分歧的开端。二战的全民动员改变了英国社会,各大党派形成了以凯因斯式全民就业为基础的福利国家「战后共识」。得到选民付托的工党政府将公用事业及煤钢铁路国有化,并创建全民健保等社会服务;之后保守党亦接纳这些选民喜好的政策。但是重建短缺过后「经济替政治服务」的战后英国制造业竞争不过德日,欲维持海外驻军与英磅投资价值的金融业统治菁英又抗拒贬值。关厂失业通膨罢工歹戏拖棚成了「英国病」。

柴契尔夫人的新自由主义「政治为经济服务」对英国的振衰起弊作用众所周知,此处只提美英主导世界所倚仗的「巨大军事、金融、媒体实力」。远征击败阿根廷一举挽救了铁娘子因改革而低迷的民调、英国人的自尊、和本将缩撤的英军;后者从此仗仗是美军亲密战友。柴契尔1986年的大霹雳撤消金融管制一方面让伦敦市跃升为全球金融中枢,一方面按当时财长说法种下了2007年金融海啸的祸根。激进的柴契尔一边自由化媒体,一边偏袒友好势力,尤其是去年脱欧公投胜出煽动最力的新闻钜子梅铎和伦敦市长强森 (Boris Johnson)。(注2)

英俄提防欧洲统一打从夹击拿破仑就开始。二战后英国官民对欧态度暧昧矛盾:既希望是欧洲要角又希望不是它的一部份。1975年公投英国选民67%支持留欧。但是1989年柏林围墙倒塌后,由于担心德国统一将主导欧陆,柴契尔甚至计画与苏联结盟围堵德国(注3)。脱欧留欧的海峡两岸统独问题割裂社会的程度不下于台湾,不同的是英国两大党内部都因两岸问题分裂。柴契尔反对欧盟联邦化的毫不妥协态度致使她在1990年因党内政变下台。

强森和川普是去年两大黑天鹅背后的一对老金男。脱欧胜出,强森兼有写手、旗手大功。他与前首相卡麦隆(David Cameron,任期2010/5~2016/7)、现任首相梅伊(Theresa May)都是柴契尔的牛津学弟妹。两位男士更是伊顿中学的前后期菁英:强森的志向是世界王,卡麦隆的外号是首相。为了在普选政体中出头,卡麦隆佯装中产阶级多年,强森则演化成亲民的弄臣,虽然到头来他们都答不出面包的价格。

强森30年前毕业进入柴契尔暗助梅铎买下的泰晤士报,却因捏造引用句遭开除。1989年他被每日邮报派驻欧盟时发明了假新闻;不但开英国报界疑欧之先河,更成为柴契尔最喜爱的记者(注2)。言民有感、譁众取宠无人能及的强森令同党既提防又依赖。2008年在金融圈支持下他当选伦敦市长连任8年,并与梅铎交好以经营个人品牌。由于14万英磅的市长年薪不够他生活,他决定持续年薪25万的电讯报专栏写作。卡麦隆一宣布公投,他就意在首相,周游造假煽动脱欧;胜出后却因同党反叛错失大位。

重金养成的英国媒体实力可在Youtube上观复知常。单是BBC就拍了四部比Netflix《纸牌屋》精彩的记录剧,从公投前的〈Boris v Dave〉到大选后的〈Theresa v Boris〉让您看透政客嘴脸与老牌民主真相。简言之,黑天鹅来自保守党三大头卡麦隆、梅伊与强森不知命:卡麦隆与梅伊两位首相自负得民命轻率豪赌失算,强森玩弄国家命运,以编造的美好假前景诱惑民众逃避不理想的真现实。中场结果是民意仍然拉锯,谈判无备有患;最后帐算在保守党头上时将有更大地震。

1812年战争后,英美言和联霸世界的初期,美国史家称之为「感觉良好年代」。经济学人七月忧心〈英国政治的坏脾气已达危险程度〉应称为「感觉赌烂年代」:「政客对彼此愤怒,人民对政客愤怒」;施暴恐吓攀高到各派政客人人自危,BBC还得帮评论员请私人保镳。当伦敦市的英国百年伤亡最大火灾原因调查,显示政府消防管理长年放任建商重成本轻安全引发平民积怨时(注4),前市长却在澳洲悉尼发表帝国菁英高论〈英外相强森:将派两航母到南海〉「自由航行」。英国外交部7月警告赴南欧旅行的公民不可伪造吃坏肚子理赔,否则将依法究办;金融时报对已成邻国笑柄的英国奥客劣行的解释竟然是〈假造旅游生病理赔显示对菁英的普遍不齿〉。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样学样!

食古不化是近代华人的老大问题,只是这个消化不良最要命的「古」到了今日台湾却成了源自英美的「自由民主」。两百年来英美话语总把自己当成是政经典范、进化目标。在追随此道不究虚实的解严后台湾,「自由民主」常沦为改革夺权神主牌与辩解劣政护身符。这些牌符的原厂保证恐将失效,此文帮读者简要检视英国言论自由与代议民主的真相,见识一下当《公民与道德》只剩公民的样子!

注1:〈郭董挺蓝「政治服务经济」忧FTA伤台 吁选民为经济投票〉苹果日报 2014/11/15。

注2:〈To Understand 'Brexit,' Look to Britain's Tabloids〉纽约时报 2017/5/2。

注3:〈Thatcher saw Soviets as allies against Germany〉金融时报 2016/12/30。

注4:〈Why Grenfell Tower Burned: Regulators Put Cost Before Safety〉纽约时报 2017/6/24。

台大电机系1977年入学,台大土木系1981年毕业,台大城乡所1985年毕业,获加大柏克莱分校区域与都市计划硕士、经济学博士班肄业。旅美期间曾任柏克莱国际经济圆桌研究员及美中日三国贸易论坛美方经理,并于硅谷创设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后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长,从事国内与国际产业电子化,以互联网软件顾问贯串半导体设计、晶圆代工、封装测试、代理流通、至系统组装各业。2006年迁居宜兰,设计打造宜人阁民宿,并从事宜兰史、亚太史与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