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體版   English   星期一 ,5月 25日, 2020 (台北)
登入  申请试用  MY DIGITIMES236
 
The Egg
DTWebiner

(Daily Issue)印度手机需求面临新低潮 制造奖励恐为时已晚

  • 萧景岳/综合报导

印度为全球第二大智能型手机市场,前景备受关注。法新社

印度智能型手机市场正面临多重冲击,市场逐渐饱和、加值税调涨及COVID-19(新冠肺炎)持续为业者带来一波波的压力,2020年不仅印度手机需求难以乐观,印度姗姗来迟的电子制造奖励计画可能也难以引发原本期待的正面效应。

印度每年智能型手机出货量约1.5亿支,且是目前硕果仅存的高成长手机市场,凡将手机视为重点事业的业者无不将印度视为不容错失的核心战略市场,但2020年以来的种种迹象都让人感受到印度手机市场冷气团逼近。

市场浮现饱和迹象

2020年对印度智能型手机产业是个开局不利的一年,首先,IDC于2月发布数据指出,2019年印度智能型手机出货成长率仅8%,过去多年轻松突破两位数字比率的年增率已不复见,为未来印度智能型手机成长动能投下阴影。

即使是在疫情冲击印度之前,分析师便已预测印度2020年出货成长可能进一步趋缓。techArc认为,印度智能型手机市场饱和点应在7亿人左右,距离目前的5亿用户数不远,说法意味目前约4.5亿的功能型手机用户,短期内会升级成智能型手机的比率可能不会太乐观。

另一方面,在经过10多年的发展及竞争后,智能型手机同质性升高,差异化不足,各种创新为用户带来的消费者剩余逐渐减少,这让各个市场的换机周期时期拉长,即使是印度市场也不例外。根据IDC及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在2019年底时已指出,印度智能型手机换机周期已从2~3年前的12~16个月上升至2019年底的2~3年。

加值税调涨时机差

印度为了解决长期以来存在于加值税中的税负倒置乱象,意指上游材料的加值税率高于下游终端产品税率的怪异现象,但印度于3月中旬公布的解决方法是,4月1日起将印度手机加值税率从原本的12%调高至18%。

结果是,印度主要手机业者除荣耀以外均决定将涨价压力转嫁消费者,举例来说,红米系列涨价幅度介于500~2,000卢比(约6.58~26.3美元);Realme涨价幅度介于500~3,000卢比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涨价幅度介于480~5,891卢比间,Oppo与Vivo的涨价幅度分别介于1,500~2,000卢比及1,000~2,000卢比间。

印度智能型手机全面涨价,不仅将抑制本来就已经面临6年多来最差经济局势的需求,还可能因为助长水货等地下交易的进行,而使印度手机出货量成长进一步受限,而疫情也将成为最新一根沉重的稻草。

疫情带来雪上霜

2月当中国大陆手机供应链正因疫情肆虐而重创时,印度供应链尚能依靠充裕库存及轻微的疫情好整以暇,但3月后印度零组件供应因为中国复产速度不如预期而吃紧,也曝露出印度虽然贵为全球主要手机生产国、供应链本质却脆弱至极。

印度4月中才结束的封城将加剧供应链压力。在进口方面,虽然中国正致力复产,但印度零组件供应最慢可能要到5月才可恢复正常,封城本身也是阻力来源,因为印度仅允许生活必需品在封城期间运送,手机及零组件不在豁免之列,须待封城结束才能开始恢复出货及生产。

零组件短缺造成的供给减少可能为业者带来新的成本压力,不排除业者会再转嫁给消费者,即使业者选择自行吸收成本,仍须面对市场需求因疫情而锐减的事实。

尤其是,印度不像中国或欧美积极部署5G,最快也要2021或2022年才可能实现5G商用化,使印度不但缺乏5G带来的成长刺激,还恐因业者仍决定在印度推出5G手机而先受5G零组件的「高贵」所害。

奖励计画姗姗来迟无济于事

2019年当中美贸易战激斗不休时,印度看到发展电子制造业的契机,希望吸引以手机业为主的电子业者前往投资,然而千呼万唤的奖励方案才刚推出,印度手机业就因为前述如加值税调涨及疫情因素而面临空前低迷,使业者对奖励方案兴趣缺缺。

中国大陆及美国于2018~2019年间互相以一波接一波的关税彼此制裁,为避免遭受波及,许多电子业者纷纷将部分产能分散至南亚及东南亚各地,包括越南、菲律宾及印尼等,印度虽然也在受惠之列,但显然吸引力不及越南等国。

尽管东南亚各国早已积极争夺准备自中国外移的电子业者,但印度直到2019年5月国会大选结束后才开始回神,于同年7~10月间透过国会预算及放宽FDI等政策试图亡羊补牢。

但对电子业者而言,这些措施仍不足以让印度与越南在投资吸引力上平起平坐,尤其是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在2019年裁定印度出口补助违规必须修正后,印度被迫调整多项有利于鼓励电子业者前往投资设厂的政策,包括手机出口补贴税率从4%降至2%。

原本手机供应链业者期待印度财政部于2月国会预算案中宣布新一波奖励政策,然而政策依旧只闻楼梯响,直到3月下旬,印度才颁布生产挂钩诱因计画(PLI)、电子零组件及半导体制造奖励计画(SPECS)、新版资本支出补助M-SIPS及新版电子制造聚落(EMC 2.0)等。

然而由于疫情冲击印度手机需求,加上个别品牌竞争力上的变动,目前主要业者都对印度3月推出的奖励计画兴趣缺缺。

Business Standard引述知情人士说法指出,在手机需求回到危机前水平以前,三星暂不打算申请奖励计画,主要依赖鸿海生产的小米也暂不考虑依据印度新一波奖励电子制造方案增加投资,其它手机业者如Vivo、Oppo、Realme及乐金电子(LG Electronics)等也因为市场需求低迷而暂时不作任何打算。

对三星而言,考量又与其它竞争者不同。三星原本看好印度手机需求及作为手机制造基地的潜能,而在北方邦诺伊达(Noida)设立全球最大、年产能1.2亿支的手机厂,但在2019年时,无论在中国或印度市场,三星手机市占均节节败退,三星手机生产因此朝委外代工靠拢,传闻可能会将3分之1产能外包给以中国业者为主的ODM,然而在手机市占不见起色的情况下,三星无论是自行生产或委外代工的产能未来成长空间可能有限,扩大投资印度的必要性更令人质疑。

亡羊已失,徒呼负负

印度的案例证明,时机一旦错过可能就不再回来,印度在过去几年间手机产能及需求量大幅成长,印度虽然希望乘胜追击,在手机制造上超越越南,并且建立起自主手机供应链,决策却缓慢、反复且矛盾。

2020年时,印度手机市场面临多年未见的低潮,此时电子制造政策虽在千呼万唤下出炉却早已错失良机,也许第3季后、尤其是往年落在第3季末及第4季初期的节庆消费旺季市场需求可以再次爆发,但也可能难以弥补在2020年上半的空白。

印度2020年手机市场在多项循环性及结构性因素交加下而饱受打击,全年出货成长势必腰斩甚至萎缩,在需求不振下业者对于新增投资更是兴趣缺缺,2020年对印度手机产业而言恐怕是难过的一年。